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危险游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谈的都是恋人之间琐碎的絮语,毫无重点,她笑嘻嘻地向他报告自己最近正努力减肥,他故作严肃地打量她半晌,耸耸肩。

  “好像看不出什么效果。”

  “什么?!”她娇嗔。“哪会没效果啊?你看看,我的脸,是不是瘦了很多?双下巴都不见了,有没有?还有手臂的肉肉也变比较少了。”

  “嗯。”他凑近屏幕,假装很认真地研究。“还是没感觉。”

  “狄、在、风!”她又窘又恼。“明明就有,你干么闹人家啦?我今天早上量体重,瘦了三公斤耶!你知道我这礼拜晚餐都忍住,只吃一小盘色拉吗?”

  “只吃色拉?”他听了,剑眉收拢。“这样子你晚上岂不是要饿到睡不着?”

  “你也知道我会饿到睡不着握?哼,那还这样笑人家!”她委屈地抿嘴。

  狄在风注视她,良久,沉声扬嗓。“你不需要这样,善庭。”

  “怎样?”她撇过脸,赌气问。

  “不需要为了减肥,强迫自己不吃东西,这样会搞坏身体的。”他正色说道。“你就算维持这样的身材,也很好看。”

  “你骗人!”她自眼角余光偷窥他。“我这么胖,哪里好看了?”

  “我觉得好看啊。”他轻声笑。

  她匪了怔,回过头,屏幕上的他笑得好温柔,温柔得令她芳心融化。

  “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吗?”他柔声问。

  她震颤,颊畔不禁渲染霞色。“好吧,就勉强相信你好了。”

  他又笑了,笑得她越发娇羞。

  “不理你了啦,我肚子饿了,要去吃点东西。”

  “去吃吧,多吃一点,吃饱一点。”

  她对他扮鬼脸,切断联机后,好片刻,她只是恋恋不舍地盯着屏幕,唇畔漾着甜蜜蜜的笑。

  “够了没啊?瞧你笑得像花痴似的!”一道嘲谑的声嗓忽地从门口处传来。

  她愣住,转头一望,一名男子斜倚在门边,年约二十五、六岁,肤色晒得黝黑,及肩的长发束成帅气的马尾,颇有几分浪荡气质,他将双手闲适地交迭于胸前,脸上笑眯眯的。

  “沈继宗!”见他突如其来地出现,江善庭的反应是翻翻白眼,一脸不屑。“这么晚了你来干么啊?”

  “无聊来找你玩。”沈继宗大踏步走进来,大手不客气地直接往她头顶一拍。“又再跟那个狄在风勾勾缠啊?”

  “什么勾勾缠?”江善庭伸手揉揉被打痛的头顶。“你很粗鲁耶,不是早就警告你不准这样打我了吗?还有,谁允许你进我房间了?这是女人闺房,你一个大男人可以随随便便这样板进来吗?”

  “我们俩是什么关系,还分什么男跟女的?”沈继宗右臂一勾,勒住她颈脖。“你就跟我亲妹妹没两样,放心吧,我不会吃了你的!”

  “谁怕你吃了我啊?”她张嘴用力咬他手臂,他痛得连忙放开。“我是要你以后跟我保持点距离,不然我男朋友会生气的。”

  “怎么?狄在风跟你抱怨过我吗?”

  “抱怨是没有,不过他有点奇怪为何我跟你交情特别好。”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家里就隔一条马路,整天不是你到我家就是我来你家,这样交情还能不好吗?”

  “所以我衰透了啊!怎么会跟你这种人是青梅竹马?”

  “听你这口气是很不满楼?”说着,沈继宗不安分的双手又要往江善庭身上钻。

  “别!”她机灵地赶忙跳开,从另一边跃下床,双手在胸前握成拳,摆出一副保持距离以策安全的姿态。

  沈继宗快被她笑翻,捧着肚子,差点胃痉挛。“拜托!我说……江善庭,你又不是什么绝世大美女,长得不怎么样,又胖得像乳牛,我对你没兴趣啦!”

  “谁管你对我有没有兴趣啊?”江善庭懊恼,走过来踢他一脚。“总之以后不准对我毛手毛脚的。”

  “遵命,公主殿下。”沈继宗笑着故意鞠躬哈腰。

  “呿。”江善庭懒得理他,施施然往房门外走。

  “你去哪儿?”沈继宗跟在后头。

  “肚子饿了,想吃点宵夜。”

  “你前几天不是才说要减肥吗?还吃?”

  “你管我!我男朋友怕我饿坏了,要我多吃点东西。”

  “啧啧啧,看来那个狄在风还真的挺心疼你的。”

  “那当然,我早就说过他很爱我。”江善庭眉眼弯弯,藏不住得意。

  沈继宗笑笑。“那就好,我本来担心他接近你只是为了江家财么……”

  “就说了不是嘛!”江善庭有些恼,眸刀锐利地砍向这位总是口无遮拦的青梅竹马。

  “算我错”沈继宗举手作懊悔状。“不过话说回来,像狄在风那种条件的青年才俊,会看上你也真不简单耶,你可得好好把握。”

  “我知道,还用你说喔?”

  “我是怕你傻啊!”沈继宗握拳敲她后脑勺一记。“像他那种男人不晓得身边有多少女人围着他转,你小心到手的肥肉被抢走。”

  “什么肥肉?你讲话一定要这么难听吗?”

  “我是实话实说啊!”

  那倒是。江善庭咬唇,不觉壑眉深思。虽然这家伙讲话不中听,但说得还是有几分道理,听说日本美眉又温柔又主动,难保不趁着他人在异乡寂寞,刻意招惹他。

  “你怎么了?”沈继宗察觉她神情不对劲。“在想什么?”

  “我在想……”她望向他,水亮的眸闪着决意的光芒。“我应该去东京一趟。”

  四月,东京,正是樱花盛开的时节。

  江善庭一出机场,坐上出租车,便直奔东京市区,一路不时可见樱花雨飞落,她靠着车窗欣赏沿途美景,芳心兴奋地跃动着。

  在风见到她忽然来了,肯定会吓一跳吧!她不仅风尘仆仆特地从台湾飞来看他,还买了他最爱吃的手工凤梨酥。

  到时,他俩一边喝日本茶,一边品尝美味的点心,气氛该有多风雅!

  江善庭乐陶陶地幻想着,在脑海编织美梦,好希望快点见到他啊,真是一分一秒都等不得了,相思的滋味太涩太苦……

  “小姐,请问你刚说要去的四季饭店是在丸之内的那一家吗?”司机以为脚的英语确认。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