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最重要的是,他说他爱她……他并不吝于说爱,但是这些年,已经很久没听到了。

  “凰颖,我在想,等拿到筱原屋的合约之后,我们就结婚吧。”他说着,双手滑入被子底下,摩挲着她纤细的腰。

  她错愕地张大眼。

  “到时候找个时间回南部,跟你爸妈正式提亲,不过婚礼的事叫能要交给你去处理,这样好吗?”他不再独断独行,先说出自己的意见,再寻求她的认同。

  “我……”

  “还有,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把工作给辞了,如果你在家里太闲的话,不如就到公司帮我吧,当然我会让所有人知道你是我的老婆,谁也别想跟我抢。”一些冲突让他惊觉爱情不是单方面掌控,必须要多点时间去感受彼此,而不是由她独自承受所有的寂寞。

  他现在这么做,还不迟,对不?

  祝凰颖难以置信地瞪大眼,泪水在眸底翻腾着,从没想过可以从他口中听见她的梦想实现。

  “还有……,什么时候再穿一次裸体围裙让我欣赏?”

  她羞红脸,“你不是嫌我胖?”

  “哪有?是好棒。”他说得脸不红气不喘。

  她不禁失笑。“你那天不是这么说的。”

  “没办法,你那装扮太诱惑人了,我要是不那么说,恐怕那顿饭就不用吃了,先吃你就好。”他现在才知道,她这阵子的反常,原来是想要些情趣,可惜他不解风情。

  “是这样吗?”

  “对呀,你丢下我一个人吃饭,这事我还没找你算账。”

  “谁要你说我胖?”那是每个女人的死穴,踩中被炸死活该。

  “谁要你当真?”他叹道。

  祝凰颖气得腮帮子鼓鼓的,往他俊挺的鼻一咬。

  坏人,明明就是他的错,为什么说得好像是她的错?

  他闪躲着,哈哈大笑,她不禁也被感染了笑意,可就是不想放过他,非咬到他不可。就这样两人在床上互咬着,不知不觉玩闹变成了缠绵的吻,他爱抚着她的身体,感觉着她的心跳和体温……

  “等等,我要洗澡。”感觉他的手不安份起来,她赶忙阻止。

  “待会再一起洗。”他没扣算放过她,将她压在床上。

  ……

  为了自律,他向来将所有心力放在工作上,鲜少放纵自己在男女情事上,然而如今想想,这做法简直是愚蠢;他一味追逐自以为是的幸福,却从没回头问过她,她想要的是什么。

  两个人在一起,要是连一个拥抱、一个吻都没有,再浓烈的爱都会凋零。

  所以,他今天决定放假,重新调整步伐,要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她,让她再也不会尝到寂寞的滋味。

  不过……“凰颖,你那两套性感睡衣,什么时候才要出场?”

  两人方歇时,他笑得坏心眼地问,吓得祝凰颖怔住。

  不禁疑惑,她昨晚到底说了或做了什么?

  也许她应该打通电话问问芳廷,可惜的是,他不给她机会,尚未餍足的胃口,正等着她好生伺候。

  祝凰颖正在做菜。

  经过一个上午的折腾,再经历一场鸳鸯浴,玩闹下来,都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两人早饿得前胸贴后背,可却不想出门,于是很理所当然的,由她掌厨料理。

  这本来是很寻常的一件事,但她却站在瓦斯炉前别扭极了。

  只因……她身上穿着清凉的性感睡衣,再搭了件那天就穿过的女仆围裙。

  银色的薄纱细肩带,这件性感睡衣前头遮不了胸,后头遮不了臀,更糟的是,料薄清透,早就被看光了。尤其他就站在她的身后,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视线,缓慢而羞人地打量游移着。

  她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平底锅里的鲑鱼炒饭,开始后悔自己干么买性感睡衣,而且买的还是这种遮不了什么的质料……

  “还没好吗?”

  沙哑的嗓音接近,她随即感觉到温热大手就按在后腰上,教她身上泛着轻颤。

  哀怨地瞪着色香味俱全,又营养满点的鲑鱼炒饭,她不禁扁起嘴,小小声地抗议,“哪有人做菜的时候穿睡衣的?”

  “谁说的?说不定哪天我想吃宵夜,把你从床上挖起来帮我煮,现在先实习一下,你往后就习惯了。”

  “胡扯。”她说着,不禁笑了。他向来自律,就连用餐的时间都很坚持,几年下来,也不过见他吃过两三次宵夜。

  说来,他的好身材也和他的自律有关,她应该向他好好学习才对。

  “而且……”大手沿着她纤美的腰线逐渐往下。“相当赏心悦目。”

  祝凰颖快手抓住他不安份的大手,小脸早已发烫。“才不呢,我根本是胖了,所以我一定要减肥。”

  磅秤上的两公斤,她是非消灭不可。

  “想减肥?”见她点了点头,他随即正了脸色,“我有个好方法,可以让你轻松减肥。”

  “真的假的?”他根本不需要减肥,又怎么会知道减肥秘方?

  “很简单,每晚到我床上运动就够了。”

  他说得很正经,她先是一愣,后来意会,脸色羞得通红。“你……”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突然变得好怪。

  “嗯?”

  “我……我昨晚是不是说了什么?”他不可能无端端一夜转性,肯定是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她担忧的眼神,于令忍不禁低笑。“嗯,你确实是说了一些。”

  “我说了什么?”她急问。

  呜,她就知道问题一定是出在自己身上!

  她昨晚的记忆像被一口气挖除,连渣都不留,先不论她是怎么回到家的,她只想知道自己到底跟他说了什么。

  很多人都说,酒后容易吐露心声,她很怕自己只说了抱怨,却没把并存的喜悦一并说出口,到时候误会就大了。

  “你说……”他坏心眼顷了顿。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