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她的眼神有些恍惚,像是认不出他是谁。

  “祝凰颖,你说,我到底哪里让你不满。”抓着毛巾,他双手环胸地瞪着她。

  他到中部出差,状况多到让他没有时间好好想想两人的关系,好不容易把事情都摆平,就只想着赶紧回家,可谁知道,家里一片漆黑,她不在家。

  打了手机,没有回应,想去找她,才惊觉,他根本不知道这时间她会在哪里,所以想了想,他便跑到那家健身中心去询问,确定她不在,他又立即赶回家等,连饭也没吃,一直等到现在,凌晨一点。

  祝凰颖只是怔怔地看着他,像是还醉着,没有办法反应。

  一我忙得要死,你倒是努力地给我出乱子,是嫌我下够忙是不是L.”他拢紧了眉,觉得生活愈来愈荒腔走板。“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温顺乖巧、不吵不闹的祝凰颖跑哪去了?

  “我以前是怎样?”她突道。

  “你从来不会无理取闹,你不会无故在外逗留,更不会和一个男人在路边拉拉扯扯。”说到底,他最在意的还是那个男人的存在。

  “我在无理取闹?”光是第一句的指控,就教她心头发痛。“我哪里无理取闹了,难道在你面前,我不能做自己?”

  “我没有要你不做自己!”

  “有!你要的是一个沉默的女人!一个在你需要时陪在你身边,一个当你不需要就丢到天边的女人!而我一直扮演着这样的角色,你还有什么好不满的?难道我偶尔都不能有自己的脾气?就算我寂寞得要死,我还是要天天笑得很幸福?可是我明明就很寂寞,为什么我要骗自己很幸福!”她吼着,眼泪夺眶而出。

  于令忍顿住,瞪大了眼,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

  他一直以为她过得很开心,一直以为她……

  “原来你在我身一直过得很痛苦?”没有幸福,只有寂寞?

  “对!”酒精还在体内发酵着,教她恨恨地吼出口。

  于令忍眯紧了眼,心底有股像被刀刮过的痛楚,咬了咬牙,他哼了声,“所以……我没有误会。”

  以庸全说对了,她会寂寞、会另寻发展,而他却蠢得相信,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他,她也绝对是那个唯一的例外,一径地沉浸在美丽的未来蓝图中。

  祝凰颖怔怔地看着他,觉得眼前的画面很不真实,像场可怕的恶梦,但她却不知道该从何处逃脱。

  “所以,你打算跟你的上司交往?”他问着,试着让自己的态度更云淡风轻,但他发现自己恨本做不到。

  他嫉妒,他愤怒,他感觉被背叛!

  他爱她,爱到为了两人的将来不断打拚,他连假都舍不得休,就只为了早日抵达目标,好让自己有更多时间陪她,然而……她竟是选择移情别恋!

  “你在胡说什么?!”祝凰颖气得浑身发抖,想要冲向前去咬他。

  “我说错了吗?你甚至不敢向他介绍我,不是吗?!”就因为她这个举动教他介怀,教他迁怒在员工身上,累得他就算出差也是心不在焉,原本两天就可以完成的工作,硬是被他拖成三天。

  “我……”斗大的泪珠不断地滑落,她觉得自己委屈得好可悲。“那是你……不是吗?你从不让我踏进你的社交圈,不准我到公司找你,也不准我胡乱打电话烦你,就算在路上遇见了人,你也从没介绍过……那不是摆明了,你不想让人知道我是谁?在这种情况下,你要我怎么向人介绍你?”

  她也想说,可是她能说吗?

  “不是,我是——”

  “你是嫌我上不了台面对不对?所以你从不让人知道有我的存在,好让那些名门淑媛可以缠着你……你说,因为那是人脉,有助于你的将来,这我都明白,可是……我到底算什么?你的女佣还是煮饭婆?还是你的情妇?”说着,她不禁笑得凄凉。“不对,你现在根本不想碰我了,我连情妇都谈不上呢。”

  “不是,你是我的老婆,胡说什么?!”他一把将她搂住,不准她把自己说得这么卑微。

  到底是怎么搞的?他一直以为他们之间是心有灵犀,有很多话无须言明,只要一个眼神交流就可以明白,可是……何时她是这么定位自己的?

  “我不是你的老婆!我不是!我什么都不是!我在你面前活得没有自己,我不可以有脾气,我不可以有意见,甚至就连家人打电话问我,我们什么时候要结婚,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响应!”她想要挣脱他,却被他搂得死紧。

  她是多么渴望他一个拥抱,可是不是现在。

  他太可恶,伤得她一团乱,痛得她六神无主。

  “你怎么都没有告诉我?”他哑声喃着。

  他太自以为是,以为一切都如他的计划一样,却不知道她承受了许多他不知道的压力。

  他只是不想和父亲一样,当个只会开空头支票的男人,他一定等到事情完全底定,不会再出现任何变量时,他会告诉她……难道他这么做错了?

  “你要我怎么告诉你?要我向你求婚?你会点头吗?”她笑着,头很昏,身子不断地往下坠。“你不会……你会跟我说,时间还没到……你干脆跟我说,你根本没打算结婚,痛快一点放我走吧……”

  她搞不懂爱情到底是什么玩意,为什么可以让她快乐得飞上天,却又可以让她痛苦的跌入地狱?

  明明这样一路相伴走来,分享了一切喜怒哀乐,可是为什么走到最后,总觉得他离自己愈来愈远、愈来愈远……

  “不!我不放你走,我想过了,等我拿到筱原屋的合约,我就要跟你结婚。”他急声道,就怕她真的铁了心割舍这份情。

  “你骗我。”她不信,泪流满面的教他好心疼。

  “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喜欢你、我爱你,这些事你都知道的,不是吗?”一直以来,都是她陪在身边,陪他度过艰难的公司草创时期,还有悲伤的丧母之痛。

  因为有她,他才有办法撑过来的,她不只是他最爱的人,更是他最大的精神支住,因为有她,他才能无后顾之忧地往前冲。

  “你如果爱我,为什么都不碰我?为什么还要分房?”

  “我……”他语塞。

  “嫌我胖……”她嘴一扁,泪水掉得更急。

  “不是,那是……”他想解释,但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我还听了芳廷的建议,买了漂亮的围裙,买了两件性感睡衣……你说我胖,我想减肥,你又误会我……我怎么可能喜欢总监?我是要打探消息,我想帮你,你却不要……”

  说着哭着,眼皮慢慢阖上,嘴里有一会没一会地碎喃着。

  “打电话给你又不接……一通电话也不联络,等着你……又不回来……是你不要我,是你……”

  “没有,不是,我要你,我要!”他紧抱着她,却觉得她的身子像是被抽走力气,软倒在他怀里,不禁惊诧地抱着她回床上,他仔细地看着她,才发现她像是倦了,已经沉沉睡去。

  看着她眼下的黑影,看着她横陈的泪水,他的心揪得死紧。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