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拜托,我们都在一起八年了,这点默契一定有的好不好。”她皱了皱鼻,换她舀了口饭送到他嘴边。“先吃饭吧,要是那些消息你真的不要,那就算了。”

  他张口吃着她亲手喂的饭,总觉得她亲手煮的饭菜特别香甜,特别对他的味。

  也许,有些时候,他没必要固执己见,先把工作搞定,娶她为妻才是上策。

  “凰颖,待会就麻烦你把所知道的消息巨细靡遗地告诉我吧。”他说。

  祝凰颖喜出望外,用力地点点头,觉得可以帮上他一些忙,教她开心极了。

  上周末,是于令忍睽违三年的假期,所以当他星期一上班时,脸上那抹春风笑意,让和他打照面的员工吓得纷纷走避,以为大难即将临头,搞得公司上上下下惶惶不安。

  于是——

  “董事长。”陆以庸前来刺探军情,确定其它人所见所闻是真是假。

  “以庸,你来得正好,我手头有些消息想要跟你讨论一下。”埋首办公的于令忍一抬眼,笑得黑眸微眯,整个人脱胎换骨,和几天前的晦黯幽涩大相径庭,教陆以庸不禁愣了下。

  “发生什么事了?”他不知道已经多久没瞧见他这么笑了。

  那笑容是打从心底的愉悦,记得当初拿到朵尔泉的代理权时,也没见他笑得这么开心。

  “你说呢?”扬起浓眉,他将祝凰颖写下的消息递到他面前。“我得到筱原屋代表来台的各项消息。”

  “就这样?”陆以庸压根不信。

  “不然?”

  “不对不对,你这么开心,绝对不可能只是因为这样,肯定还有什么大事。”拜托,又不是才认识一两天,他怎么可能不了解他?

  “是吗?”于令忍不由得轻抚上唇,才惊觉自己是挂着笑脸进公司的。

  这才发现,原来和凰颖重修旧好,所得到的喜悦,竟比公事给他的成就感更胜百倍。

  “那,到底是怎么了?”陆以庸坐上他的办公桌,暧昧地朝他挤眉弄眼。“是不是和凰颖有关?”凰颖是最终的答案,他是如此笃定。

  于令忍闻言,收起笑脸,正经地说;“现在是上班时间。”

  他耸了耸肩,将手中的文件递出去。“这是我刚拟好的合约,还有我也取得有关于筱原屋代表的第一手资料。”

  “千万别跟我说来的人是筱原屋的千金筱原悠和营销副理平野慎,这些我已经知道了。”于令忍打开文件,逐条看着。

  “啧,怎么可能只有这些?我要跟你说的是,筱原悠的喜好和个性。”

  “喔?”

  “她是筱原屋的接班人,目前出任筱原屋的业务经理,想要谈妥合作,必定要从她下手,得到她的认同,什么事都好谈。”

  将文件搁着,于令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倒是调查得很清楚。一开始,不是一点干劲都没有?”

  “有什么办法?几天前有个人臭着脸,像全世界都对不起他,在这种情况下,身为下属也只能拖着老命去查了。”不要以为他很愿意,他是为了全体员工设想。

  “听起来很委屈。”

  “我早就认命了,倒是几个员工被你今天的笑脸给吓到,以为自己快要被炒鱿鱼,一个个垂头丧气。”说着,又把话给绕回来。“那,到底是什么事?说出来,我去跟大伙解释解释。”

  于令忍轻敲着桌面,笑得很愉悦。“就说董事长心情好,下个月领薪,全体加薪一成。”

  陆以庸瞪大眼。“真希望你天天心情好。”

  “这需要一点运气。”只要凰颖一直爱着他,只要他们之间不再生出风波,那么他就很乐意把自己的幸福分散出去。

  同样的,祝凰颖也带着浓得化不开的笑容来到公司。

  她的笑噙着教人驻足的馨柔,那眉眼挟春带媚,笑得办公室的女同事都被她给迷住。

  “凰颖,发生什么事了?”小花坐着办公椅咻地滑过来。

  记得上星期五,她脸色苍白,就连遮瑕膏都遮掩不了她眼下的黑眼圈,然而她今天一来,一整个容光焕发,神采奕奕,气色好得只需些许的妆,就可以教她美得让人转不开眼。

  “有、有吗?”她难为情地抚着脸。

  真是的,她怎么开心得不自觉地笑着?

  不过是久违的一场假期而已,她竟然开心成这副模样。

  “嗯嗯。”小花很捧场地用力点头。“我本来想说你心情不好,特地去买了蛋糕,想要跟你分享,希望你心情好一点的说。”

  说着,便从包包里取出一个精致纸盒递给她。

  “小花……你真好。”她好感动。

  “还好啦,上星期看你心情那么差,笑得那么勉强,我心里也难过,不过看你现在笑了……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就……”她抿了抿唇,羞怯地说.“我男朋友向我求婚了。”

  “你有男朋友?而且还求婚?!”小花止不住大嗓门的吼着。

  瞬地,女同事们整齐地抬眼,同时还发出赞叹声,离开座位,热络地说:“凰颖,真是太恭喜你了,有男朋友怎么不早说?”

  “对呀,你是秘密主义者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