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危险游戏 >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准备好了吗?”

  “嗯。”

  “镜子拿着。”

  “是。”

  “张开眼睛吧!”

  真的要看吗?

  坐在床边的女人咬咬牙,心韵不规则地跳着,她不想承认,但她真的很紧张,很怕面对镜中的自己。

  两年前一场突发的车祸,她遭火纹身,灼伤了大腿,以及半张娇嫩的脸蛋,经过一段痛苦漫长,彷佛永无止境的复健后,伤疤终于渐渐褪了,伤口移植了新的肌肤,为了防止颜面变形,有数个月时间,她甚至必须戴上透明面膜,好不容易卸下后,接着,是一场精密的整型手术。

  是的,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从前的她,她换了一张脸,也冷硬了一颗心。

  她发誓,要舍弃过去,做全新的自己。

  从前的她,并非一个勇敢的女人,而今,她必须学会坚毅果敢。

  她不能害怕,无论面临什么样的挑战,都不能怯于相迎,这是她早就跟自己说好的。

  所以,睁开眼吧!看看镜中的你,究竟成了什么模样?

  她深吸口气,缓缓地、缓缓地扬起细密的眼睫,望向手中那面明镜。

  她看见一个漂亮的女人,很美,比她想象中还美上许多,挺直的鼻梁,嘴唇丰满,透着淡淡嫣红色。

  她的眼睛也美,是深邃又自然的双眼皮,更衬显眼神清亮,眉毛斜飞,带着几分英气。

  更令她意想不到的是,镜中的容颜显得清瘦。事实上,她整个人轻盈窈窕了不少,不再是从前那个圆滚滚的小胖妹。

  她变美了,也变瘦了,这不就是她一直以来的心愿吗?可笑的是,非得经过一场悲惨的车祸才能实现。

  “喜欢这张脸吗?”整型医生问她。

  喜不喜欢并不是重点,现在的她,只能接受这张脸。

  樱唇微牵,拉出自嘲的笑意。“医生。”

  “什么事?”

  “你坦白告诉我,以一个男人的眼光来看,如果我想用这副容貌勾引男人,成功的机率有多高?”

  “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医生诧异,跟着忍不住笑了。“如果你是对我的技术没信心,我敢保证,绝对没人会发现你这张脸是整过的,而且只要你愿意发挥一点女性魅力,男人绝对手到擒来。”

  “是吗?”她凝睇镜中清丽陌生的容颜,唇畔笑意逐渐加深,直到笑出两个甜蜜飞舞的酒窝。

  只要她愿意,没有征服不了的男人。

  “谢谢你,医生。”她盈盈起身,临走前,回眸嫣然一笑。“对了,医生,我想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不过万一见到了,请记得我的名字,我叫——江、雨、欢。”

  今天是她的忌日。

  烟雨蒙蒙,一个男人穿越雨雾,捧着一束粉红色的铁达尼亚玫瑰,来到位于东台湾某座山间的私人墓园,茵绿的斜坡上,立着一座精致的大理石墓碑。

  这里头,躺着他的未婚妻。

  江善庭,一位任性娇纵的千金小姐,所有心事都清清楚楚地写在脸上,单纯得近乎幼稚。

  他不讨厌她,却从未真正爱过她。

  因为爱情对他而言,是太奢侈的负担。

  男人蹲下,将灿烂的花束搁在墓碑前,从背包里取出事先买好的沛绿雅(Perrier)气泡矿泉水,旋开瓶盖,缓缓倾倒瓶身。

  天空飘着细雨,与洒落墓碑的矿泉水融流,细雨如针,刺透了狄在风身上的深灰色风衣。

  “好喝吗?”他低语,问着一个不可能回应的亡魂,耳畔回旋着一道来自过往的娇嗓。

  不管不管!人家只喝Perrier的气泡矿泉水,而且还要加柠檬片喔!

  “我忘了加柠檬片,你会怪我吗?”

  他伸手,抚弄那水润冰凉的墓碑,指尖缓缓画过刻在上头的隶书——

  爱女江善庭之墓。

  据说这字是她父亲亲自写上的,一笔一画,苍劲而有力,满蕴着感情。

  失去最宠爱的掌上明珠,他知道她的父母都很伤心,然而,他安慰不了他们,因为她的死,或许与他有关。

  雨一直下,寒风吹来,刺痛男人瘦削的脸颊。

  他在墓前坐了许久,思潮起伏,想的都是他以为早已抛却的回忆。

  那一幕幕黯淡的往事,他以为早已忘怀,原来并没有。

  要多久才能忘呢?

  还要多久,他才能摆脱过去,重新出发?

  男人深吸口气,雨滴冰着他的脸,寒意丝丝渗入体内,他甩甩头,毅然起身。

  他漠然盯着墓碑,许下最无情的誓言——

  “我不会再来了,善庭,明年这时候,我会忘了你!”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