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闺女闹皇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这复杂的心思自然没人能够理解,因为储秀宫里,无论是待选的秀女还是伺候的姑姑们,一个个都在为刚刚才传下来的消息做准备。

  本以为在选秀结束前都没能见到的皇上居然发了话,打算在两日后见见所有的秀女,不只秀女们又惊又喜,就是伺候的姑姑们也全都按捺不住心底的喜意。

  皇上之前看起来一副对秀女没有什么兴致的样子,现在却突然说要见人,不管是哪一个,要是伺候得好了,日后自然能跟着有好日子。

  后宫里不少太妃太嫔也连忙在这短短的两天内,用各种藉口把几个特别有希望的秀女都轮番见了一回,赏赐了不少好东西。

  储秀宫本来人就不少,这下子送礼的、打探消息的人更是源源不断,让储秀宫的气氛越发高涨。

  而在一片热闹之中,陆厚朴可以说是唯一的一股清流,毕竟整天不琢磨着胭脂水粉还有该怎么打扮的秀女,两百多人中也只有她一个了。

  一开始还有人看她一脸沉着,以为她背后有什么靠山或者是势力,让她可以这样稳如泰山,但是在几个人旁敲侧击之后,所有人马上放弃了这个不靠谱的想法。

  一个长相没特别突出,问什么就只会回答一句“天机不可泄漏”的傻子,能够有什么威胁性?

  真要能够看上这么一个人,那八成也是一个傻子!

  由于陆厚朴实在太奇葩、太没有杀伤力,以致于两天之内,不管是外面的势力搞事,还是秀女之间彼此下绊子互掐,这种种的阴谋诡计全都跟她搭不上关系。

  她吃吃喝喝睡睡,养精蓄锐了两天之后,终于在面圣之前,聚集了所有精力卜出最后一卦。

  可明明是卜算姻缘,却算出一个贵不可言的结果来,这让陆厚朴头一回怀疑起自己卜算的正确度了。

  宫里贵不可言的只有一个人,可是她爹说了,一根人人都抢的黄瓜不卫生,这该如何取舍呢?看着窗外高挂在夜幕上的明月,她不禁苦恼了起来。

  陆厚朴这样“质朴”的苦恼,储秀宫里大约没有半个人可以想像得到,因为实在太不切实际,在烦恼自己要不要那根人人抢的黄瓜之前,难道不该先烦恼自己能不能被皇上给瞧中吗?

  可是陆厚朴打小被训练出来的自信,丰沛得可以突破天际,只是在此时,其他的秀女都还没发现居然有这种奇葩混在大队伍中,仍把她当成一个没有竞争力的傻子,直接忽略掉她。

  于是在面圣当天一早,有人的衣裳突然破了,有人早就准备好的首饰不见了,一片混乱中,只有陆厚朴睡得饱饱才起身,悠哉地吃了丰盛的早膳,最后在外头姑姑们着急地喊着秀女集合的时候,快速的把入宫时给的裙子换上,随手梳了一个发髻,在上头插上了排梳般错落有致的发饰,细细如蚕丝的金银线串起了细如米粒的珍珠,人一走动,那细碎的流苏就随着摆动,别致又可爱。

  这样一件首饰,虽然没有镶着什么昂贵的珠宝,可那细腻的工艺还有不同于市面上发饰设计的巧思,还是让一干姑娘们全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陆厚朴拿出这个倒不是真有什么出风头的心思,只不过是昨晚她头上紮的发带不小心落到地上脏了,今日就换个东西戴戴而已,可是看在其他人眼里,这就是她憋着劲儿想要让皇上多瞧她一眼的手段。

  “呵!还以为真的是什么都不争的人呢!没想到心机如此深重,只不过那东西也就只有款式还算讨巧,那上头的米珠子,让我戴着我都怕丢了身分。”出言讽刺的是一个穿着朱色衣裳的姑娘,长脸朱唇,模样看起来倒是有几分艳丽,可或许是想要表现出端庄的气质,穿着打扮都偏老气。

  她身边站着一个穿着浅粉色衣裳的姑娘,外表看起来柔弱,可那嘴上功夫也是半点不饶人,“李姊姊,这么说可就冤枉人了,谁不知道咱们这屋子就她一个民间选上来的,说不得就这些米珠子,得让人家一家子不吃不喝攒上好久呢!”

  另外一个脸色淡然的姑娘正要踏出门,正想多管一句闲事,没想到跟在她后头的陆厚朴却是一脸赞同的点头,“两位姊姊说的是,这米珠子的发排梳的确就是讨巧罢了,正式场合戴上这个的确是不怎么尊重的,不过我看这位姊姊打扮得也挺朴素的,我也不好意思把自己弄得太花俏,这才挑了这个戴上呢!”

  三个人同时看着陆厚朴,发现她一脸真诚,真不是故意要讽刺人,莫名的一阵憋闷,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这姑娘是不是真傻?难道她没听懂她们不是在夸奖她朴素,而是在讽刺她穷得拿不出像样的东西来吗?

  涂湘茹定定的看着这个这几天来一直保持着低存在感的姑娘,她总觉得她和其他秀女不太一样,至于是哪儿不一样,她又说不出来,只觉得这姑娘让人出乎意料的地方可不只这样。

  刚刚率先说话的李芳晨愤怒的瞪着堆着一脸笑意的陆厚朴,觉得这个人根本就是故意在讽刺她,她冷哼了声,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屋子。

  而刚刚像是帮陆厚朴说话,可实际上踩了她一脚的白婉楒,则是有些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后,也急急忙忙跟着李芳晨的脚步走了出去。

  陆厚朴有些摸不着头绪地低喃道:“她们怎么走得那么匆忙?难不成她们注意到自个儿的脂粉上得太重,想赶紧去外头晒晒日头,让妆容看起来自然点?”

  只走在她前头一步的涂湘茹差点摔到地上,她再次眼神复杂的看着陆厚朴这个圆脸小姑娘。

  这姑娘到底是怎么被养大的?怎么说话就这么不着调呢?

  不管这些姑娘们是怎么想的,在秀女全都聚在一起后,储秀宫的姑姑们就领着这群秀女浩浩荡荡地往皇上日常办公的御乾宫去了。

  等到了御乾宫里的临华殿,等在里头的还有几位太妃和太嫔,秀女们请过安后,所有人都安静地站在边上等着,直到外头静鞭响起,众人的心突地都跳得飞快,却一个个敛首低眉,没多久,就看到一双金黄色的靴子从眼前经过,直到上头传来让众人起身的话语,不少人才发现自己打从刚刚就屏着气,憋得一张脸都红了。

  陆厚朴本来觉得自己就是来凑热闹的,并不怎么紧张,可是打从昨晚占卜出那个贵不可言的卦象后,她又觉得自己可能要重新斟酌斟酌这个卦象到底是什么个意思,这么一想,她难免纠结了起来,反应也因此慢了一拍,于是当所有人都退到边上等着皇上一个个问话时,她还突兀地一个人站在殿上,过了一会儿才猛一抬头,就看到一双熟悉带笑的眼神。

  她陡然一个激灵,心里头一次冒出了心虚混杂着心慌的感觉。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