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凰颖?你有没有听见?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可以发誓。”

  “你不需要发誓。”

  “我说的都是真的,凰颖……”听见她的回应,浓浓的鼻音夹带哭过的沙哑,教他心疼得厉害。“对不起,不过我向你保证,一切都到此为止了,刚刚以庸打电话给我,告诉我,筱原悠正等着我回去签约,待会会有一场记者会。”

  “你开心就好。”

  “怎么会是我开心就好?你不开心吗?”她的淡漠响应,甚至连他为何抢接祝凤真的手机都不问,令他开始发慌。“今天过后,我会减少加班,可以有多一点时间陪你,我们之间……”

  “跟你说的一样,到此为止。”

  于令忍怔住。认识凰颖这么久,他头一次听到她这么淡漠而决绝的口吻,心揪得他好难受。

  她喝醉的那一晚,她哭她骂,那是因为她想要争取,然而她现在的反应竟是淡漠得像是不管他说了什么都与她无关了。

  “凰颖,不要这么说,你知道我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

  “不要再说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她软声打断他。“我们明明是男女朋友,可是更多的时候,我却觉得自己像是被你包养的情妇,而你是我的金主,要跟你吃顿饭还得预约。”

  “凰颖……”

  “我要的很简单,对我而言,生活中最奢侈的,就是有你的陪伴……令忍,你懂不懂?我只是要你,你的财富地位都跟我无关,我要的只是你一个人。”

  “好,我答应你,我一定改,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说了,我可以减少加班,我……”

  “……那不是把你变成另一个我?”

  于令忍顿住。

  “我为了你,没有朋友、没有自己的生活,我守在家里,希望你回家就有温热的饭可以吃,就有热水澡可以泡,我的头发不烫不染,勤于保养,就因为你喜欢,我的穿著打扮总是依着你的喜好,我的人生以你为中心运转……我没有我了,你知道吗?”

  他听着,殷红的眼烫着痛楚。

  “爱情为什么要有那么多屈就?如果那么勉强,又何必在一起?”

  “凰颖……不要这么说,我很爱你,一点都不勉强……”他喉头紧缩,沉嗓低哑裹着鼻音。他们在一起八年了,一直顺遂无波,为什么不过是一点小波折,竟可以掀起滔天巨浪,将他们的爱情吞噬?

  “你没有必要为了我而改变自己,而我也不想再为了你而失去自我。”电话那头顿了顿。“所以,我考虑清楚了,我们……”

  “我不分手!”

  “令忍,我真的觉得……”

  “我不觉得!我觉得我们在一起很好,我爱你,你也爱我,为什么我们要分手?我犯了错,我可以改,给我机会,不要这么急着下结论。”他抓紧手机,企图挽回。“凰颖,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们……”

  “其实,你已经不爱我了,你是依赖我,你是太习惯我的存在而已。”

  “你怎么可以这么认为?”

  那头沉默了一会,才哑声说着,“你还记得吗?我跟你说过,晚上的时候不要剪指甲。”

  “我记得,那不过是迷信而已。”

  那头,突地苦笑了声。“对,是迷信,但我是个宁可信其有的人,而你是一个神鬼无忌的人,不过也或许是因为你没有将我视为你的亲人,所以你不在意这么一个小小风俗。”

  于令忍听得一头雾水。“我……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我说过,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想回到大学时代,因为那是我认为最幸福的时候,因为我认识了你。”

  他一顿,才明白原来她是那么珍惜他们初始的爱情。

  张口欲言,便听她又说。“可是我现在不这么想了,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还是想要回到大学时代,然后……不要认识你、不要爱上你……”

  于令忍说不出话,噙在眸底的泪水,掉得猝不及防。

  “令忍,当你爬得愈高,我愈寂寞,当你愈热中工作,我愈不快乐,而眼前取得筱原屋的合约,是你重要的里程碑,我祝福你,但是……”

  “你还是决定要分手?”他握着拳,闭上眼。

  “……对。”

  攒紧浓眉,于令忍缓缓地点了点头。“好,我们分手。”那头没有响应,他又立即道:“然后,我要重新追求你。”

  “凰颖,我认为一个男人,想要给自己的女人幸福,前提是要有经济基础,不让最爱的人吃苦,所以我不会放弃我的事业,不过我会下放更多的权力给以庸或其它干部,我会空出更多的时间陪你。”

  “也许你会认为我现在说的是空头支票,但是请你给我时间证明一切,请相信我,再一次的相信我,从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让我忘却计划,在时机还那么不成熟时就提出交住,从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让我这么动心,我……真的真的很爱你,真的……”

  他说着,那头始终没有响应,他不禁看着手机,才发现已经断讯,他无法确定她是什么时候切掉通话,不知道她是否听见了他最诚挚的告白。

  抹了抹脸,他将手机递还给祝凤真,随即起身,“大哥,不好意思,刚刚抢了你的手机,还有……伯父伯母,很抱歉,叨扰你们了,我公司还有事,必须先回去一趟,等我把事情处理到一个段落,我会再过来。”

  一一道歉之后,他转身离开。

  祝凤真坐在沙发上,听着他引擎声远去,才上了楼,走到最底的一间房,敲了门,走了进去。

  “你是真的想分手吗?”看着蜷缩在床上,泣不成声的妹妹,他问道。

  祝凰颖摇着头,她不知道,内心一团乱。

  一整夜,她以为自己已想得很清楚,认为自己可以处理得很冷静,可是……八年,他们在一起八年,共享了太多喜怒哀乐,要遗忘……好难。

  “也许,你应该给他一次机会。”

  “大哥……我不知道……”她想相信他,但当看见他嘴角的唇印、看见他赤裸着身体,她想起他从没推开过筱原悠的手,她感觉被背叛,没有办法容忍。

  她心甘情愿为了他,变得没有自我,也习惯了以他为中心而活,可是她不能容忍背叛,不管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她都无法允许。

  她爱他,正因为深深地爱着他,才会无法原谅,正因为一心一意的信任,更不能容忍背叛。

  等于令忍回到北部,已经下午一点多,他什么都没有准备,连衣服都没有换,直接来到会场。

  霎时,镁光灯闪个不停,每个画面都是他再狼狈不过的身影。

  “你……还好吧,”一见他走近,筱原悠起身低声问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