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我不能爱吗?你是我的谁?!”她隐忍着泪水控诉,“你又不爱我!何必管我爱谁爱得伤痕累累?!”

  “你!”平野慎心口一窒,双手蓦地被人扯开,还未来得及反应,脸上已经遭受重击。

  “不要!于令忍,你不可以打慎!”筱原悠立刻护在平野慎身前。

  “不过是一报还一报。”于令忍吼着。

  他恼火地瞪着平野慎一眼,走进浴室里,穿起湿透的衬衫,正要离去,听见平野慎低声吼着,“既然你这么爱他,尽管跟他走,又何必在我面前掉泪?!”

  于令忍不禁眯起眼。

  他应该赶紧去追凰颖,解开没必要的误解,然而一听到平野慎这么说,他真是一肚子光火。

  说到底,今天会搞得一团乱,还不是因为他!

  “你这混蛋,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拿起搁在桌面的车钥匙和手机,他弯身捡起祝凰颖丢下的求婚戒,回头瞪着平野慎。“直到现在,你还看不出这是一出戏?你不知道筱原的眼里从头到尾都只有谁?”

  平野慎闻一言一怔,看着垂泪不语的筱原悠。

  “爱或不爱,一句话,不要婆婆妈妈,是个男人,就把话说清楚!”话落,他转身就走,不想管他人的爱情。

  他只是一时同情了筱原悠的悲哀而已。

  等到他一路追下楼,就见白家驹站在饭店门口,不禁抓着他问:“凰颖呢?”

  “你还有资格问吗?在你做了这么多伤害她的事,你还在乎她吗?”白家驹口气不善地道。

  “我不想跟你废话!凰颖呢?”他不耐地皱起浓眉。

  他现在有一肚子火,很想找人发泄,但不是时候!

  “她走了,搭上出租车走了,我怎么会知道她去哪?!”

  “浪费我的时间!”于令忍掉头回地下停车场。

  他边走边拨着她的手机,却是关机的状态,只能先上车回家找人。

  于令忍以不要命的开车方式,急速地回到家,然而家里却没有开灯,更没有她的气息,全部找过一遍之后,确定她没有回家,他随即拿起手机,拨给吴芳廷。

  等了一会,手机接通。

  “喂?干么?”

  “凰颖有没有去找你?”他急问,看着时间。

  那头顿了下。“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

  “我问你,凰颖有没有去找你?”他吼着。

  “你这么大声做什么?!为什么你总是不会检讨自己?为什么你突然找凰颖?”

  “我只想问你,凰颖有没有去找你?”

  “没有!她没有来找我!她就算来找我,我也不会告诉你!”

  “你!”

  “给我听着,你最好祷告,凰颖有来找我,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听到最后,于令忍恼火地切断通话,打开通讯簿,却突地顿住。

  他不知道要找谁,更不知道凰颖会去向谁求救。

  想着,他随即出门,赶往凯盛广告。

  公司里,还有人在加班,没瞧见凰颖,他却不知道该找谁询问她的下落,因为他从没听她说过和哪个同事较好,甚至是她在公司里的点点滴滴。

  突然发现,他对她……竟是陌生的。

  “于董事长?”

  怔愕之间,有人唤着他,教他回神。

  看向一张圆圆的小脸,他吸了口气,“请问,你知道祝凰颖会去哪?”

  小花直睇着他:“发生什么事了?”

  “她……你知道她跟公司里哪个同事比较要好?”他知道自己这么问,显现他对她有多不了解,可是他已经没有办法了。

  “……你真的爱凰颖吗?你是因为爱她才要娶她吗?”小花质疑。

  于令忍怔住。

  “如果你爱她,为什么你会不知道凰颖向来是不跟同事交际,她总是一下班就赶着要回家的?在公司里,就数我跟她最亲近,可是我却连她的联络方式都不知道……”小花一口气说完,再问:“你能告诉我,她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说不出话。

  小花一席话,点出他在爱情里扮演的角色有多自私。

  他把凰颖当成一盆花,把她种在泥土里,以为只要有阳光、空气,她就可以开得很美丽,然而他却忘了,花儿需要施肥,需要一点赞美,需要一点对话……他管的是,她有没有在家,她有没有听话……

  他自私地要她在家,却忘了这么做,会断绝她所有人际关系,突然发现,原来她的寂寞,不只是因为没有他的陪伴,而是她根本没有朋友……

  他的爱把她困住,他自以为是的沾沾自喜,却没发现她逐渐枯萎。

  然而,她却一直包容着他,对他全心信任,而今晚,他彻底地毁了她的信任,结果他连她会去哪里都不知道……

  一整晚,于令忍在街头寻找着她的身影,不断地拨打电话,不管是多久没联络的学妹,他都找遍了,得到的答案是一致的——好几年前,凰颖就没跟我们联络了

  最终,住无计可施之下,他驱车南下。

  来到祝凰颖南部的老家时,天色都快亮了,但他却不敢按门铃,只能在门口等待着,直到有人开了门。

  “……伯父。”

  “你怎么会在这里?”祝父一见到他就没好脸色。

  “凰颖在家吗?”他硬着头皮问。

  祝父脸色一变。“你跟她吵架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