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他的眉微拧了下,犹豫着要不要避开的瞬间,听到有人轻唤他,“令忍?”

  同时,筱原悠也停住动作,同桌三人,一并看向声源。

  “凰颖。”于令忍怔住,想要扯开筱原悠还挽着的手,却因为平野慎的眼而无法动弹。

  如果,他现在把手抽回,定会让平野慎看出端倪,那么,他所耗的时间精力就全白费了,更别想要拿到合作。

  思及此,他强迫自己忍注。

  “不好意思,我打扰你们了吗?”她笑着,从皮包里取出PDA交到他手上,却瞥见那女人挽着他的手,而他竟由着她。

  这一幕,让她的笑脸僵了下,目光就顿在那一角。

  “凰颖,她是筱原悠。”察觉她的异状,于令忍轻声说着。

  他不能解释太多,但又担心她误解,只希望提醒她,筱原悠的身份,可以让她释怀一点。

  “筱原悠?”她的眼绶缓动了,停留在筱原悠的脸上。

  眼前是个教人屏息的尤物,她揉合了东西方的优点,美丽眼眸自信略带霸气,贴身的衣衫勾勒出她傲人的曲线。

  筱原悠是个连女人看了也会忍不住多看一眼的美人,而这样的她,竟还是掌握了轻妍馆和筱原屋合作的关键人物,多么得天独厚的一个人。

  当他们两个坐在一块,她感到洸惚,彷佛看见天造地设的一对,而她的存在像是多余了。

  一时之间,她无法动弹。筱原悠敦她产生了自卑,因为她什么都比不上她……

  眼见她没有动静,气氛变得凝滞,不野慎开始感到古怪,而于令忍正打算先带她离开的当头——

  “凰颖,你已经到了。”

  这声招呼像是敲开封印,让祝凰颖得以动弹,她一回头,瞧见陆以庸,习惯地扬起笑:“陆学长,你也来啦。”

  “是啊,有个急件要给令忍签。”陆以庸噙着十足阳光的笑走来,眼角余光却不住地打量于令忍和筱原悠的脸色。

  “所以你才要我把PDA送到公司?”她这才意会。

  “是啊,可惜你电话挂得太快了。”他笑着,将手上一份不赶不急的文件交给于令忍,用眼神无声交流着。“令忍,麻烦你了。”

  睇着他眸里的苛责,于令忍不禁苦笑。“是我麻烦你了。”听他们的对话,像是先前就已联络过,显然以庸这一趟,是来替他救火的。

  快速将文件签妥递给他,像是把一件任务交给了他。

  陆以庸明白地勾起笑,看向祝凰颖建议道:“凰颖,我要走了,你要不要跟我一道?”

  愣了下,她点点头。“好啊。”看向于令忍,再看向同桌另两人,轻点头打招呼,随即离去。

  而这些互动,全落在平野慎的眼里,只见他浅啜一口红酒,问:“于董事长,那位叫凰颖的女人是谁?”

  “她是我的合伙人。”于令忍对答如流。

  就某个层面来说,她确实是他共组家庭的合伙人。

  “喔?倒是叫你的名字叫得挺亲切的。”虽说他的中文不是很好,但总觉得那女人唤他时的口音特别柔软,感觉并不只是合伙人这么单纯的关系。

  “很正常的,比较有来往的,通常都叫我的名字,你也可以这么叫我。”于令忍表面上笑着,心里却气得牙痒痒。

  看凰颖刚刚的表情,他开始担心她误解,而眼前这男人,倒很会捕捉一些蛛丝马迹,要说他一点都不喜欢筱原悠,可真是有鬼。

  平野慎像是要再问什么,筱原悠已经不耐地打断他。“慎,你的问题会不会太多?你想喝红酒,就慢慢喝,我要跟令忍去看夜景。”

  话落,随即拉着于令忍离开。

  平野慎瞋只是微眯起眼,气恼地攒紧了眉。

  祝凰颖回到家中,将水果塔搁在露台的桌面上,回到房间,换上家居服,从油屉里取出一张卡片和一张笔,绕到厨房替自己泡了壶茶,再端到露台上。

  拿起笔,一如往年,在卡片上写下自己的心愿。

  然而,写着写着,她不禁顿住,脑海中下断地出现筱原悠挽着他的那一暮。

  这是个不寻常的警讯,但她要自己冷静分析。

  令忍有洁癖,从不与人有肢体上的碰触,对她是例外,因为他喜欢她,然而他今天并未抗拒筱原悠的靠近,是基于礼貌,还是他变了?

  在她看不到的时候,他是不是总是和对方贴得很近?

  还是,为了合作,他勉强配合?

  这样配合,会不会有一天,因为肢体的碰触,而产生其它可能性?

  筱原悠那么美,美得勾魂摄魄,是男人都会爱上她,就算是令忍……也会动情的,是下?

  负面想法一涌上心头,她随即用力地摇了摇头。

  不对,她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令忍,他不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大概又是如往常一样,为了合作而不得不这么做,别人可以不相信他,她怎么可以不相信他?

  她是离他最近的人,更是最懂他的人。

  想着,她写完卡片,封好后,放进木雕青鸟的鸟喙里,无声地落进它的肚子。

  回头,她打开水果塔的包装,却惊见盒里有张贺卡。

  她拿起一瞧,烫金字体写着生日快乐,教她不禁笑眯了眼。

  不禁想,好贴心的店家。

  只是,她根本没说,为什么店家会知道?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