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适巧,飘扬的乐音停止,她的嗓音瞬间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老婆……”于令忍努力地安抚着她。

  天啊,千万别在这当头发起酒疯……他无所谓,可这是一生一次的婚礼,她要是知道自己这么失态,一定会恨死自己。

  那可恶的吴芳廷,尽管逃吧,他决定要扣除她的奖金再顺便减她三成的底薪。

  原以为祝凰颖贫瘠的酒量,在饮酒后,会引发可怕的酒疯,岂料——

  “老公,我好爱好爱好爱你喔……”她软声撒娇,小脸在他的颈间蹭着。

  于令忍瞪大眼,惊觉她的酒疯是视心情而有所不同。这一次,她没有抱怨,只是不断地撒娇,完全反应她内心的感受,这也意谓着他现在的做法是对的。

  “老公,我怎么会这么爱你呢?要是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她娇柔地在他耳边喃着。

  他动容地瞅着她,忍着在众人面前吻她的冲动,低哑道:“老婆,没有你,我就不能活了,我这一辈子,不可能再爱上第二个女人,所以……你一定要陪我到最后。”

  一席话,让祝凰颖笑眯了眼,搂着他又亲又抱,让底下的人看直了眼,直呼这于太太真的是狠角色啊,多么柔情似水的小女人,有谁能抗拒她?

  “慎,好感动喔……”站在香槟塔旁的筱原悠一脸向往。

  那天,承蒙于令忍一席话,终于让慎说出心底话,原来他会突然保持距离,是因为他父亲要他别逾矩。然而,于令忍对祝凰颖的深情让他动容,决定勇敢去爱。

  轻妍馆和筱原屋签订了合约,不是因为于令忍凑成了他们两个,而是他俩都肯定他的管理能力。

  “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平野慎轻咳了声,俊颜有些赧然。

  筱原悠泪光闪闪,主动地环抱住他。

  而另一头,站在BBQ架旁的白家驹心碎了一地。

  “总监,不要伤心,你还有我。”小花啃着羊肋,轻拍他的肩。

  “小花,谢谢你。”

  “我的肩膀借你。”她很义气地说。

  白家驹不禁轻掐她肥嫩嫩的颊,顿时教她头上开满小花,觉得羊肋一点都不好吃,她好想吃他呀……

  再另一头,花园深处——

  “喂,你要躲去哪?闯了祸就想逃?”陆以庸揪住吴芳廷。

  “喂,你不要这样抓着我。”她用力地甩着他的手,可他的手却像是牛皮糖,怎么甩也甩不掉。

  “什么你?我是你的学长,叫声学长来听听。”

  “谁理你?”她哼了声。

  “你理我就好。”

  吴芳廷怔住,瞪着他。“你千万不要喜欢我。”

  “你很会联想,不过,”陆以庸笑咧一口白牙。“你猜对了。”

  他确实是喜欢她一段时间,暗示了她几次,她却都不开窍,在令忍深情告白之后,他突然发现人生苦短,幸福稍纵即逝,所以他现在要开始展开追求大作战,不让自己遗憾。

  像是天上劈下一道雷,让吴芳廷瞬间黑了脸。“我不喜欢你!”她最最最讨厌的就是他这一类型的,八面玲珑,在女人堆里来来去去,自以为吃得开,根本就跟于令忍一样。

  女人爱上这种男人,根本是自讨苦吃!

  “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好。”他紧牵着她的手。“如果你真的不想回会场,那我们找个地方独处好了。”

  “不要!”

  “你知道吗?听说一起当伴郎伴娘的,到最后变成夫妻的机率很大。”

  吴芳廷呆住,好一会才拔声尖叫,“救命啊!”

  “乖,还没到你求饶的时间点。”陆以庸径自笑得愉悦。

  一晃眼,过了一年,祝凰颖生下一个健康的男宝宝。

  光是一个宝宝就让她忙得人仰马翻,不过幸运的是,芳廷几乎每天都会抽空到家里帮她,她感激的看着正陪着她折衣服的好友。

  “凰颖,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突地,吴芳廷的手机响起。

  “喔。”

  “嗄?文件?”吴芳廷看向她。“凰颖,你家老公说,有件文件要麻烦你帮他找一下。”

  “放在哪里?”

  “他说露台。”

  “露台?”祝凰颖走到露台,仔仔细细地看过每个角落。“没有啊,芳廷,他应该是记错了吧。”

  吴芳廷跟在她的身后,讲着手机。“你家老公说,他放在青鸟的肚子里。”

  她不禁一愣,回头看着木雕青鸟。“……青鸟的肚子里?”

  “对,你赶快把文件拿出来。”

  “喔。”她打开底下的开关,果真掉下一份牛皮纸袋。“我找到了。”

  她交给吴芳廷,却不解青鸟的肚子里,明明装的是她写给自己的生日卡片,为什么会变成他的文件?

  那她的生日卡片跑去哪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