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的厨艺被他训练得那么好,你就随便找顿理由弄个大餐,饭后替他按摩,不然一起洗个鸳鸯浴,再不然就下厨时来个裸体围裙迎接他嘛,或者干脆弄件性感睡衣,他是男人,总不可能无动于衷吧。”

  “……”她不太确定耶。

  因为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那样的她。

  “去做就是了啦,反正要是有问题,你再来找我,我要先回公司了。”抛下种种建议,抓起账单,便进备去付帐。

  “芳廷,不好意思,耽搁了你的时间。”

  “神经啊,还不好意思咧?”吴芳廷拿起账单往她头上轻敲。“我们之间有必要客气这些吗?倒是你,准备回去了吗?”

  “嗯。”

  “我赶时间没办法送你,路上小心。”

  “你自己也要小心。”到门口,目送着她离去,祝凰颖不由得落寞地垂下眼。

  咖啡厅外,霓虹灯闪烁,街上行人熙来攘往,当中不乏热情相挽的情人,教她很羡慕。

  她不知道已经多久没跟令忍牵着手一道走了,更不知道已经多久没为他下过厨了,不是她不肯,而是他根本忙得没有时间回家吃晚饭。

  他不在身边,她的时间变得太多,多到她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尽力地把家里力理好,让他回家时,可以感觉舒适自在。

  只是,尽管如此,有的时候,她还是太闲。

  大学毕业之后,她的生活一切以他为重,所以不断地拒绝朋友的邀约,久而久之,朋友便一个个减少,而公司里的同事,因为她少在下班后和大家聚餐,就算有几分情谊,但也很难说些私密话。

  有时候,想要找个人说话……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也许……她应该回家,学习怎么电话热线才对。

  正忖着,一旁有人唤着她,她不禁抬眼望去——“你叫我吗?”

  “不好意思,跟你请教一下,一这条路在哪里?听说那里有一家咖啡厅,颇具好评。”男人走近,手里拿着一张名片。

  祝凰颖很认真地看着名片上的地址,露出抱歉的笑。“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条路在哪里。”必须强调她绝对不是路痴,因为她知道路该怎么走,只是不擅长记下路名而已。

  男人脸色一僵,看向她身后,很装模作样地低喊着,“哎呀,不就是这家咖啡厅吗?原来就在这里,不知道这位小姐能不能……”

  “欸,对耶,多拉就是这里嘛。”祝凰颖轻拍着饱满的额头,笑得腼典。“我才刚出来呢,跟你说,这家咖啡厅的招牌咖啡真的很棒,你非去尝尝不可。”

  话落,她随即点点头离去,脚步坚定得不让那男人再有机会叫住她,而且完全没发现对方纯粹只是想跟她搭讪。

  轻妍馆总公司位在市区的商办大楼十楼,整层楼里有不少投顾投信公司,观察的是欧美股市汇率,导致整栋大楼愈夜愈美丽。

  当然,属于朝九晚五工作形态的轻妍馆总公司,在晚上九点,员工早已下班,只剩董事长办公室里,仍旧点着灯火。

  “董市长,市调公司的座谈会吸引了不少的投资者,对公司各方面的询问相当踊跃,期待可以有进一步的合作。”

  身为公司业务经理,陆以庸将最新的资料往于令忍的桌上一摆,这也表示他今天的工作已经到一段落,待会桌面收一收,他就可以回家休息,不用像他这个工作狂的好友兼上司继续耗下去。

  于令忍将盯在计算机屏幕的视线缓缓挪往夷面的数据报告,出众的五官噙着让人难以解读的淡漠。

  “好了,你慢慢看,我先走了。”面对无止境的加班,好不容易今天可以提早走人,他当然不会太客气。

  “以庸,开于筱原屋的事,你怎么看?”

  正要迈开步伐,却硬是被叫住的陆以庸,用力地叹口气,“筱原屋自然是没话说,坐稳日本药妆店龙头的位置,目前正有打算朝国外发展,另辟第二个战场,我想……对方合作的意愿肯定不大。”

  同样是药妆店,要是能够争取到和筱原屋合作的机会,两家公司势必成为兄弟店,双方取得的独家便可以互相流通,在彼此的国内达到相当的广告效益。

  然而问题就出在,筱原屋既是日本药妆店龙头,想要跨国经营,并不难,遑论轻妍馆又非台湾药妆店的龙头,想要和对方合作,实在有困难。

  “难道你不觉得筱原屋的代表近日内打算到台湾寻找驻点,对我们而言是个难能可贵的机会?”于令忍懒懒抬眼,长指轻敲着桌面。

  “是啊,不用特地跑到日本,又可以让筱原屋的代表直接到公司参观……”陆以庸说着,笑容变得很苦。“但是,你认为对方愿意吗?”

  “你不试试看,又怎么知道?”

  “这种事还需要试?”陆以庸真的很想死,偶尔很怨自己干么当初跟着他一道出走,累得自己面临快要爆肝的局面。

  连秘书都早早走人了,可是他家老板却没打算放过他。

  “为什么不试?”于令忍脸上没太多表情,然而那双深邃的眸子却份外有神,看起来压根不像是全年无休的超时工作者。“去年法国的朵尔泉要不是我坚持和你一道前往法国,今天这份独家代理又怎会落在我们手中?”

  陆以庸真的很无言,面对于令忍,他是佩服又叹气。

  佩眼他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冲劲,每天死缠烂打,无所不用其极地潜入,直到让法国老字号的朵尔泉点头把代理权交出。

  叹气的是,他一旦看上,就没打算放弃的狠劲,真的让人很头痛。

  “想个方法打探对方何时来台、下榻的饭店等等事宜。”于令忍轻敲的长指收回,下的是命令,而不再是商量的口气。

  “……我知道了。”他知道,自己如果不这么回答,今天就别想回家了。

  于令忍直睇着他,正想要再说什么,桌面的电话响起,他拿起话筒:“喂?请问哪位?”

  这是他办公室的专属电话,知道的人不多,通常是相当有交情的商场好友,再不然就——

  “……老公,是我。”

  “你怎么会打电话来?发生什么事了?”听着她虚弱的声音,他眉头微拧,眸色凌厉了起来。

  凰颖很少打这支电话给他,一旦打了,通常是有她无法处理的大事,好比三年前母亲病危时。

  “没、没事了,我只是想问你……几点回家……”祝凰颖的口气先是很惊慌,后来就变得虚弱无声。

  于令忍不禁闭了闭眼。“就这件事?”他有点微恼。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