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克星来报到 > 上一页    下一页


  “啊!”小珑大叫。

  他得意的笑着。“哼!谁教你先来惹我。”

  满意的看着她惨白的小脸,杨继尧尝到报复的快感,一解心头之恨,跨着大步离开了,可是他的得意只维持到当天晚上八点多。

  “什么?”大柱接到小珑父母打来的电话,失声大叫。“小珑还没回家?可是她中午就说要回家吃饭,我本来以为她吃完会回来找我,可是一下午都没看到她……你们先不要着急,小珑在这里出生长大,不会不见的……”

  听到父亲说的话,杨定山也走了过来。

  “好、好,我知道,我马上出去找,小珑一定会没事的。”他挂上电话后,一张老脸忧心如焚。“定山,小珑不见了,我现在要出去找,你没事的话也来帮忙找找。”

  杨定山当然义不容辞。“爸,那我也叫继尧下来帮忙找……”他说着便来到楼梯口,将在二楼房间听音乐的儿子叫了下来。

  “爸,什么事?”因为被打扰,杨继尧口气中透着烦躁。

  “你姑婆到现在还没回家,大家担心的不得了,怕她出了什么意外,你也出来帮忙找人。”杨定山一边递来手电筒一边说道。

  听完父亲的话,杨继尧愣住了。“她、她不见了?”

  “嗯,听说中午也没回家,都这么晚了,她的父母急得快疯了……这支手电筒给你拿着,你对这里的山路还不太熟,在附近找找就好,不要走太远了。”杨定山叮嘱完就先走了。

  但杨继尧握着手电筒,还愣在原地。

  “继尧,听你爸爸的话,在附近找就好了,不要到时候连你也迷路了。”杨太太不放心的又交代着。“继尧?继尧?”

  杨继尧回过神来。“呃,妈,我知道了。”

  她到现在还没回家?都已经几点了,她怎么会还没回家?他边往外走,心里边忖着,是不是跟下午的事有关?不过那都是她自作自受,根本怪不得他,说不定是她自己贪玩忘了回家,反正这件事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虽然一直说服自己她的失踪和他无关,可是杨继尧还是觉得良心受到谴责,这让他莫名火大起来。他干嘛要管她的死活?谁教她要跟爷爷告状,不给她一个教训,她还真以为可以骑到他头上来。

  这块石头送给你,它是我的宝贝,跟贡丸一样是我最最喜欢的东西……

  我把它送给你,你不要再生我的气了……

  那稚嫩的嗓音一直在耳畔响起,好像在挞伐他的良心。

  “可恶!”杨继尧抓了抓头,低咒的骂道。

  听到山里不断传来“小珑、小珑”的回音,他抓紧手中的手电筒,转头就往他们白天最后一次见面的山路上跑了过去。

  他嘴里嘟囔着,“要是让我找到,我非扁你一顿不可……”杨继尧有预感她一定会在那个地方。

  山里一旦入了夜,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实在有说不出的恐怖。他咽了几口唾沫,靠着手电筒微弱的光芒照着崎岖不平的山路,凭藉着白天的记忆,他很快的找到地方了,不过四周只听到蝉叫蛙鸣,以及风吹树梢的沙沙声响,其他的,连个鬼影子也没看见。

  “朱小珑!朱小珑!”

  杨继尧扯开嗓门放声大喊。“朱小珑,你在不在这里?听到的话快点回答……朱小珑……”他往前走,一路叫着。“朱小珑!”

  顺着山路一直走,沿路喊着,也不知走了多久,他却越走火气越大。

  “朱小珑,你再不出声,我真的要生气了……朱小珑……”当他正以为自己猜错了她的行踪时,却听到两记“喀!喀!”的异声,感觉像是有人在扔石头。“是谁?给我出来!”虽然他不相信有鬼,不过其实心里还是有点怕怕的。

  喀!又是一声。

  手电简直觉的往前方照了过去,正好看到一颗石头从空中掉了下来,他连忙奔了过去。“朱小珑,是不是你?”

  “……小尧……”挟着破碎的哭音幽幽从树上传来。

  他直觉的想破口大骂,因为除了爷爷,谁都不准这样叫他,但是转念一想,他得先找到朱小珑才行。“你在哪里?”

  “我……我在下面……”

  “下面?”杨继尧果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陡坡,连忙跑上前去,用手电筒往下探照,马上看到一个蜷缩的小小身影。“你不要动,我现在就下去。”说着他便小心翼翼的踩上陡坡,不过他还是好几次没站稳,差一点就滚下去了。

  花了好大一番工夫,他总算来到坡底,抓紧手电筒跑向她。当光线照在小珑那张泪痕斑斑的小脸上,杨继尧虽感觉有点心疼,却还是故意板起脸来开骂。

  “你这么晚了不回家,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在找你?”

  小珑吸了吸鼻涕,“我、我是来找这个……”怯怯的张开已经乌漆抹黑的小手,那块被他故意扔掉、有着粉红色花纹的石头已经在她掌心上了。“这是我外公特地帮我找的,不能随便丢掉……”

  “那种烂石头叫你外公再去找就有了,干嘛还非把它找回来下可?”他就是忍不住想对她发脾气,这家伙为了一颗石头还劳师动众,真是会找麻烦。

  她小脸黯了下来。“外公……外公已经死了,他是为了帮小珑找漂亮的石头,结果被大浪卷到海里淹死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