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小花翻动眼皮,扒不了粪,啐了声,飘回座位去。

  于令忍今天一整天显得浮躁失控,一点小事都能让他冷着脸不说话,让底下一班干部绷紧神经。

  “我说,不过是一点广告上的小失误,标错了价,没必要发这么大的火吧,就当是周年庆大放送,不就好了?”陆以庸没辙,只能充当炮灰,挥手要犯错的干部先行离去。

  瞬地,会议室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

  “是啊,天天大放送,你看如何?”于令忍皮笑肉不笑地仰脸说着。

  陆以庸被他唇角那抹笑给骇得头皮发麻。“干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觉得你的心情很差。”抹了抹脸,他决定充当心灵导师,好好地开导他。

  “还能差到哪去?反正公司也还没倒。”于令忍哼了声,拿起摆在桌面的咖啡轻啜着,然而凉透的咖啡苦中带酸,救他厌恶的拧起浓眉。

  “你说吧,除了广告标错价外,还有什么事?”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公司还有什么大事可以让这位仁兄臭着脸。

  前天中部的分店和消费者有些纠纷,和厂商之间也因此产生一些问题,但令忍都已经决定明天要南下处理了,这件事也不致在这当头一并爆发才是。

  “能有什么事?”他把咖啡杯一搁,烦躁地看着手边数据和各家分店送来的每月报表。

  “那就是凰颖喽?”陆以庸大胆揣测。

  于令忍眉眼不动。“她能让我心烦吗?”

  “除了她,还有谁?”他可不认为这天底下,还能有什么事教他心烦。

  抿了抿嘴,于令忍终究还是没开口。

  要他怎么说出口?

  就说他一时口快,惹得凰颖下定决心减肥,看她吃得少,他担心她饿坏,但她又不听劝,所以他就迁怒干部?

  “肯定是你冷落她,她不开心了?”

  “谁冷落她了?”被冷落的是他。

  约了晚餐,是她搞乌龙,害他还推掉客户的约会,昨晚更是丢下他一个人嗑完所有的饭菜,搞得他现在胃还不舒服。

  “不就是你?”陆以庸摇头叹气。“唉,我跟你说,不能老是把她晾着,以为她会一直乖乖在家里等你,你等着看,早晚有一天,她会劈腿。”

  于令忍扬起浓眉,笑得份外邪谑。“就算全天下的女人都会劈腿,就只有凰颖不会。”

  她劈腿?哈,怎么可能?

  “你最好可以这么有自信。”他哼哼笑着。“令忍,也许你是一个很成功的领导者,但是身为情人,你还有待加强,我建议你去修爱情学分。”

  谁家的马子被晾在家里几年还痴心守候的?早就跑了好不好。

  “我不需要修爱情学分,我现在最需要的是耳根子清静。”他需要一点时间好好想想,到底要怎么劝她放弃减肥的念头。

  她的身材已经够惹火了,没必要再刻意减轻,况且要是为了减肥而伤了身体,更是划下来。

  陆以庸双手一摊。“不听大哥言,吃亏在眼前。”

  “去你的,回去工作。”他将一份资料往桌面一丢。“还有,赶紧把筱原屋来台的行程查出来。”

  真要眼筱原屋合作?陆以庸没辙地拿起资料,用力地叹口气离去。

  于令忍压根不睬他,径自想着如何拟定最好的合约,然而只要一看见桌面上的数据,彷佛就看见祝凰颖哭泣的小脸。

  不禁想,和她交往这么久,上一回看她哭是在什么时候……似乎是他母亲去世时,她哭得泣不成声,只因他哭不出来,她替他发泄心中的悲伤,然而这一回却是因为他无心的一句话,直教他懊恼。

  他要给她的是笑容而不是眼泪,可他又怎么知道,不过是一句话,竟会教她那么难过?

  她明明是个爱笑的人,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多愁善感,反应那么大?

  想起她近来的行为,他不禁想,难道说……他真的太冷落她了?

  晚上七点,健身中心的石阶上,祝凰颖和白家驹正相偕拾级而下。

  “怎样,觉得满意吗?”他笑露一口健牙。

  “嗯,我觉得很好.”她也跟着勾笑。

  从没上过健身中心,不晓得健身中心的课程琳琅满目得教她不知该怎么挑选,不过她现在决定先从最简单的有氧开始。

  “那么,要不要趁现在顺便办入会手续?”他好不容易逮到可以和她亲近的机会,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打从两年前,被挖角到这家公司,他便对祝凰颖一见倾心,然而她却从未有任何表示,如今她愿意跨出第一步,那就代表她对他有些好感,再加上刚刚在里头逛时,她不断问起他如何拿下筱原屋的案子,那就代表她看中他在工作上的表现了,对不?

  “嗯,我回去再想想。”她语带保留地说。“今天真是太谢谢总监了,那我先回去了。”

  她已经习惯做任何事都先跟令忍报备了,所以她必须先回家取得他的认可,不过她想这家健身中心离家才一条街的距离,他应该会答应才对。

  “不用这么急着走吧,好歹我介绍了你这家优质的健身中心,你不觉得应该请我吃一顿饭?”说他脸皮厚也无所谓,终于把她约出来,不打铁趁热怎么行。

  “呃……”祝凰颖有些为难地看着他。今天没跟令忍聊到他要不要加班,不知道他几点会回家……想想不妥,她一脸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要回去了。”

  “连吃顿饭都不行?”急忙抓着她的手,白家驹脸上的笑意都快要垮了。

  有没有这么难追?到底是她故作矜持还是她真的有事?

  “可是……”

  她正犹豫不决,突地听见一声低喊,“凰颖?”

  一回头,便见于令忍开着车,就停在路边。

  “令忍?”她微诧,没料到他这么巧从这里经过。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