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你在这里做什么?”他降下车窗,发沉的眼直睇着她被抓住的手,再缓缓打量着那个男人。

  “呃,我……”

  “凰颖,他是谁?”白家驹直视着于令忍,那眸色教他疑惑两人之间的关系。

  “他是……”祝凰颖蓦地顿住,不敢坦白两人的关系。

  令忍想要得到筱原屋的合作,而今晚她又向总监打听了许多关于筱原屋的事,要是她说明了两人的关系,哪天令忍真得到筱原屋的合作,那总监岂不是要误会是令忍利用她来查问这些事?

  这样岂不是让令忍脸上无光?

  然而,她那左右为难的神情,像是隐瞒着什么,再加上她没挣脱被抓住的手,教于令忍沉下脸,想起陆以庸提起的劈腿。

  “上车!”他低吼着。

  不知道已经多久没这么发火过了。

  今天他在公司想了很多,就怕自己真的太专注在工作上,以致冷落了她,想要提早下班,陪她奸好地吃顿饭,可谁知道竞被他撞见这么不堪的一幕。

  她背叛他了?

  不,他并不这么认为,但眼前这画面刺眼极了,化为毒刺扎进心窝,翻腾得他紧握着方向盘,才能忍住上前揍人的冲动。

  “喔。一没有迟疑的,她赶紧抽回手,朝白家驹说了声抱歉,便上车走了。

  一路上,车上安静得可旧,祝凰颖想开口,却被他冷沉的视线吓得噤了声。一转门把,才发现他已经上锁。

  她怔住。

  怎么了?她疑惑着。

  她知道他不高兴,但却不知道他到底在气什么,想了下,只能轻声问着,“令忍,你吃饭了吗?”

  于令忍就贴在门板上,冷沉的眼酝酿着风暴,眼前不断浮现她和那个男人拉拉扯扯的画面,闭上眼,也甩不开那暧昧的一幕。

  这滋味,就像足他张着笑脸却莫名挨了一巴掌,他尝到了冻进骨子里的冷。

  “令忍,我去准备晚餐,好不好?”

  门外,是她轻软低卑的语气,安抚不了他的浮躁,反敦他心底的那把火烧得更旺,怒得往门板一敲,低骂着,“你只在乎我吃不吃饭引难道你不觉得应该跟我好好解释,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和那个男人出现在那里?”

  祝凰颖恍然大悟。“他是我公司的艺术总监姓白,我想要减肥,所以他介绍我一家健身中心,刚好离家很近,所以我就请他带我过去看看。”到回家到里,他一发不言地往房里走,她才赶紧跟过去,谁知还没踏进房里,门皮便当着她的面关上,一转门把,才发现他已经上锁。

  她怔住。

  怎么了?她疑惑着。

  她知道他不高兴,但却不知道他到底在气什么,想了下,只能轻声问着,“令忍,你吃饭了吗?”

  于令忍就贴在门板上,冷沉的眼酝酿着风暴,眼前不断浮现她和那个男人拉拉扯扯的画面,闭上眼,也甩不开那暧昧的一幕。

  这滋味,就像是他张着笑脸却莫名挨了一巴掌,他尝到了冻进骨子里的冷。

  “令忍,我去准备晚餐,好不好?”

  门外,是她轻软低卑的语气,安抚不了他的浮躁,反教他心底的那把火烧得更旺,怒得往门板一敲,低骂着,“你只在乎我吃不吃饭?!难道你不觉得应该跟我好好解释,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和那个男人出现在那里?”

  祝凰颖恍然大悟。“他是我公司的艺术总监姓白,我想要减肥,所以他介绍我一家健身中心,刚好离家很近。所以我就请他带我过去看看。”

  原来他是吃醋了……面对他的怒火,她应该要担忧,可是此刻她却开心极了,只因感觉到他的在乎。

  “你就不会请他给你地址,自个儿去看?”他深吸了口气再问。

  她的说法,他可以接受,她确实告诉过他想要减肥,也相信她绝不会欺骗他,但不可原谅的是,她总是搞不清楚别人的用心,竟然还给别人机会接近自己。

  “可是……对了,因为我们公司接到筱原屋的广告委托,所以我想要打探一些消息——”她猛地想起自己要白家驹带她去的用意。

  “简直是笑话,为什么我的工作还得要你帮助!”于令忍低喝着,打断她未竟的话。“不想说了,我要休息了。”

  她不说还好,一说他更火。

  要地出卖美色去换消息,干脆叫他去死算了!

  他可以理解她有心想帮他,可是他不能接受这种方式,尤其在对方明显对她有兴趣的情况下,就算她无心,但是她给了人暧昧不明的期待,而他却像是被模糊的另一个焦点,她甚至不能向对方解释他是谁。

  “可是……”

  “不要吵我。”他缓和了口气。

  也许,他需要一点时间整理思绪,他不想跟她吵架,他想要厘清他们最近到底是怎么搞的,为什么不断地出现问题。

  “喔。”

  祝凰颖垂着脸,走到客厅,这时候心里可真的是五味杂陈了。

  开心他在乎她,想告诉他,她得到了一些筱原屋的消息,可是他却不想听,甚至关在房内不想见她……她做错了吗?

  她只是想帮他而已。

  垮着肩,她回房去,也没了吃饭的胃口。

  两人两间房,空间静谧得缠绕着不安的氛围。

  祝凰颖几乎一夜未眠,直到天快亮时,她听见开门声,微愕之余赶紧爬起身,出房门查看,才发现他竟已经出门。

  看时间,才过才六点多,这么早,他要上哪去?

  她的心头隍惶然,打了手机他也没接,心神不宁地去上班,恍恍惚惚地过了一整天,回家赶紧烧菜做饭等着他回家,岂料一等便是一夜,不见他的踪影。

  她吓到,第一次面对感情的危机,她竟不知道怎么处理。

  面对没有响应的手机,她除了等待还是等待。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