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金主求倒带 > 上一页    下一页


  煦风吹拂凤凰花,抖落一地霞艳。

  凤凰树下,男人伸出手,拾起她发上的凤凰花。

  “嗯……学长是说真的吗?”她眸色惊恐,很怀疑自己出现幻觉。

  面前穿着学士服的男人,有着清爽的短发,出众的五官,高大的身形,在烈日底下,他充满强烈的存在感,尤其是那双深邃瞳眸,不笑时总教人感觉到压力,可她知道,他没有恶意,只是一种习惯罢了。

  好比,不屑对方时,他会连看都不看一眼,笑得勾斜唇角,通常代表他心情不好,但当他唇角微抿,就是他很开心的时候……这些事,是因为她很喜欢他,而一直偷偷注意着他所观察到的。

  “你以为我会闲到开你玩笑?”他哼着问,眸底没有不耐,只是一贯的戏谑口吻。

  “可、可是……我想不出来学长喜欢我哪一点,我又没有优点……怎怎怎么会想跟我交往……”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点,可在喜欢的人面前,再加上他一分钟前狂妄的告白方式,教她紧张得快要喘不过气来,就连说起话来都快要咬到舌头。

  于令忍微眯起眼,看着她一头未烫未染的长发,清透粉嫩的脸颊有着圆圆的大眼,稍丰的唇,一切都显得太稚气,但她偏是对了自己的味。

  不像时下聒噪的女孩,她总是恬柔地被淹没在一大票时尚的女孩身后,静静地看着人说话,静静地悠然自得。

  今天是他的毕业典礼,是他给自己告白的最后期限。他行事,向来是有把握才出手;一旦看上猎物,他会订下计划和时限,等待时机成熟,手到擒来。

  “是吗?我倒觉得自己想不出来不爱你的理由。”他喃着,大手自然地握住她的,一如他想象的柔软。

  有人说过,想要把感情传递给另一个人,除了语言外,还必须把所有的心情凝聚在指尖,贴覆在对方的肌肤上,丝毫不差地传递过去,而他,尝试着这么做,一次告白就要她点头答应不可。

  他没预警的碰触,让祝凰颖粉颊烧得通红,没料到他的告自如此大胆,动作好让人难为情……“真、真的吗?”

  于令忍黑眸瞬也不瞬地注视着她,像是凶狠的鹰隼锁定着猎物。

  “凰颖,我喜欢你,我想得到你,想占有你。”他低哑喃着,看着她脸上的红晕烧向粉润的耳垂和白皙的颈项“当然,当我得到你的时候,就等于是把我自己献给你,而你……收不收?”

  透过他微颤的指尖,她感受到他不像外表呈现的那么从容。,他的指尖是如此温柔,像是小心翼翼地保护着珍宝,教她欣喜若狂。

  “……收。”她也想不出不收的道理啊。

  因为她本来就暗恋他,作梦也不敢奢求的好运降临身上,她怎么可能不把握?

  在这一天,祝凰颖尝到了爱情的喜悦,她整个人晕陶陶的,简直快要飞上天。

  两情相悦是多么不可思议的奇迹,尤其当两人是属于天差地远,只敢想象不敢妄想成真的组合。

  也在这一天,于令忍挟持了祝凰颖的爱晴,从此之后,她成了他的俘虏,心甘情愿。

  如此爱情长跑八年,看着他服完兵役,进入百大企业打拚,两年后,随即找了人投资,自己成立了“轻妍馆”药妆连锁公司。

  而她,早在几年前便搬去和他同居,替他打理生活琐事。

  感觉上,两人的感情早已稳定得像是老夫老妻,就只差一张证书证明他们的关系。

  祝凰颖知道他努力在事业上冲刺,还没有结婚的打算,所以她也不怎么急,只是眼看着她都二十有八了,她不急,家人可是已经等不及了,更何况几年前他便正式拜访过她的家人,如今家人催婚,似乎还颇有道理的。

  可是,他还没打算,她又能如何?

  “总不能要我求婚吧?”

  明亮的咖啡厅里,在下班时候人潮渐渐汹涌。

  祝凰颖压低声响,有一下没一下地搅拌着咖啡。

  坐在她对面的吴芳廷,是大学时代的好友,自然知道两人交往的点点滴滴。

  “挺不错的方法。”吴芳廷皮笑肉不笑地说。

  “芳廷。”祝凰颖鼓起腮帮子,眯起水润大眼,半点杀伤力都没有,反倒像是在撒娇。

  “拜托,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谁跟谁求婚重要吗?重点是,赶紧结婚吧,把你那口子给定下来,省得三天两头就见到他的绯闻,你没反应,我都觉得我快要吐血了。”吴芳廷向来直人快语,说起话来总是一针见血。

  不能怪她反应这么大,只因她可是一路见证他们交往,眼见凰颖陪伴着于令忍度过丧母之痛,支持他无后顾之忧地创立公司,然后再见他以俊魅的夺人丰采,成为媒体宠儿,成为名媛贵妇青睐的对象……如此演变,教她一肚子火。

  “厚,你嘛帮帮忙,都跟你说那都是媒体捕风捉影了。”祝凰颖毫不犹豫地声援男友。

  “厚,你嘛帮帮忙,偶尔也吃点醋,跟他反应一下好不好?”

  “可是,那根本是假的,你要我吃醋,不就变成我无理取闹了?”才不要呢,她可是计划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如何爱他、宠他的生活里,才不想莫名其妙地燃起战火。“唉,你知道的嘛,有时候绯闻就是一种营销手法,我何必跟着起舞?”

  轻妍馆虽然已经站稳药妆业的一角,但她知道令忍想要让公司更上层楼,而最快的方式,就是炒作绯闻,不必花费半毛的广告费用就能达到最好的效果,最重要的是,所有的暧昧全都是媒体想象的。

  吴芳廷无力地闭了闭眼。“……凰颖,我很认真地问你,他是不是弄了什么怪东西给你吃,你才会对他这么死心塌地?”

  有的时候,她真的很替好友不值。

  不只是因为于令忍常有绯闻,更因为于令忍从未让公司员工或者是商场友人知晓,他身旁有凰颖这个女友的存在。

  这一点,她真的不能理解,总觉得好友早晚有天会变成糟糠妻,被踢到天涯海角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