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不然,你送我回饭店。”她笑问着于令忍,纤长的指滑进他的袖子底下,轻挲着他的手腕。

  “送你回去,有什么问题?”他礼貌性地移动了手,反握住她的。

  “经理,你不能这么做。”平野慎倏地站起来。

  “平野,你会不会管太多了?”哼了声,她紧握于令忍的手,借力站起。“我累了,你送我回去吧。”

  “好。”然而才将她牵起,她便像只软溜的蛇,腻到他身旁,亲昵地挽着他。

  他没有抗拒,由着她,不断揣测她的想法,而身后针似的目光,更教他玩味。

  开车送他俩到下榻的饭店门口,平野慎率先下车,筱原悠则慢条斯理地从包包里取出名片,在背面写下房号,递给他。

  “如果你有兴趣其它合作的话,晚上七点来接我。”

  将名片接过,于令忍笑眯了眼。“我一定准时前来。”

  话落,猝不及防的,她竟吻上他的唇,教他不禁一怔,浓眉攒紧着。

  “经理!”平野慎一把拉开车门。

  “晚上见。”筱原悠送上飞吻。

  “经理要是再这么不知分寸,我会告诉社长!”

  “你以为你是谁?”撇了撇嘴,她踩着高跟鞋,急步进饭店。

  于令忍坐在车内,嫌恶地抹去唇上残留的唇膏,大红的色泽,像是一抹血,教他厌恶极了,抽起后座的面纸,不断地擦着。

  他恼着,斜睨两人一前一后的身影,垂下长睫寻思一会,扬长而去。

  晚上七点,于令忍抵达饭店,却没依名片后头的房号寻去,只是在大厅,请柜台转接电话到她房间。

  晚上七点半,应筱原悠想吃日本料理的要求,他带着她前往喜多亭。

  喜多亭有开放空间,亦有包厢,外头还有个小庭院,一切皆仿日武庭院风格打造,摆上桌的,自然就是怀石料理。

  两人坐在榻榻米上,喝着清酒,不过才一杯,筱原悠的手就从那一头爬到他指尖上,挑诱的意图太明显。

  “筱原经理醉了?”他表面上笑着,心底却已暗恼着。

  以往,他确实利用一些名门淑媛,接洽了不少人脉,也趁机替轻妍馆造势,但是从没有太多的肢体接触,顶多是为期不超过一星期的暧昧,随即表态对对方没有兴趣。

  那种做法,已算是恶劣,而今像筱原悠这种明着骚扰的举动,简直是卑劣。

  但,如果一切如他所猜想的话……那么,这些举动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你想和筱原屋合作,对不?”她笑问着。

  “原来筱原经理都是用这种方法谈合作的?”

  “总得先跟人合作,”她缓缓移到他身旁,手已经放肆地抚上他的胸口。“合得来,才知道接下来要合作什么,对不?”

  于令忍懒懒横睨着她,突地贴近她,以只有她听得见的气音说:“我这才明白筱原屋的广告之所以可以拍得如此成功,那是因为背后有你这个演技指导。”

  筱原悠愣了下。

  “你想演到什么程度?需要我怎么配合?”他笑眯的黑眸不凝笑意,而是一股深沉的冷。

  “你……”她蓦地恍然大悟,想将他推开,却被他一把搂住,无法动弹。“你放开我!”

  “真要放开?不等到平野先生闯进来?”

  “你……”她咬了咬牙。“你先放开我,不要靠我这么近。”

  “我都没计较你亲了我。”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松开了她。

  拨了拨一头栗子色的大波浪长发,她有些羞恼地瞪着他。“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该怎么说?”他卖关子地沉吟着,替彼此倒上一杯清酒。“因为你的行径大胆得很奇怪。要是真打算诱惑我,不需要在自己的部下面前。”

  “……”筱原悠低着头喝闷酒。

  “他是木头吗?”于令忍好笑地问道。

  看来,他还真的猜中了。

  他原本还不太确定,但载她到喜多亭的路上,他便发现后头有辆出租车一路尾随,直到进入喜多亭,瞥见平野慎的身影时,他几乎肯定了猜测。

  既然如此,他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她计较了。

  筱原悠抬眼瞪他。“天晓得?”狠狠将酒杯举起,一饮而尽。

  “你觉得成效如何?”他再问。

  “……还不错。”说着,她眯眼瞪他。“你这么问,是打算配合我?”

  慎的父亲是公司的常务董事,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明明就对彼此有意,可就不知道他为什么一点表示都没有,甚至这一两年来很刻意地疏离她。

  这一点,令她极为不满,直接向他表白,他只说了一声抱歉,教她不能接受。以为他真不在意自己,然而只要她和男性有所接触,他又怒不可遏。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