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那种患得患失混乱纠缠的情绪,搞得她快要崩溃,所以她需要一点刺激,好逼出慎的心底话。

  她要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不管爱与不爱,她要一个结果。

  “那就看你怎么犒赏我。”让他评估一下值不值得。

  “你想要得到什么?”

  轻啜着清酒,于令忍笑容可掬地道:“我要和筱原屋合作,让彼此的代理产品可以流通,这么做,对筱原屋绝对是利大于弊,你可以自行评估。”

  筱原悠一怔,随即放声笑着,“说我大胆,你这个建议才是最大胆。筱原屋可以说是亚洲的药妆店龙头,为什么要跟你合作?轻妍馆在台湾又不是独占鳌头,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说得出这种话。”

  他不以为意地挑眉,慢条斯理地又倒了杯酒。“如你所说,筱原屋是亚洲药妆店龙头,可为什么拿不到朵尔泉的亚洲代理权?”

  她不禁抿着嘴。“那是因为理念不合。”

  “不对,那是因为你们没有誓在必得的决心,没有那种豁出去跟对方死缠烂打的企图心,更没有说动对方的聪明脑袋。”他徐缓说着,指向自己的脑袋。“而这些我都有。”

  她有些不服气。“那我只要挖角你就好了。”他是个人才,她知道。要不然不会在这个年纪,就可以经营颇具规模的轻妍馆。

  “你以为一家公司只靠一个人就可以撑得起来?那是因为我还有优秀的团队,分工合作下所产生的力量。”于令忍将杯子搁下,正色地看着她。“交流彼此的人脉、资源,才是双赢,如此一来,筱原屋想要进军台湾市场,不是事半功倍?”

  “你才是更轻松地打进日本市场吧。”

  “彼此、彼此,千万别小看台湾的消费能力和观光人潮。”

  筱原悠微眯着眼,想了好一会。“那么,你要怎么配合我?”

  “签下基本草约,我就随你差遣。”这可比他原本想象的要容易许多。

  只是……他该不该将这桩交易告诉凰颖呢?

  “真的?”

  “当然。”

  回到家中,于令忍将今天出手后的成绩告诉祝凰颖,让她分享他的喜悦。看着她难以置信的欣喜,他体会到分享出去的喜悦,一旦回收,成就感是加倍的。

  “太好了、太好了!”她兴奋地拥着他。

  “就这么急着想当于太太?”他吻上她的额头。

  “哪是啊!”她先是一愣,继而佯怒地鼓起腮帮子。“人家是替你开心,毕竟是要和筱原屋合作,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在她眼里,简直就像是一场不可能的任务,可到他的手上,他偏是那么容易解决,彷佛在他眼里没什么难事。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也该开始筹备婚礼了。”今天他已经得到口头允诺,明天筱原悠会到公司签下临时合约,免得她中途变卦。“你该辞职了。”

  至于他和筱原悠之间的约定……

  “嗯,可那需要一点时间办交接才行。”

  “总务要办什么交接?”于令忍翻动眼皮。

  “总务也是很重要的工作,况目我们公司的总务工作内容,还包括了收纳和行政,总要让新人适应啊。”

  “反正你就早点递辞呈,因为接下来我会很忙,至少有八九天会很忙,所以很多事需要你帮忙。”他不想透露太多行程,省得横生枝节。

  他们现在的状况很好,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他不允许任何意外破坏眼前的幸福。

  “嗯,我知道,就算要合作,也要正式签约才生效,也有不少人在签约之前反悔的。”祝凰颖想着,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可是,你也不能让自己太累,要多休息才可以。”

  想起他那种没日没夜的工作模式,除了头痛还很担心。

  “放心,我现在可是体力充沛。”

  “要先吃饭还是先洗澡?”她抬眼问着。

  “……没有别的?”他笑得坏心眼。

  “别的?”她皱起眉。“你耍陪我整理花园吗?”

  于令忍闻言,看向落地窗外的露台,瞧见摆在地上的肥料和小铲,猜想她刚刚大概是在整理花园。

  落地窗开着,送进清雅香气。

  “你有没有闻到很香的味道?”祝凰颖笑问着。

  “嗯?”

  “你看,含笑花开了。”她指着露台上的盆栽,约莫一两尺高的树梢上绽放着淡黄色花朵。“还有,玉堂春、夜来香也开了呢。”

  在她一手打理的露台花园里,种满不同香气的花,花形不艳,但是清香怡人。

  “……”于令忍一整个无言。

  “你闻你闻。”说到花,她不禁拽着他走到露台上,走到含笑花旁,拉着他微蹲下来,嗅闻那淡雅香气。“很香,对不对?”

  他没辙,只能顺从她去嗅闻,这才发现,原来每到夏天,当落地窗打开时,伴随风拂进的舒爽香气,就是这花的味道。

  在这住了几年,他却到现在才发现,由此可见,他先前的生活,过得多忙碌也盲目。

  打从这个露台花园出现,这还是他第一次踏进,看着满树梢的花苞,被浓绿给环绕,对他而言,感觉很特别。

  “对了,今天要不要在这里吃饭?”她一脸兴致勃勃。

  他能说不?当然不能。“有什么不可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