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你怎么会在这里?”平野慎问着,细长的眼直盯着她。

  一见到他,祝凰颖神色有些不自然地点点头。

  这人看她的目光很锐利,像是要将她看穿似的,让她感到不舒服。

  “我有份文件要请筱原经理过目。”白家驹淡声说着。

  他不想把事说开,只想让凰颖目击那一幕罢了。

  “她现在不方便。”平野慎淡道。

  “为什么?”

  “……她房里有人。”正因为知道有人到她房里,住在隔壁的他才会不满地离开房间,到外头走动。

  “难道是于令忍?”白家驹说着。

  祝凰颖一怔。虽说他们两个一直用日文对谈,她是有听没有懂,但是于令忍这三个字,她听得一清二楚。

  抬眼看着两人,不懂为什么会牵扯到令忍。

  “你怎么知道?”平野慎狐疑的眯起眼。

  “可以请你告诉我,筱原经理住在几号房吗?”

  “你要做什么?”

  “我身旁这位,是于令忍的未婚妻,然而她却不知道未婚夫劈腿,所以我要让她看清楚事情的真相,可以请你帮个忙吗?”

  “2012!”平野慎话落,随即走向柜台,找了个说词,要了备份门卡。

  “2012房?”白家驹喃着,随即拉着祝凰颖一起搭电梯。

  她听着,心问一震,想起她在PDA皮套夹层看见的名片,后头写上了2012……会特地将房号写在名片上,她再不经人事,也知道那代表着邀约。

  难道说……所谓的假戏,是筱原悠的片面说词?

  罢了,不管怎样,那都过去了,她只是跟着总监来洽公而已……站在电梯里,她拚命安抚自己,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跳得好急好急,像是一种恐惧和不安。

  总统套房里,于令忍坐在沙发上,收起手机,轻抵着下巴,像是在寻思什么,好一会,浴室的门打开,筱原悠走了出来,身上轻薄的睡衣,让他微拧起眉。

  “你这是在做什么?”

  “演戏啊。”她答得理所当然,朝他走来。

  她穿着细肩带缎质睡衣,酥胸呼之欲出,裙摆下的两条长腿光洁笔直。她步伐性感,脸上特地上过妆,大红色的唇膏更突显她的狂野,栗子色的大波浪随着她的脚步而蓬软颤动。

  于令忍别开眼。“不是说好都结束了?为什么还硬要加这一码戏?”他并非清高,而是,不是他的菜,他连多看一眼都嫌腻。

  “有什么办法?慎什么都没有表示,你不觉得我应该下点猛药刺激他?”她走近,跨坐在他腿上。

  呛浓的香味教他皱起浓眉。“别坐在我身上。”

  “为什么?”

  “我不喜欢。”

  筱原悠微眯起眼。“你这个人说来也现实,知道明天要签约了,马上就想切割关系,不想配合演出。”说着,她硬是往他唇上吻去。

  于令忍微恼地将她拉开,闪过了唇,吻却落在嘴边,甚至刷过他的衣领,教他发火地板起脸来。

  “我们签约,并不是因为我帮了你什么,而是你估算过利益。”他说得斩钉截铁。“而且,现在又没半个人在,你演给谁看?”

  话落,他毫不客气地将她推开,嫌恶地抹着嘴边,又闻着身上的味道,就伯她的味道沾染在他的衣服上,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然而,糟的是,唇印就印在他的衣领,这暧昧的位置令他有些光火,起身抽了面纸,却发现无法擦去,干脆把衬衫给脱了,拿到浴室里清洗。

  筱原悠走到浴室,看着他刷洗衬衫,突然有些迷糊了。

  这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在慎的面前,他体贴温柔,幽默又风趣,但此刻他变得冷漠,像是不愿与她有再多接触……“我问你,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他答得毫不迟疑。

  “真的?”

  “有什么好怀疑的?”他用力地刷着衬衫。“我又不是平野慎,要是爱了,我会立刻出手,管他什么阻碍,全都给我滚边去……该死!为什么洗不掉?”

  筱原悠直睇着他微恼的侧脸。“我有卸妆液。”

  “洗得掉吗?”

  “专门卸唇彩的,你认为呢?”她缓缓走到梳妆台前。

  于令忍离开浴室,在梳妆台旁等着,蓦地,伴随门被推开的声音,凌乱的脚步声闯进,他抬眼望去,看见了平野慎、白家驹……凰颖?!

  他错愕。

  “混蛋家伙,你明明已经有未婚妻了,为什么还要招惹悠?!”平野慎骂着,拳头已经挥了过来。

  “慎,不要!”筱原悠惊喊着。

  于令忍回神,闪过拳头,黑眸直睇着祝凰颖。

  她张大眼,难以置信极了。

  她最爱的男人,在饭店里,和一个只穿着睡衣的女人在一起……他赤裸着上身……他说他在家,可是他却是在这里……

  他脸上的错愕,嘴角的唇印,无疑击碎了她所有的信任。

  他骗她……骗她……

  原来……她一直在地狱里。

  没有天堂,她活在充满谎言的地狱里……

  他的表情,在在显示她不该出现在这里,她的出现让他慌乱,就像每个外遇的男人,教她想起芳廷的语重心长,教她想起他不可能和人有任何肢体碰触,除非,他动心了……

  “对不起……”她碎声喃着,摘下指间的戒指一丢,转头就跑。

  “凰颖!”他喊着,想追,却被平野慎扯住。

  白家驹见状,随即追着祝凰颖而去。

  “混蛋!你怎么可以这么做!我以为你真的喜欢悠,可是你却背叛她!”平野慎掐着他的脖子,使尽了全力。

  于令忍痛眯着眼,然而真正令他不能呼吸的是祝凰颖的误解。

  “慎!你放开他!不是那样的!”筱原悠死命地扯着他。“你放开!”

  “你到现在还护着他?难道你真的爱上他了?!”平野慎怒红着眼。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