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从没想过在她心底累积了这么多的压力,竟让滴酒不沾的她喝了酒,还让她哭成这样,也难怪吴芳廷一脸想宰了他。

  原来以庸说的没错,他太冷落她了,他没有站在她的立场替她想,以为她总是乖顺地认同,就代表她真的懂他。懂,也许是懂了,可在支撑他的过程,她却必须独享寂寞,被囚禁在这里。

  因为她总是勾着笑,他没有发现她的不快乐,没有发现她的寂寞,没有发现她一直忍耐着。

  多可笑,他活在自以为是的幸福里。

  一段爱情里,两个人却各自忍耐着寂寞,这到底是哪门子的恋爱?简直是愚蠢至极。

  也许等她醒来,他该试着再跟她沟通,让她知道,他真的很爱她。

  一觉醒来,于令忍的俊脸特写就在眼前,教祝凰颖吓得瞪大眼,下意识地往后一退,却发现自己被紧紧搂着,他的手横过她的肩头,而另一只手则被她枕着。

  她眨眨眼,看着他沉睡的脸,那眸底的疲倦教她心疼极了。

  只是……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而她……她看着房间。又怎会睡在他房里?

  只记得,昨晚她心情很不好,找了芳廷喝酒,然后……她攒眉想了老半天,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但是,可以待在他身边,看着他的睡脸,她就觉得好幸福好幸福。

  幸福到她可以忘了他抛下她三天不管。

  其实她要的很简单,但却不是现在的他给得了。

  话又说回来,他不是在生她的气吗?怎么又会抱着她一道入睡?

  她想着,瞥见窗外天色似乎已经大亮,想要起身看床头柜上的闹钟,然而身子才微动,蓦地发现古怪。

  她先是愣了下,没掀开被子,只是动了动身子,惊觉自己竟没穿衣服,而且她还能感觉到他的体温!目光偷偷往下移,瞧见了他赤裸的胸膛。

  “不会吧……”她不禁低喃着。

  好可惜,她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这是久违的温存耶,她怎么可以一点印象都没有?

  然而,可惜归可惜,她还是得看一下时间,好叫他起床。

  试着从他的圈抱中起身,身子才滑出一点,随即又被他扯进怀里,吓得她不由得拔尖叫了声,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喉咙竟有些发疼。

  “你要去哪?”他的眼还闭着,沉嗓有着初醒时的慵颐性感。

  “我、我……”她羞怯地瞪着他的喉结,突然觉得有点尴尬,不只是因为他们先前冷战,他无故失踪,更因为她不知道两人怎么会滚到床上。不过,想到天色已经那么亮了,她也只能先抛下羞意,问:“你今天不上班吗?再不出门,你可能会迟到耶。”

  “我今天不出门。”他有力的臂膀紧搂着她,享受有她在旁依偎的滋味。

  “咦?”虽说今天是星期六,但他向来是全年无休的耶。

  “还是你想去哪走走?”

  祝凰颖更怔愕了,抬眼直瞅着他,刚好对上他张开的眼。

  那眼形立体,眼睫浓得几乎在眼下形成阴影,眸微眯着,像是噙着令人舒服的笑,教她的心狠狠颤跳了下,暗骂自己怎么到现在还会因为他一抹笑而心慌意乱。

  “嗯?”那从喉头轻逸的嗓音低哑得迷人。

  “我、我没有想出去走走,你看起来好像很累,再睡一会吧。”她不争气地红了脸,直瞪着他生出胡髭的下巴。

  “嗯,你陪我。”他拥着她,感受她滑腻的肌肤。

  她心跳得很急,已经太久没有这么亲密,教她很不知所措,再加上她对昨晚一点印象都没有,不禁扼腕极了。

  想问他,又觉得不就等于招认她把火热的夜晚都忘光光了?

  可是不问,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想了下,她随意打探着,“好奇怪,我喉咙有点痛。”

  于令忍闭着眼,表面上不动声色,却已经看出她根本忘了昨晚发生的事,不由得勾唇一笑。“你忘啦?”

  “嗄?”

  他张眼,笑得邪气。“因为你昨晚太热情。”

  “咦?”她抽了口气。

  “有没有弄疼你?”他亲吻着她发烫的烦。

  “我我我……”她心跳如擂鼓,又羞又恼的,这下已经不是用扼腕就可以形容的,她简直是遗憾极了。

  “你还哭了呢。”他吻着,还尝得到她咸涩的泪水。

  “真、真的吗?”祝凰颖羞得小脸都快要酿出火来了,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真的激情到这地步?怎么她可以一点感觉都没有?

  “才怪。”他突地收敛神色,认真无比地说。

  “你吐了我一身,也吐在自己身上,那些衣服我已经泡在洗衣机里,麻烦你晚一点去洗一洗。”他大老爷似的口吻,像是给她这个女佣发派工作。

  祝凰颖脑袋转不过来,等到她搞清楚状况,才发现他从刚刚就一直在戏弄她,气得她推他一把,压在他身上,要凶狠地说:“你干么骗我!”

  “我才要问你,不会喝酒干么喝酒?”

  “我……”她不禁语塞,不想讲,就怕破坏了眼前的幸福氛围。

  “我呀,因为吃醋吃疯了,才没有扪电话跟你说我去中部出差。”

  “……是喔。”她有点惊讶,他竟然会主动跟她说这些,只是……“你是指白总监的事?”

  “有什么办法?我就是这么爱你,爱到想把你关在房里,不让任何人见到你,就是怕别人也喜欢上你,所以才不想介绍我在商场上的朋友给你。”他说着,不点明她昨晚早已摊牌。只是试着沟通,让她知道他的想法。

  祝凰颖极诧,没料到他会向她解释她耿耿于怀的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