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于令忍仔细看着他的表情,不禁疲惫地揉着眉心。他一晚不断地打电话,打给凰颖,打给芳廷,始终没白回应,回到她老家,如今再听伯父一这么问,他几乎笃定凰颖没有回来。

  那么,她到底去哪了?

  “是不是因为你那些绯闻,终于让她受不了?”祝父不悦地瞪着他,看他的表情再也没有以往的欣赏和慈爱。“早叫她跟你分手,她就不听,非得要拖到现在!我就知道,你迟迟不娶她,肯定有问题,要她赶紧结婚,就光推说没空,根本就是你有问题!”

  “不是的,伯父,我有要跟凰颖结婚,我已经向她求婚,原本下星期要正式提亲的,可是……”于令忍面容憔悴。“那真的是误会,不是真的,请伯父一定要相信我,我很爱凰颖,除了她,我没有其它的女人。”

  “我不信!你给我走!”祝父作势要赶人。

  外头的声响,引起屋里的人出门查看。“爸,先听令忍怎么解释。”

  “大哥。”一见到祝凰颖的大哥,于令忍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感觉内心比较平稳了一些。

  “现在时间还很早,别吵到邻居,先进来再说。”祝凤真冷沉的眼直盯着他。

  进到客厅,于令忍将事情经过仔细地交代一遍,并再三强调两人早已打算挑婚戒和提亲,证明他只是碍于合作和承诺,而非真的和绯闻女子有任何牵扯。

  祝父和祝母听着,对看一眼,不知道该不该再相信他。

  实在是他的绯闻已经多到折损他们对他的信任,就算他说得再言之凿凿,总是教人心里不踏实,更别提凰颖心里的感受。

  所以,两人皆沉默不语。

  于令忍见状,只能把目光投向祝凤真。

  “大哥,我说的都是真的,请你相信我。”他双手紧握着,想要寻求一个有力的支持,别让他孤立无援。

  祝凤真直睇着他憔悴的面容,布满血丝的疲倦双眼,还有咸菜干般的衬衫,不禁叹了口气。

  “我相不相信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凰颖相不相信你。”

  “只要能够找到她,向她好好解释,她一定会相信我。”他有自信,只要她肯给他解释的机会,一切都会没事的。

  “你不认为这次的事,和之前很不一样?”祝凤真有双和妹妹相似的眼,但眸色锐利冷静。

  于令忍沉痛的闭了闭眼。

  凰颖丢下的求婚戒,还在他的外套口袋里。她转头就走,她错愕痛心的表情,直到现在一回想起来就教他心痛。

  上一回,她会对他说出真心话,是因为她喝了酒,酒精催发出她忍耐多时的寂寞,然而现在的她,很清醒,清醒到不想听他解释,不和任何人联络,把自己藏了起来。

  可,要是躲在某处,他还觉得安心一点,他就怕她发生了什么意外。

  “凰颖并没有打电话回家,事实上,不管发生任何事,她都不曾打电话回家求救,因为我们早在两年前就开始反对你们交往。”祝凤真淡淡看着他,没有责怪的眸色更显冷凛。“凰颖很坚持和你在一起,所以再多的苦,她也必须吞下不跟人诉苦,你扪心自问,这两年,她吃了多少苦?还是你要跟我说,你不曾注意过?”

  于令忍说不出话。

  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有多亏待她,他根本不曾站在她的立场替她想过,因为她说相信他,所以他便信了,从未想过在信任的背后,她必须独自品尝多少孤寂,和有苦不能言的悲伤。

  “对不起,我确实没有好好地照顾她。”他把脸埋进双掌,察觉自己有多自以为是,又有多可恶。

  他径自往前走,把一切都丢在身后,压根不管她跟上了没有……

  祝凤真看他的眸色极淡,寻思片刻后,低问:“凰颖没有打电话回家,我先打她手机试着联络看看好了。”

  于令忍抬眼,感激道:“谢谢大哥。”

  “我不是在帮你,凰颖是我妹妹,她现在不知道在哪,我当然会担心。”祝凤真上楼拿手机,拨给妹妹,然而却是关机的状态,想了下,等进入语音信箱后,他才道:“凰颖,我是大哥,有事找你,听见留言之后,回电给我。”

  按下切话键,他看向于令忍说:“现在只能等了。”

  于令忍垂着脸,开始回想,这些年来,不管他多累,回到家,就算只能看到她的睡脸,他就觉得很幸福,可是他的幸福却是建立在她的痛苦和寂寞上。

  时间缓慢地经过,他初次尝到无能为力的滋味。

  蓦地,手机铃声响起,他忙抬起脸,才发觉是自己的手机在响,拿起一瞧,来电者是陆以庸。

  “喂?”不耐地接起手机,他口气不善地开口。

  “令忍,你在哪?现在都几点了,你还没进公司。”陆以庸在那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他看了下时间,已经九点多。“我没有空,今天有什么事的话,你先处理。”

  “你要我怎么处理?公关部都已经发消息给媒体了,筱原屋的代表也已到会场了,你不来,怎么发表?”

  “我现在走不开。”他托着额。

  能够和筱原屋合作,一直是他认定接近成功的最大跳板,也是对他事业上的肯定,如果是以往,这种时候他会抱着凰颖又亲又笑,然而此时此刻事业上的成就,已经不能弥补他内心的空寂。

  他没有喜悦,只想知道凰颖在哪。

  “你到底在哪?”

  “我……”于令忍欲言又止,突地听见桌面的手机铃响,他随口说着,“我们晚点再联络。”

  结东通话,他看着祝凤真接起手机。

  “喂?凰颖……你的声音怎么怪怪的?”低声问。

  于令忍闻言,心像是被什么给紧掐着。她肯定是哭了,对不?

  “你现在哪?”说着,横睨了眼旁边的他。“你说呢?还不是因为那家伙又闹了绯闻……我没有打电话给他,我只想找你,希望你回家,你……”

  说到一半,祝凤真突地顿住,脸色有些复杂。

  直睇着他,于令忍难以从他片面的对话,猜出祝凰颖说了什么。

  “你要和他分手?你确定?”

  于令忍听了瞪大双眼。

  “那么,你什么时候要回来?明天?你现在在垦丁?那……”

  不等祝凤真说完,于令忍动于抢了他的手机。

  “凰颖!”电话那头突地静寂无声,赶在她挂电话之前,他急声道:“凰颖,你冷静一点,先听我解释,昨天的事,真的是筱原悠要逼平野慎说出真心话,可是她不小心把唇膏沾上我的衣领,我脱下衬衫,只是想把唇膏洗干净,而你进来瞧见的,是我正等着她把卸妆液交给我。”

  他说得又快又急,然而那头始终没有反应。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