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闺女闹皇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富贵不能淫?那可不见得吧,如果不是要博一个富贵,怎么还会入宫选秀?”他摇摇头,一边打量着她,一边打开手中摺扇,微微搧着风。

  这回的选秀虽说不少人都打算插手,可是人数到底是比预料中少的,因为他事先定出了规矩,选秀入宫的妃子,对家里头不可能有任何提携,起码在这一朝是不可能了,对于那种妄想把姑娘送进宫,就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念头,可以说是从源头就给掐断了。

  只是他都已经把话说在前头了,这回入宫选秀的秀女还是朝中大官之女居多,就知道那些老狐狸们并没有把他的话给放在心上。

  陆厚朴睨了他一眼,轻叹了口气,“本来嘛,这事儿是天机不可泄漏,不过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那我告诉你也无妨。本神算几个月前偶然算出我的姻缘就在京城方向,这不刚好遇上了选秀的告示,说一路上包吃包住,就算选秀没上也能够好好地将我送回家去,所以我就去报名,通过初选后就跟着一块儿上路了。”

  她这番说法虽然跟事实有一点“小出入”,但是为了不损害她英明神武的神算形象,她自然不会老实说是因为她算的卦时灵时不灵,中间绕了不少弯路,把身上的银两给花得差不多了,最后只能搭选秀队伍的顺风车来京城。

  “喔?所以你觉得自个儿的姻缘就在宫里?是万人之上那一位?”厉穆禛挑了挑眉,好笑地望着她。

  如果她的心思一开始就放在宫里的话,那她的野心可就不是普通的大了。

  “这……说不准呢!”陆厚朴也是挺苦恼的。

  “怎么就说不准了?”他好笑地看着她,她刚刚不是挺自信的吗?怎么现在又萎靡了下来?看来这神算的称号好像不是很可信啊!

  “我上次夜观星象,是往宫里的方向没错,可是这人是在宫里还是宫外……还没算清楚。”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也觉得自己撑不住神算的形象。

  厉穆禛没想到她突然这么老实,一下子没忍住笑,果不其然得到她一个恼羞成怒的白眼。

  “有什么好笑的,人有失手,马有乱蹄,我这是因为在宫里,不方便卜算,否则早就算明白了。”陆厚朴越说越觉得是如此,人家不都说医者不自医吗?算命也是同样的道理,算自个儿的事当然得更加费劲儿,一时出了差错也不完全是她的问题。

  “原来如此。”他表面上敛起笑意,煞有介事地附和,可心里却忍笑忍得好痛苦,若不是顾忌哈哈大笑会暴露行踪,他可半点也忍不了。

  她咬了咬牙,摆出不在意的神情,“没关系,我知道你现在不信我的话,但是很快你就会相信我说的是真的了!”

  她眼尾往上一扫,在对上眼前这明显把她的话当成乐子听的男人脸上,心底就忍不住升起一股幸灾乐祸的情绪。

  她看了看日头,又道:“行了,宫里的姑姑们等一下还要训话,我就先走了,切记!印堂发黑,血光之灾,不可低头看啊!”说完,她连忙拎起裙摆,小跑步的离开。

  厉穆禛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深深觉得自个儿这一趟果然没白来,这一次的秀女要是个个都跟这小姑娘一样有趣……那这宫里可就热闹多了。

  他摇了摇摺扇,想起她刚刚说不要低头这回事,又忍不住想笑。

  那小姑娘要在他面前玩弄心机还是嫩了点,她刚刚先是往上看,才又提醒不要低头,不就是反话一句,怕他抬头看吗?

  他倒是要看看,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她还能够在他的眼前弄出什么花样来。

  他含笑抬头,就在那一瞬间,一个黑影砸落在他脸上,那东西不重,甚至还有点软,可是从高处落下,也把他砸了个眼冒金星,甚至鼻梁处还觉得有一股热流缓缓流出……

  “皇上!”暗处突然飞奔出好几人围了过来,同时惊呼大喊,“护驾!”

  厉穆禛从身上拿了帕子擦了擦鼻血,低头看看方才砸他的黑影,又再次抬起头,眯着眼仔细一瞧,最后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

  “不过是一颗桃子罢了。”他捡起那颗“大胆犯上”的桃子,手指轻柔的磨蹭着那带着细微绒毛的表皮,粉粉嫩嫩的桃子,想来是熟透了,才会挂不住枝。

  看凶手不过是一颗桃子,其他人倒是松了口气,只是看着皇上摸着桃子笑,也不像生气的样子,倒是有几分难以揣摩皇上的心思了。

  厉穆禛想起刚刚那小姑娘信誓旦旦说的那句血光之灾,又想起这个肉薄粉皮的桃子,心中莫名荡起了阵阵涟漪。

  或许还真让那个小姑娘给算中了,她的姻缘也许真得落在这宫里头?

  可惜的是,他刚刚忘了问小姑娘姓啥名谁了,只不过对于皇帝来说,想要得知一个秀女的消息,似乎也不是那么困难,不是吗?

  被惦记上的陆厚朴可没想那么多,对于她来说,这选秀什么的,不过就是走个过场,毕竟她爹说了,男人可不能找妻妾成群的,这样的男人容易得病,还会连累自己的妻小。

  而皇上自古就是三宫六院的,别说皇上想要来个一生一世一双人,就是他这么想了,满朝文武也不能够啊!

  再说了,对于一个普通小姑娘来说,皇上这样的人太过高高在上又太遥远了,与其想着是不是能够入宫和其他高门贵户千金一较长短,还不如盘算着是不是趁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起个卦,好好仔细卜算她的良缘到底在何方。

  老实说她也不想这么着急,可是自从两个姊姊都各自寻了法子避了出去后,她的婚事就成了娘亲最关注的重点了,这回要不是她爹放行,她还无法这么顺利的离家,自个儿来找自己的缘分呢!

  只要一想到娘亲最看好的对象居然是蓟州城里有名的镖师,她就忍不住怀疑起自家娘亲的审美观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要不然怎么自个儿挑夫君的时候就挺正常的,给闺女们挑夫婿的时候,眼光就变得那么诡异呢?

  以她爹来说,虽然已届中年,可是用面白如玉、翩翩佳公子来形容也不为过,可是那镖师……眼若铜铃,面黑如墨,身长八尺,腰阔数围,别号小钟馗,明明才刚十八岁,可看起来说不得比她爹还老,光只是想像都让她忍不住想打冷颤,更遑论要嫁给他生活一辈子。

  所以这姻缘什么的,可千千万万要算准了,她在心中默念着所有记得住的算命大神。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