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危险游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海风潮湿,空气中有股淡淡的咸味。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

  “什么?”江雨欢讶异地望向狄在风,他正对她微笑。

  她霎时有些心乱。为何他要带她来他长大的故乡?他以前从来不提儿时往事的,总是儿句话匆匆敷衍,她只知道他是孤儿,十岁那年就失去了父母。

  “跟我来。”

  他牵着她的手,沿着街道往内走,渐渐地来到村内偏僻之处,周遭人烟稀少,几株参天老树共同围着一栋砖瓦房子,墙面油漆斑驳,屋檐挂着蜘蛛网,显然已有几年无人居住。

  “我以前,就住在这里头。”他指着空荡荡的老房子,对她说道。

  她屏息,惘然无语。

  他拉着她在树下一张石椅坐下,继续说明。“以前这里是一间育幼院,住了将近二十个孩子,我是十岁那年来到这儿的,诗诗比我早来两个月。”

  她震了震。“所以你们两个是一起在这里长大的?”

  “也不能这么说,诗诗住了半年就离开了。”

  “为什么?”

  “她是因为遭受继父家暴,才暂时被送来这里安置的。”他解释。“后来她妈妈又把她接回去了。”

  家暴!江雨欢一颤,咬了咬唇。

  “我们是好几年后才又相遇的,那时候我到台北上大学,她离家出走,流落到制服店打工。”

  “什么?!”

  江雨欢更惊讶了,她望向狄在风,他盯着前方的老房子,眉宇收拢,略显忧郁。

  “她告诉我,从育幼院回家后,她妈妈还是带着她跟继父住在一起。起初几年那家伙有比较收敛,没再打她虐待她,可是等她上了国中,渐渐发育之后,那家伙就对她动了别的念头……”

  “不会吧!”江雨欢轻呼,有股用双手掩住耳朵的冲动。她不想再听了,也不愿去想象,一个青葱玉秀的少女会被一个如狼似虎的男人如何对待。

  “她跟我说,有时候她被继父抓到房间里,她妈妈明明就在客厅,却假装没听见她求救的声音,假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忍了两、三年,实在受不了,只能离家出走。”

  这太过分了!这样的父母,太令人发指!

  江雨欢紧紧握拳,使劲拽着裙摆。比起遭到亲生母亲背叛的曾诗诗,从小在双亲爱护下成长的她,真的很幸福。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为何要告诉她关于曾诗诗的残酷往事?

  “因为我希望你能了解她。”狄在风握住她的手,轻柔地一根根扳开她的手指。“她会那么排斥你,可能是因为她从你身上感受到威胁。对她来说,我一直是她生命里唯一能信赖的朋友,所以她很怕任何人取代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是这样吗?江雨欢幽幽地凝娣他。有件事,她很早就想问了——

  “你跟曾诗诗,你们两个在一起过吧?”

  他轻轻一哂,仿佛早料到她会这样问。“如果你是问我们有没有上过床?有,上过几次。”

  她倏地变脸,挣脱他的手。

  他感觉到她的怒意,有些无奈,也有些自嘲。“别生气,那都是很年轻时候的事了,那时候我跟她都未成年吧,我们上床不像是那种交往的恋人,比较像是……”

  “像什么?”

  “互相舔纸伤口的小动物。”

  她怔住,没想到他会如此形容。

  “我们从小都遭受到很多冷落和歧视,遇到很多……怎么说呢?你想象不到的坏人,经历过在底层生活的卑微与辛酸,所以我们都立志,总有一天,一定要成功,把那些曾经欺负侮辱我们的人都踩在脚下。”

  所以才利用她的吗?

  因为迫切地想成功,想成为上流社会的一分子,才刻意接近她,欺骗她的感情吗?

  江雨欢敛眸,用力咬牙,咬住胸臆那股波涛汹涌的恨意。

  就算他和曾诗诗有过悲惨的童年,就算他们都曾尝遍人情冷暖,也不代表他们可以利用她,在背后嘲弄她的无知。

  她强忍翻腾的情绪,颤声扬嗓。“后来呢?”

  他沉默片刻。“后来我们觉得,比起这种暖昧不清的床伴关系,我们更适合当好朋友。我从来没把她当成恋人,她也一样,她身边也是有很多男人来来去去。”

  “看来你们两个的异性关系都很复杂。”她讽刺地评论。

  “抱歉。”他自嘲地扯扯唇。

  道什么歉?她冷哼,愤然扬眸,目光灼灼。“可是这样不是很特别吗?不管你们各自交了多少男女朋友,你们最重视的永远是彼此。”

  他凝定她。“是诗诗这样跟你说的吗?”

  她眯眼。“难道你想否认?”

  他迟疑两秒,摇摇头。

  江雨欢心一沉,一股浓浓酸味刺痛着她眼眸,泪水呼之欲出口

  他也不知是否看出她的动摇,抬手轻抚她脸颊,圈锁她的眼潭温润似海。“我不否认她对我很重要,但,你更重要。”

  她心跳一停,不敢相信地睁大眼。

  “我跟她说了,如果非要我在她跟你当中选一个,我会选择你口”

  骗人!他说谎!

  江雨欢全身颤栗,胸臆强烈震荡。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