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然而,他却没有好好地疼爱她,他见到她的最后一眼,是她被背叛的痛……

  跟他在一起,她只尝到了寂寞和伤害……他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他让幸福变了调?快乐走了味……

  他以为,路很长,时间还很多,他有很多机会可以好好弥补,可怎么知道幸福转眼即逝。

  他不屑跟爸爸一样,满嘴空头支票,但到最后,他居然跟爸爸一样,开出的支票,没有兑现。

  太多的自以为是,太多的一相情愿,是他不懂珍惜,是他的错!然而,老天也惩罚得太凶狠,完全不给他弥补的机会……

  倏地,他想起魔法蛋糕店的店长说:“有幸得到这个草莓蛋糕的人,都可以许一个愿望,对草莓蛋糕许愿,你有一次机会可以弥补遗憾,改变过去。”

  机会?于令忍蓦地坐起身,像是抓住一线生机。

  她说:“请别错过这个机会。”

  他不信鬼神风俗,只相信自己,然而此刻,他愿意相信一次。

  瞪着桌面的草莓蛋糕,他哑声启口,“如果人生可以重来……”还记得他和凰颖讨论过这个话题,他总是自信满满,以为人生已来到他最满意的阶段,他不屑住后看,然而此刻——“我希望可以回到她误解我的瞬间,让我有机会解释,让她别伤心地离开我。”

  这是他人生最大的遗憾,如果人生真的可以重来,他愿意付上所有代价,只为换得一次重来的机会。

  蓦地,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他痛苦地蜷缩在地,感觉有股力量从他体内狠狠地拉扯着,他的灵魂像是被丢进另一个象限,意识陷入昏暗……

  “令忍,你睡着了?”

  于令忍蓦地张大眼,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你怎么了?”

  他怔愣地看着走出浴室的筱原悠,一股呛浓的香气逼近,嫌恶之余,他直瞅着她,没来由的,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话脱口而出,“你这是在做什么?”

  “演戏啊。”她答得理所当然,朝他走来。

  于令忍睇着她,心莫名的鼓噪,不是因为她的接近,而是他的心像是发现了什么,朝他发出警讯,然他一时之间却抓不住,直到她跨坐在他腿上。

  “别坐在我身上。”他不耐道,闪避着她身上的香水味。

  然而,话一出口,他心头一震,感觉一这情景已不能单纯的只以似曾相识带过,像极了……

  “为什么?”

  “我不喜欢。”他再响应一次,只觉这些对话,甚至接下来的发展,他都猜得到。他直觉抬眼,听着她低喃抱怨几句,在她欲凑近之前,他伸手制止她,她却像条蛇般滑溜地闪过去,硬是要吻上他的唇——

  于令忍微恼地将她拉开,闪过了唇,吻却落在嘴边,甚至刷过他的衣领,教他不禁怔住。

  心里杀出一道突兀感,一种难以解释的重迭感,像是眼前的一切,他早已经历过,如今正在经历第一次,而吊诡的是,他做出了防备,然而结局却没有政变……无端端的,他身上发起恶寒。

  身上沾了唇膏,他势必要起身将唇膏洗掉,衬衫必须脱掉,而……

  “你有卸妆液吧。”他问,心加决了颤跳的速度。

  他无法解释自己为何可以这么确定,眼前的人生是重迭的,他已经历过一次,可是他的心告诉他,他必须要改变,但改变……是为了什么?

  于令忍不禁疑惑地垂下眼,愈是思考,脑袋愈是空白,教他微恼地脱下衬衫,站起身。

  “我有啊。”筱原悠看他一眼,走向梳妆台。

  他走近,瞧见她拉开抽屉,脑海中闪过平野慎冲进屋里——

  蓦地——门被推开,凌乱的脚步声闯进,他抬眼望去,看见了平野慎、白家驹……凰颖?!

  他瞪着她,转不开眼,脑袋中突地跳出之后发生的所有事,他们分离,飞机失事,她死去……

  脑袋有太多记忆轰炸着,几欲逼他疯狂,然而他眸色坚定不移地看着她,再痛也舍不得移开,那股恍若隔世的悲伤,痛进骨子里,烧在灵魂里的椎楚,令他想起他许了愿。

  是了!他许了愿,他依照魔法蛋糕店的店长所说的,他对着草莓蛋糕许了愿,然后……他的灵魂出窍,来到过去,附在自己身上……

  “凰颖!”他喊着。

  他真的见到她了,他真的有机会可以阻止悲剧的发生,他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却见平野慎朝他走来——

  “混蛋家伙,你明明已经有未婚妻了,为什么还要招惹悠?!”平野慎骂着,拳头已经挥了过来。

  一模一样的画面,教于令忍想起,刚刚他下意识地改变历史,然而历史却没有改变,那是否意谓着,就算他人生重来一遍,他还是得失去凰颖?!

  思及此,他惊恐得肝胆欲裂,眼前的画面像是电影慢动作一般,他发狠地将平野慎推开,举步冲向祝凰颖,赶在她拔下求婚戒之前,一把将她拥进怀里。

  “凰颖、凰颖!不要离开我!”紧搂着她,他无法放轻力道,像是要将她嵌入生命,用己身为盾守住她似的。

  她在这里,就在这里,还有呼吸心跳,温热的身体,耳边的气息,让他热泪盈眶,整个人抽颤起来。

  “你骗我,你说你在家里,你……”

  “对不起、对不起,我骗了你,可是你听我解释,我只是和筱原悠合演了一场戏,这全都是假的,只有爱你是真的!”他吼着,就怕她不信,就怕她转身就走,就怕再也见不到她。

  “于令忍,你怎么可以把我们的协议说出来?我要取消我们之间的合作!”筱原悠没料到他会突然将一切抖出来,气得跳脚。

  平野慎不解地看着她,就连白家驹都不能理解,眼前到底是什么状况。

  “取消就取消!”于令忍回头吼着,“我配合你,是因为我想要这个合作,但是现在我不是非要合作不可,决定怎么做都由着你。”

  他的努力都是为了凰颖,如果没有了她,一切都失去意义,他还紧握着工作做什么?

  祝凰颖怔怔地看着他嘴角的唇印,还有赤裸的上身,不知道该不该信他。

  “你!”筱原悠一肚子火,然而瞧他为了不让未婚妻误会,选择放弃合作,她恼着,却也好羡慕祝凰颖,有这样一个男人深爱着她。

  “还有你,平野慎,你不要以为身边的一切都会理所当然的存在着,不要以为自己能够控制一切,有的时候,就算你紧握在手,也有可能转眼消逝。”他吼着,只因在这件事里,他最不满的除了自己就是平野慎,他们都让爱他们的女人爱得很辛苦。“为什么不坦白一点?难道你真的非要等到有一天,她不在身边了,你才来后悔?”

  他对平野慎说的,是他的切肤之痛,而他不要后悔,所以他紧紧抓着,不让凰颖离开视线,就在他怀里,他认为最安全的地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