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糟的是,凰颖竟然甘于这样的状况,从不在他工作时打电话给他,更不会主动到公司找他,打从公司成立之后,更不曾和他出现在公共场合里……X的!有哪对男女朋友是这种交往模式的?吴芳廷悻悻然地想着。

  偷偷摸摸得像见不得光的地下情,要不是他是她的上司,要不是凰颖实在太爱他,她早就抓狂了。

  “芳廷,你不懂。”祝凰颖轻轻勾笑,牵动润亮的大眼。

  交往八年,她不敢说自己成了令忍肚里的蛔虫,但只要他一记眼神,她就知道他的心还在不在自己身上。

  当然,她也知道令忍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有一部份是源自于他的背景。

  令忍的父亲不太负责任,做事不切实际很会画大饼,养家的担子几乎部落到他母亲肩上,死后还留下一堆债务,让他对父亲一直不能谅解。

  而他的母亲努力工作栽培着他,直到他创立了公司,总算能让母亲享点清福,然而谁知无常来得这么快,三年前,他的母亲去世,几乎让他崩溃,自责自己的努力不够,不能让母亲更早享清福,才会那么早离开他。

  如今想想,令忍开始疯狂地投入工作,似乎就是从他母亲去世之后。

  “是是是,你懂就好,你开心就好。”吴芳廷没辙爬了爬一头亮丽短发,顺手拿起桌面的果汁。“既然你现在都很好,还特地找我出来做什么?”

  “嗯……”她拿起咖啡杯,轻贴着杯缘,黑白分明的大眼骨禄碌地转着。“就是,我觉得啊……”

  “说啦,不要吊我胃口,你要知道,我只能出来两个钟头,待会不赶紧回去,要是总馆出了事,你那口子会杀了我。”吴芳廷啧了声。

  她是轻妍馆总馆的店长,负责的大小杂事把她操得每天晚上都得用爬的回家,不过看在津贴和奖金那么高,她就姑且忍耐。

  “就就就……”她垂眼,话愈来愈小声。

  “干么啦?”

  祝凰颖很无力地瞪她一眼,招招手,要她靠近一点。

  “这么神秘?”吴芳廷很配合地倾前。

  她贴在她耳边,细声哺着,令她蓦地瞪大一双凤眼。

  “怎么搞情趣?他不举啊?!”

  “芳廷!”祝凰颖赶紧捂住她的嘴巴,不断地左颅右看,很怕她刚才说的话被邻桌的人给听去,所幸店内有音乐,更有不少人闲聊,看似无人有反应,她才松了口气,压低嗓音说:“他没有不举啦。”

  “嘿嘿,我抓到他的把柄了,我要逼他给我加薪。”吴芳廷径自笑得很恶劣。

  “就跟你说不是了,你……”她又羞又恼地扁起嘴。

  “如果不是不举,你干么问我如何促进两人之间的情趣?”她托着颊笑得坏心眼。

  祝凰颖满脸通红。“你想到哪去了?我说的情趣是指两人比较有互动,比较有恋爱的感觉,不是指那方面的事。”

  “干么,你对他没有恋爱的感觉了?”

  “怎么可能?”她翻动眼皮子。“我只是想要制造一点情趣,多一点恋爱的感觉。”

  她对他们之间的交往,并没有任何不满,只是总觉得缺少了一份冲动和一点火花。其实打一开始交往,似乎就没有太多的激情,而她也不觉得恋爱就非得搞浪漫什么的,只要两人可以在一起,就很幸福。

  可现在两人住在一起,反而比以前更见不到面,总觉得恋爱没有细火慢炖,就怕他厌倦了。

  “是吗?”吴芳廷微眯起眼,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所以……我才想问你有没有什么浪漫的点子,可以当我们之间的润滑剂。”她想要重燃爱情的热度,也希望可以藉此转移些许他对工作的执着,偶尔好好地正视她。

  “还不简单,三不五时来点电话热线。”

  “那不成,会打扰到他工作。”

  她皱皱鼻。“干么,一分钟不工作,公司会倒吗?”

  “不是,只是我觉得工作归工作,私事归私事,要区分开。”

  吴芳廷不禁拍额。不知道该夸她公私分明,还是恼她连情人最基本的权利都轻易放弃。

  “反正,那都不管啦,想要重燃热度就是要打破一些不必要的成规,还有有空就约他到外头坐坐,聊些话,我看你们应该好一阵子没有好好聊聊,还有……”她想了下,又说:“最重要的是,弄个方法奉子成婚,这下就有最完美的逼婚理由了。”

  祝凰颖薄薄的脸皮泛着红。“那个……可能……”

  “……他真的不举啊?”瞧她吞吞吐吐的,吴芳廷很自然地朝那方面联想。

  “不是啦!”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是……他都有做防护措施啦,他说……还不是时候。”

  “不是时候?不然是要到庙里掷筊问神挑时选日?”她不客气地啐了声。“谁理他啊?反正那种东西只要要点小手段,戳几个洞,很简单的啦。”

  “可、可是……”

  “又怎么了?”她吼着,手机突然响起,她从包包里取出,瞄了一眼。“快说喔,我要回公司了,没时间陪你了。”

  “等等啦,我不知道怎么、怎么……”

  “直接扑倒他啦!”这次不用细问,她也知道她在害羞什么。

  “我不会啦……”

  吴芳廷抽动嘴皮。“先帮他按摩啦,你会不会?脑袋都不会转弯的是不是?难怪你会被他给吃得死死的。”

  瞧瞧她,都毕业几年了,头发依旧是未烫未染的长发,只因于令忍说他喜欢,她就保持原来的模样;因为于令忍喜欢,她只化淡妆,因为于令忍喜欢,她总是穿轻飘飘的洋装,因为于令忍喜欢……她人生的目的,全都以于令忍的喜好为标准在活,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她是怎么过下去的。

  不过,既然她乐在其中,她也无话可说啦。

  “喔……”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