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危险游戏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拜托!我都有老婆了好吗?你们也知道我老婆超爱吃醋,我多看别的女人一眼她都会杀了我!”

  “近水楼台,你舍得放掉那么珍贵的月亮?”

  “这不是舍不舍得的问题,就算我肯,人家也不肯啊!”

  “真有那么傲?啧啧。”几个男人聊到兴起,忽然齐齐望向狄在风。“那你去吧!”

  “去哪里?”他一愣。

  “去钓她啊!”财务部协理嘻嘻笑。“我们来打赌,天马集团第一号花花公子什么时候才能将那个心高气傲的女人拐上床?”

  “我猜一个礼拜。”

  “我赌三天。”

  “喂喂,你们都太小看这个行动发电机了吧?只要他肯卖弄风骚,我看今天晚上就搞定了!”

  “真的假的啊?对他这么有信心?”

  “那当然,他可是我们公司的大众情人!”

  一众无聊男子再度将目光焦点锁定他,个个眼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狄在风微扯唇,他知道,这些年纪或资历都比他多好几年的老男人心思都是矛盾的,虽然嘴上一个劲儿地捧他,其实心里都盼着他锻羽而归。

  这是战书。

  他接是不接呢?

  狄在风扬手,状若悠闲地翻弄了弄衬衫衣领——

  “赌注是什么?”

  逆着正午过分灿烂的阳光,狄在风好整以暇地走向那个静坐于葡萄藤架下的女人。

  一步一步,他不动声色地接近她,像荒野里的花豹接近它相中的猎物。

  而她仿佛也感受到这股危险的气息,弯身抱起那只长得不怎么样的野猫,墨密的羽睫缓缓扬起,与他四目相凝。

  狄在风没想到,震撼的人竟会是自己。

  是她!

  那个不久前,他曾在墓园偶遇的神秘女郎。那天烟雨迷离,今日阳光普照,可无论是雨是晴,她的姿态不变,气韵不变。

  冷。

  森冽的、无止境的冰冷,这就是她给人的印象,她不似人间女子,更像是来自另一个时空的幽魂。

  “有事吗?”她悠然扬嗓,声音有些暗哑,甚至可说是粗嘎。

  可惜了,这么美的女人却没有一副相衬的好嗓子。

  狄在风暗暗惋惜,虽然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何惋阶。

  他深吸口气,“知道我是谁吗?”

  她没回答,安静地抚弄怀里的野猫,猫咪发出舒服的呼噜声。

  他见她不吭声,又问:“要喝杯咖啡吗?”这总该懂他的意思了吧。

  他等着她的回应,她轻轻将猫放下,盈盈起身,小猫咪呜咽地抗议,在她脚边不依地环绕着。

  “狄副总是要我帮你倒吗?”

  “所以你的确知道我是谁。”狄在风微笑了,那淡淡的笑意浮在嘴角,很迷人,却不带一丝真心。

  “公司的执行副总,我当然得知道。”

  好冷淡的响应!狄在风凛眸,不觉更仔细地打量她。

  这女人的声音不好听,但她确实有张清丽的脸蛋,肤色白哲如瓷,鼻梁很挺,尾端微微翘起,有股俏皮的韵味,唇瓣丰润,唇形性感,透着粉嫩的玫瑰色,而最美的是她的眼眸,深邃的双眼皮,瞳神如雾锁深潭,教人很想一窥究竟。

  即便他见惯了各色美女,也不得不对这样的相貌打高分,怪不得刚才那几个老男人会那般心猿意马。

  不过就他看来,她实在太瘦了,虽说现今流行骨感美女,他还是觉得女人丰润点比较好看。

  一念及此,狄在风嘲讽地勾唇,正欲发话,她抢先开口。

  “我并不是狄副总的秘书。”

  他愣了愣,不解她这话的用意。

  “也不是负责跑腿的小妹。”

  “所以?”

  “所以为你倒咖啡不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内。”她作势拂拂裙摆,微微对他领首行礼。“午休时间结束了,我得回去上班了。”

  语落,她翩然旋身,他注视她挺直的背影,眉宇收拢。

  “这是在跟我玩游戏吗?”他挑衅。

  她凝定步履,回眸。

  “欲擒故纵,你以为我会上这种么吗?”他冷笑。

  她比他更冷。“我对钓鱼没什么兴趣。”

  “是吗?”他目光一沉,忽地觉得懊恼,胸口有股火苗炯烧。他讨厌这女人骄傲的身段、骄傲的眼神,从来不曾有女人用这样的眼神看过他,仿佛对他鄙夷不屑,恨不得保持距离。

  为什么?他哪里得罪她了?他不记得自己跟她有过任何牵扯。

  不知哪来的冲动,或许是自命风流的男性尊严受损,他大踏步走向她,在她面前停定,然后倾下身,一寸一寸地逼近她冰凝的容颜,直到他的呼吸暖昧地挑拨她软嫩的菱唇。

  她急算有些动摇了,迷蒙的眼潭闪烁微光。

  那是畏惧吗?或者,她终于也免不了像其它女人一样对他的魅力臣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