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倒是。”瞧,他的女人就是这么懂他,完全不会劝退他。

  祝凰颖水眸微转,勾笑看着他。“看来,你还要加班好一段时间,要不要我替你按摩,给你一点能量?”话一出口,她忍不住佩服自己可以把企图说得这么流利而自然。

  按摩,芳廷的好建议,就不知道能不能奏效了?

  “如果不是够了解你,我会以为你打算诱惑我。”他微眯起眼看着她。

  她咽了咽口水,不敢作声。

  好可怕,被猜到了……她是真的想诱惑他,可是好像……被打枪了。就算没有被打枪,她也不能承认,只因他的话中意已经摆明了,她是不可能诱惑他的……

  “与其帮我按摩,倒不如帮我剪指甲好了。”察觉自己似乎把话引导到另一头去,他随即伸出手转移她的注意力。

  不是不想要她,而是有重大案子在执行时,他不想碰她,因为怕自己太贪心,要得太火热,影响到工作进度。

  祝凰颖愣愣地看着他的指甲。“可是我妈说,要是晚上剪指甲的话,会错失见亲人最后一面的机会。”是她错觉吗?总觉得他在转移话题……难道说,他已经开始对她没兴趣了?

  这负面想法一涌上心头,她随即否定,不给自己胡思乱想的机会。

  “这是哪门子的说法?哪里来的根据?”

  “不知道,但我妈都是这么说的……”她也觉得很不合理,可从小听到大,总觉得已经被制约,很怕不遵守的话,她真的会错过什么。

  反正只是别晚上剪嘛,也不是很困难的事。

  “那像我这种白天忙到连喘口气都没有的人,要什么时候才剪指甲?”

  “我趁你起床之前帮你剪。”

  “那你要几点起床?”

  “……”她坚持每天都要准备早餐,所以大约都在早上六点起床,如果要再替他剪指甲,约莫要再提早半个钟头,因为要做就做到最好,她还要顺便帮他保养指甲。

  可是,如果因为他的事而导致她睡眠不足的话,他是绝对不允许的。

  “算了吧,不过是毫无道理的习俗,你要嘛现在帮我剪,不然就算了。”他懒懒地觑着她,伸手轻拾她滑落香肩的长发。“反正我又没有亲人,根本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

  祝凰颖闻言,眸色一黯。

  难道在他眼里,她不算是他的亲人……

  “凰颖?怎么了,累了吗?要是累了就回房睡觉。”他老觉得今晚的她有点心不在焉。

  祝凰颖摇摇头,将所有没必要的揣测丢到天边远。“我才刚睡醒,现在要帮你剪指甲。”说着,她便从床边的矮柜取出整组的修指用具,在床上先铺上一张纸,轻轻地修剪他的指甲。“对了,你后天有没有空?”她边剪边随口问着。

  看起来像是不经意提起,然而实际上,从今晚开始,她一直努力地执行着芳廷建议的加温计划。

  “后天?”他闭上眼。“几点?”

  “晚上。”

  “干么?”

  “我想找你一起吃饭。”她满脸期待地看着他。

  “没空。”他说着,她不禁失望地垂下眼,但随即又听他说:“大后天有空,但只有两个钟头的时间,六点到八点。”

  她欣喜抬眼,瞧他依旧闭着眼。“那我们去喜多亭好不好?听芳廷说,那家日本料理很好吃呢。”

  “我不喜欢日本料理。”他累得张不开眼,却还是努力应对着。

  “那……不然私房餐厅好不好?我同事说,那家餐厅很特别,是中西合并的菜色,而且全都是私房菜,口味很特别。”她毫不气馁,只要能和他一起吃顿饭,吃什么都好,再不行的话,麦当劳也行。

  “……好吧。”他气音般地回着,意识已经被睡虫给控制住。

  “说好了喔,大后天的晚上六点到八点,你一定要给我空下时间。”她喜孜孜地笑着,“听说那家餐厅还要先预约,我明天要赶紧预约才行,不过不足例假日,应该预约得到才对。”

  她说着,却等不到他的响应,转头看着他,才发现他早已入睡。

  瞧他睡得极沉,她不禁好心疼,总是不懂他为什么要让自己那么累,而赚了钱却不让自己享受,日子过得自律而刻板,总是不多爱自己一点,她只好想办法更爱他、更宠他。

  “没关系,你睡吧,其余的都交给我。”瞧他入睡,她替他盖好被子,继续替他修剪指甲,尽管只是一晚的安静,对她来说,也是一顿奢侈的飨宴。

  祝凰颖隔天立刻预约了时间,直到约定的那天早上,她还特别跟他咐一次,并不忘警告他别再爽约。

  实在是以往被他爽约的次数太多,教她不得不多叨絮一遍,就怕他又忘了。

  当晚,两人约在餐厅见面,祝凰颖先到,便到位子上等他,没有点菜,就等他来,由他决定,

  然而,当时间一点一滴地经过,从六点来到八点时,她从一脸欣喜,等到满脸失望。

  服务生频频倒茶,她一脸不好意思,只能继续苦等,直到终于忍不住,拿出手机,却发现手机早已没了电,向餐厅借了电话打给他,却一直没接,害得她想走又走不了。

  于是,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等。直到餐厅要打烊,她一脸失落地离开,看着外头稀落的人潮,最终开车到二十四小时经营的麦当劳,很可怜地独自用餐,看着许多学生情侣,你一口我一口地喂着,幸福得要命,她却寂寞得要死。

  离开麦当劳,回到家却发现客厅的灯是亮的。

  急忙开了门进去,踏进玄关,便见坐在沙发上的于令忍臭着脸瞪她。

  “令忍,你怎么在家?”她呐呐地问。

  他撇唇笑得很冷。“没办法,有人爽了我的约,我只好回家吃泡面。”

  她怔了下。“可是家里没泡面啊。”她认为饮食要营养,所以从不买泡面的。

  于令忍没辙地闭了闭眼。“你上哪去了?!”她的少根筋向来是他最爱,偶尔也是他最恨的一点。

  “我?”她一脸疑惑。“我在餐厅等你啊。”

  “哪家餐厅?”

  “私房餐厅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