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闺女闹皇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李芳晨脾气暴躁,让一个下人指挥着做事,心里本就有些不甘愿,正要开口回呛,却被白婉楒有眼色的给拦了下来。

  “没这回事,姑姑哪儿的话呢!我们就是想着刚刚主子还在这儿,怎么这时候却不见了人影?”说话的同时,她还不忘将眼神往陆厚朴的方向飘,毕竟刚刚陆厚朴就在这儿,现在王爷和长公主不见了,问这个还留在这儿的人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方姑姑的表情极为严肃,对于这些小姑娘在她眼前玩弄心机只觉得厌恶,可是她这话的确有点道理,她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就看着她们把那个坐在亭子里的秀女给喊过来。

  第三章

  陆厚朴坐在这儿其实也不是在等着她们回来,而是刚刚这只橘猫突然猛扑了过来,让她给逮了个正着,她想着反正无聊也是无聊,干脆就坐在亭子里休息,顺便和猫儿玩。

  她不自觉又嗅了嗅身上淡淡的诱猫香,再次觉得她替下手的人感到尴尬不是没有原因的,诱猫的药粉不只一种,可是要撒得让人不知不觉,那也只有她身上的这一种了,但问题是,这种药粉对于已经阉割的猫是没有用的,而且非常不幸的是,在她腿上翻肚的肥猫就是一只“猫公公”。

  她们看过来的时候,陆厚朴就知道她们想要问什么,尤其是那位方姑姑,刚刚乍看之下只是有些一板一眼,可是如今看起来却是满脸的严肃,也难怪小王爷还得使心机把人给使唤走呢。

  轻拍了猫公公的尊臀,让它从自个儿身上下来,陆厚朴站起身走到她们面前,她也不打算替那两人隐瞒,毕竟还是两个孩子,前头能够把方姑姑给支走,谁知道后头会不会把跟着的人也给甩开了。

  “主子们往前头树林那儿去了,我瞧着王爷身上像是背了一个蛐蛐儿罐。”她多提醒了句,虽然她觉得方姑姑肯定也知道王爷和长公主想搞什么小动作,只是愿意放纵着他们而已。

  方姑姑微眯着眼看着眼前这打扮穿着都尽显普通的姑娘,心中暗自点点头,这姑娘听说是民间秀女,可论起看眼色的功夫,倒比旁边这两个官家出身的姑娘来得好多了,起码聪明识时务,懂得什么时候该争先,什么时候该藏拙。

  她平素跟在两个小主子的身边伺候,自然知道这对同胞兄妹的感情有多好,刚刚那借口,连个小姑娘都看得出来,她又如何看不出来?可是她不拆穿的缘由倒不是真因为她愿意放纵王爷,而是太医说长公主的身子越来越差了,可不管他们怎么调养也没有长……

  涂太妃知道太医把话说到这个分上,这个孩子的身体是真的不太乐观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起码最后一些日子可以让小姑娘活得松快些,这才有了今儿个两个小主子一起出来玩儿的画面。

  “树林里是吗?我知道了,你……你这是要做什么?”

  方姑姑本来还想答谢陆厚朴两句,可是没想到她话还没说完,陆厚札突然冲上前,一把就抢过李芳晨手中端着的那一碗汤水。

  “你这是做什么?主子的东西是你可以妄动的吗?”

  陆厚朴没理会她的阻止,捧起那个碗,眉头轻皱的嗅了嗅,接着干脆直将打开碗盖,自然的拿起调羹,轻舀了一口放进嘴里细细品尝。

  方姑姑差点没被她这个大胆的举动给气疯了,而李芳晨和白婉楒则是惊得愣住了,皆是想着,相较于陆厚朴这个笨蛋自己作死,她们设计的那些把戏真的是不够看啊!

  方姑姑冷下脸,只恨自己现在只有一个人,否则肯定马上就能够把这胆大包天的女人给扭了下去,最好是狠狠教训一顿之后丢出宫外,让她知道什么叫作规矩。

  “大胆!这可是主子的东西!没有主子的允许,谁准你偷吃的。”说着,方姑姑就要动手把已经被陆厚朴尝过一口的碗给抢回来。

  陆厚朴把碗护在胸口,轻巧的往后退了几步,再把刚刚含在嘴里的那一口汤水吐出来,随即一脸认真的道:“可不能抢回去,这可是证据啊!”

  方姑姑冷笑道,“可不是嘛,就是你个没规矩的东西胡来的证据,居然敢偷吃主子的东西……”

  陆厚朴摇摇头,“这要给主子吃?别傻了,这东西可不能再让他们吃了。”

  “你吃过的东西我自然不会再给主子吃,你……”

  陆厚朴发现自己同方姑姑一直在鸡同鸭讲,干脆直接说了,“我是说这下过毒的东西,可不能让主子吃了。”

  方姑姑吓了一跳,有些怀疑这是她的推托之词,“可笑,你怎么知道有毒,难不成只因为是其他秀女端来的你就这样说?”

  李芳晨还在呆愣,没搞明白下毒什么的怎么会和她们扯上关系?她只是想要看陆厚朴闹笑话罢了,倒是白婉楒平日里装成小跟班的样子,脑子却灵活多了,知道这种事情她们绝对不能被牵扯进去,要不然别说她们两个能不能够安全的走出宫外,只怕家里人都要给连累了。

  “姑姑可要为我们作证,我们只拿着托盘,连碗都没碰过,而且一路上都紧跟着姑姑的脚步,哪里有机会做什么手脚。”

  方姑姑点点头,即使知道她们不敢动什么手脚,可是为了预防万一,她一路上也是紧盯着的,自然知道她说的没错。

  陆厚朴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们两个一眼,“我可没有说是你们动的手,而是这碗汤里头有了不该有的东西。”

  方姑姑见她说得斩钉截铁,又不像要把罪名裁赃到其它秀女身上,她也忍不住动摇了。

  下毒这样的事儿,那是宁可错杀一百,不可纵放一人的,若是连皇上的兄弟姊妹都能在宫里被人给害得不知不觉,那这手要是伸到了御前……

  方姑姑一想到这儿,忍不住狠狠打了个冷颤。

  “可……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你刚刚看到这碗汤水就过来了,难道是那个时候就发现不对劲了?可是这碗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你是怎么察觉的?”方姑姑的谨慎还是让她忍不住多问了几句。

  陆厚朴知道方姑姑这是信了她的话,脸色也放松了些,然后自信的挺了挺胸,无比自豪的说道:“不瞒姑姑,其实我是闻到了味道,这才察觉到不对的。”

  李芳晨看着刚刚她在的凉亭,还有她们现在站的地方,两者之间的距离至少也有四、五步远,这样还能够闻到不对劲,又不是狗……

  她不知道自己不自觉的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不过陆厚朴不以为忤,反而非常自豪的回道:“不用这样称赞我,我爹说过,我也就这比狗还好使的鼻子算是我最大的优点了。”她忍不住微抬起下巴,显得得意洋洋,说自家闺女比狗还厉害,这算是一种称赞吗?

  不对,应该说对这种称赞还引以为傲的姑娘,脑子真的没问题吗?

  白婉楒和李芳晨默默互视了一眼,觉得她们可能了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