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眯眼看着她,随即拿出手机,按出简讯,对她扬着。“你传给我的简讯上写着私房菜餐厅。

  “咦?”她走近一瞧,果真瞧见上头写着私房菜餐厅……“怎么会这样?我怎么写错?有这家餐厅吗?”

  “有,就在郊区,我特地请我的秘书替我查的,然后准六点到,没看见你,我就打电话给你,但是你的手机没电。”他收起手机,双手环胸地瞪着她。“你现在是在整我吗?特地要我赴约,却给我搞了乌龙,很有趣吗?”

  “我……”他不禁歉然地垂着脸。“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

  “你为什么这么晚回来?吃饭了没?”知道她比他还期待晚餐之约,自然不是故意整他,他根本没生她的气,只是她已经快十二点了才回来,他才动了气。

  与其说是动气,倒不如说他担忧。

  “我……我这么晚回来,是因为我在餐厅等到打烊,才到麦当劳吃……”祝凰颖不敢抬眼,却突地想到——“你吃饭了吗?”

  “气饱了。”

  “我、我帮你煮面好不好?上次你说很好吃的什锦乌龙面好不好?”

  “不用了,已经很晚了,我要睡了。”事实上,他在私房菜餐厅等到打烊,就连后头的客户约会都推掉,担忧得根本忘了饿。

  “不行啦,你都没吃东西怎么可以?”她将皮包往沙发一丢,走进厨房。“你等我一下,材料我冰箱都有准备好,很快就好的。”

  “就跟你说不用了。”他起身。“我没生你的气,你不用再特地准备。”

  “我又不怕你生气,我只是担心你的身体,还是说……吃粥?比较好消化。”她直瞅着他,却见他低低笑开。“令忍?”

  怎么了?她说了什么好笑的事?

  不过,看见他笑了,她心里的愧疚就减轻一些。

  “看来你就是不怕我,才敢惹毛我。”

  “那也是因为你疼我啊。”她嘿嘿笑着。

  “对,我疼你,你也很疼我。”他加重了第二个疼字,也很清楚就算这么说,她也听不懂他话中的嘲讽。

  “对啊,就是因为疼你,才要帮你准备宵夜。”祝凰颖果然听不懂,笑嘻嘻地问着,“你要吃粥?面?还是……要吃我?”

  这种对话在小说里常看到,这时候借来一用,应该可以让气氛更缓和,对不?

  于令忍瞬地瞪大眼,一时之间搞不清楚她是在搞笑还是说真的。

  瞧他错愕得说不出话来,她红着脸赶忙挥手。“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我去煮粥,你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他愣了好一会,不禁摇头叹气。他未来的老婆果真是狠角色,竟能语出惊人,吓得他目瞪口呆。

  “决定了,你明天早点回家,我弄大餐向你赔罪。”

  “明天啊……”他想着明天的行程,眼角余瞥见她期待的眼神,不禁叹气“好,就明天。”

  祝凰颖悄悄握拳,暗喊着Yes!

  太好了,她终于有弥补的机会了。

  隔天,祝凰颖一下班,立刻冲到超市,随即又赶回家中。

  她忙禄地做着菜,选的全是他喜欢的菜色。

  忙到七点,她掂算着时间,赶紧冲进浴室里沐浴,想着待会该穿哪件衣服,却蓦地想起吴芳廷说的裸体围裙。

  她想象着画面,小脸不争气地翻红,开始犹豫到底该不该换上她的几天买的女仆围裙。

  其实,芳廷提点她的,她在第一时间便都把“武器”备齐了,只是不知道该何时派上用场较妥。

  今天适合吗?

  想着,沐浴完毕的她走到外头,打开衣橱,将和性感睡衣搁在一起的女仆围裙拿了出来,摆在身上比着。

  女仆围裙是由两个颠倒的爱心上下衔接,粉底滚白色蕾丝边,穿在她身上,可以遮住她的身形,只露出腰部,不过裙摆实在短了些,真要她裸体上阵……这点勇气,她勉强还凑得出来,但就不知道他做何感想。

  抓着围裙,祝凰颖考虑了好一会,终于决定褪下身上的衣物,不过还是保留了底裤。穿上围裙,她有些别扭地在穿衣镜前拉来扯去,总觉得身上的围裙,似乎比原本想象的还要空,明明布料不少,却像是穿上比基尼,让她很不自在。

  “怎么会这样?是我变胖了吗?”她喃着,总觉得围裙只能遮住一个平面,两侧好空……

  正犹豫着要不要换下来时,外头传来细微的开门声响,听见熟悉的声音喊着,“凰颖,我回来了。”

  这声响听起来很寻常,但她却光是听到就觉得感动,因为他已经太久没有在正常的时间回家吃晚餐了。她遂不作细想地往外走,就在于令忍转过玄关,踏上客厅时,她说——

  “你回来了,饿不饿?累不累?要先吃饭还是洗澡?”

  他将公文包递给她,正要回答时突地顿住。

  她一头长发过肩,垂落在纤白的肩上和丰润的胸前,爱心围裙勾勒出她令人血脉偾张的腰臀曲线……

  “……你怎么这样看着我?”他毫不掩饰的视线教她羞怯地垂下眼。

  难道说他不喜欢?可好像也不是不喜欢……

  他的眼都看直了,好像……很惊讶,却不排斥。

  那么,她可以当作他偶尔也喜欢一点情调吗?

  “你……”收不回视线,他几乎快要掩盖不了欲望,可偏又不想让她发现她完全掌握住他的喜好,免得他一头栽进温柔乡,工作都不用管了。

  只是……到底是谁教她的?

  他不相信,想法那么单纯的她,想得出这么邪恶的风情。

  “嗯,令忍,”她羞涩地垂下眼,心想着,他不知道会怎么夸奖自己。

  他喜欢,对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