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危险游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他放下猫咪,走向她,一级一级地上楼梯,每走一步,就更接近她一些,每接近她一些,她的心就更慌乱,六神无主。

  他在她面前落定,深深凝视她。“起初,我只是觉得你们有些表情、有些小动作很像。你们都爱猫,都爱喝沛绿雅,笑得很开心的时候,都会习惯性地咬一下拇指,你的眼睛也常常让我想起她。我以为我是在你身上找善庭的影子,每找到一处相似的地方,便愈将你们两个投射成一个人,直到前几天,你躲着不肯见我,为了想办法找到你,我请人力资源部的经理帮我调阅你的履历资料,查你家户籍住址——”

  “啊!”江雨欢蓦地惊呼一声,伸手掩唇。

  狄在风见她懊恼的模样,不觉莞尔,伸手轻轻地拂拢她鬓边发丝。“你改了名字,换了容貌,偏偏忘了将身分证上的户籍资料也改了,我看到住址,开始怀疑你其实就是善庭。”

  “所以你来饭店找我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真相了吗?”她颤声问。

  “嗯。”他点头。

  江雨欢叹息,心韵纷乱。她想起那天,狄在风用那么眷恋难舍的眼神盯着她,感叹着与她好久不见,原来他指的是“江善庭”。

  她用力掐握掌心。“既然……既然这样,你还来找我做什么?你明知道我接近你是不怀好意,还有,难道你到现在还没发现吗?那个日本客户之所以会跟别家公司签约,是因为——”

  “因为你从我笔记本电脑里偷了情报。”他沉静地界面。

  她全身震颤,脸色苍白似雪。“你都知道了?”

  “对,我知道了。”

  那为何他还能如此冷静?为何不骂她怨她?是她害他丢了工作,折损了他在众人心目中的菁英形象!她甚至故意离间他和曾诗诗的感情……

  “我是来向你道别的。”他仿佛看穿她的心思,幽幽一句。

  她愣住。“道别?”

  “嗯。”他又摸摸她脸颊,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放下手。“我知道你恨我,善庭,我也不敢求你原谅,我是来跟你道别的,我准备离开台湾了,走得远远的,再也不会打扰你。”

  你要去哪儿?

  软弱的言语几乎冲口而出,她连忙咬紧牙关,倔强地瞪着他,一声不吭。

  他目光黯下,也不知是否遗憾她毫无表示,那微拢的眉宇藏不住忧郁。过了好片刻,他才努力振作精神,笑笑。

  “好好吃饭,好好地睡,别再瘦了,你胖一点更好看。”

  留下意味深长的叮吟后,他毅然转身。她看着他下楼的身影,微微弓着背,不似平常俊挺,说不出的萧索落寞。

  为什么……他偏要以这般的姿态离去?

  江雨欢咬唇,心口揪紧,泪水刺痛着眸,模糊了她的视线。

  就这么让他走了吗?以后真的再也见不到他了吗?

  胸臆翻腾如潮,她拚命忍着,最后还是忍不住,问出盘旋心头已久的疑问。“为什么你会爱上江雨欢?”

  他倏地停定步伐,缓缓回头。

  她深呼吸,眨眨眼,努力想看清他脸上的表情。

  他眼眶泛红,似乎与她同样情绪激动,隐隐含泪。

  “因为她让我想起江善庭。”他的答案令她很意外,更加心痛。“我是因为江善庭,才爱上江雨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丫头,你跟他到底搞什么?”

  狄在风离开后,江雨欢失魂落魄地回房,呆坐在床上,江爸爸跟进来,关心地询问女儿。

  她摇摇头,沉默不语。

  “傻丫头,你倒是说话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爸妈很担心?”

  “……”

  “唉,你这丫头——”江爸爸还想抱怨,江妈妈随后进房,适时阻止他。

  “好了,老公,别再说了,你没看出女儿心情很糟吗?让她静一静。”

  “可是……”

  江妈妈以一个严厉的眼神阻止丈夫,他老人家瘪瘪嘴,只好乖乖不说话。

  江妈妈这才走向女儿,递给她一本厚厚的日记。

  “这什么?”江雨欢讶异。

  “这是在你的假葬礼过后几天,在风亲自拿过来的。”江妈妈解释,一声叹息。“我们一直不敢告诉你这件事,怕你知道后会更崩溃。其实那时候,在风有来找我们认错,说他当初接近你是为了利用你,他觉得自己不配再留在你爸公司工作,受你爸重用,决定离开——当时你爸可是狠狠地打了他一顿呢!”

  有这种事?江雨欢惊愕地望向母亲。

  “这日记本是他留下的,他要我们烧给你,我一直留着,想说到底该不该给你,现在看来,应该是时候了。”江妈妈温煦地对女儿笑笑,拍拍她的肩。“你慢慢看,我跟你爸先出去了。”

  江雨欢怔怔地目送父母离去。房内一片幽静,就连她最宠爱的猫咪也不知溜哪儿去了,只留她孤伶伶地独守香闺,还有怀里这本日记。

  她颤着手指,抚过那么蓝色的书皮。这么色,确实是他喜欢的。

  为何他会请她父母将这本日记烧给她呢?这里头是否藏了什么无法言说的秘密?

  她恍惚地盯着封面,许久,许久,一直无法鼓起勇气打开——

  5月7日,睛。

  我遇见一个女孩。

  很爱笑的女孩,笑起来两颊有小小的酒窝,很甜。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