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骗你一颗相思豆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明眸流嗔,难以形容的妩媚,周在元傻住了,耳根也隐约泛红,他怔怔地呢喃。“还要。”

  “什么?”

  “我还要吃……”

  这坏蛋!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她娇嗔地瞪他一眼,转身就走,他连忙追上,却忘了自己穿着直排轮,步履一踉,往前趴倒。

  她听见身后的声响,回过头来,见他即将摔倒,下意识地伸手扶他,两个人又跌在一起。

  这一回,他仍是抱着她在空中转了个向,硬是让她柔软的身体压在自己身上,而那团软绵绵的棉花糖则夹在两人之间,弄得彼此脸上都是粘腻腻的糖丝。

  好冏!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先是一阵热辣辣的难堪,接着忍不住好笑。

  “你这笨蛋!”钱多多懊恼地嗔道,握起粉拳捶他肩头一下。“现在你可满意了,怎么样?脸上的糖甜不甜?”

  他舔了一圈自己的唇缘,嘻嘻地笑。“很甜。”

  “你还笑得出来!”她假装生气地斥他。“跌得不痛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有。”

  她脸色一变,怕自己压痛他,慌忙从他身上起来。“哪里受伤了?我看看……”

  他握住她在他身上流连的小手,抵住自己的唇。“这里,刚刚撞到了。”墨眸星亮,似笑非笑。

  她震住,是她的错觉吗?还是他话里真有调戏之意?他拉她的手摸他的唇,是要她替他揉一揉吗?

  她惊吓地抽回手。“不理你了!”她用气呼呼的表情掩饰娇羞。

  躺在地上的男人很不识相地笑了,飒爽的笑声如清泉,一点一滴浸透她心房,好甘甜,好舒服。

  大男人俱乐部今夜气氛有些怪。

  原本是四个男人的私密聚会,忽然闯进了两个女人,罗爱理和钱多多结伴而来,这让程昭旭和叶子航颇为忿忿不平。

  “喂,当初大家不是说好不能带女人来吗?”叶子航板着脸质问。

  “我没带啊!”郑雍摇晃着酒杯,一脸怡然自得。“爱理跟多多是我们在这里‘偶然’碰到的。”

  就在他们四个大男人在酒吧半开放的沙发包厢内坐定后不久,两个女人忽然手挽着手,打扮得花枝招展地走进来,一来便艳惊四座,惹得酒吧里其他诸位男客蠢蠢欲动,郑雍跟周在元哪里受得了?自然是立刻将各自的老婆拉进包厢里私藏起来。

  “最好是有这么偶然啦!”程昭旭不爽,在偌大的台北市,这种“偶然”相遇的机率有多少?有没有千万之一?

  “就是啊,肯定是你们早就串通好的。”叶子航指责。

  “早知道我就把我女人也带来了。”前阵子程昭旭好不容易哄回带球跑的女友,此刻正是如胶似漆,为了这个每周一次的大男人聚会,他勉为其难地牺牲了与女友亲热的时间,没想到被摆了一道。“不行!我马上打电话Call她来。”

  “我也要!”输人不输阵,叶子航也跟进。“我早就想介绍我在网路上认识的那个死‘阿婆’给你们认识了。”

  结果这场原先设定不开放给任何女性的私密聚会,在一个小时后,又多了江丹琳与康宝慧两朵娇花,莺声燕语,好不热闹。

  四个大男人完全没想到他们这是打破了自己设下的规矩,个个尚且洋洋得意,彼此劝酒,一杯接一杯,非要在自己的女人面前显示自己的好酒量。

  眼看男人们喝了酒,勾肩搭背在前往撞球桌一决胜负,而康宝慧扶着大腹便便的江丹琳去洗手间,罗受理乘机拉着钱多多说话。

  “多多,怎样,周在元对你还好吧?”

  “很好啊!”钱多多也喝了几杯酒,脸颊红艳艳的,煞是可爱。“我不是在电话里跟你说过了吗?在元跟他爷爷,还有他姊姊都对我很不错,不用担心。”

  罗爱理仔细审视她,看她盈着笑意的眼神不似说谎,松了一口气。“哎,都怪你们玩这什么契约婚姻,我老担心在元的爷爷会发现这件事。”

  “不会的,我跟在元默契好得很,不会被揭穿的。”钱多多拍胸脯。

  “默契再好也有疏忽的时候啊。”罗爱理天生大姊姊性格,就是忍不住担忧,转念一想,又觉得好笑。“不过你们也真的满出乎我意料之外,我以为你们这种情况,关系会有点尴尬的,可刚刚看你们相处那么自然融洽,跟一般情侣没两样啊!”

  “真的吗?”钱多多眨眨眼,羽睫如蝴蝶的翅膀上下扑闪。“我们看起来真的像清侣?”

  “嗯,真的有像。”像到她都有点怀疑这两个该不会假戏真做了吧!要不那个传说中对所有女人都保持距离的周在元,怎么偏偏对钱多多就能够毫不在意地肢体接触呢?罗爱理深思地凝视坐在她身旁、亲密地依偎着她的女孩。“多多啊。”

  “嗯,怎样?”钱多多仿佛对新开的这瓶红酒上了瘾,忍不住又为自己斟了一杯,浅浅地啜着。

  “你别嫌姊姊我八卦。”罗爱理略微尴尬地咳了咳。“你跟在元,嗯,你们……晚上也一起睡吗?”

  钱多多震住,玉手一颤,杯里的红酒差点洒出来。“爱理姊!你在说什么啊?”她不依地娇嗔。

  “你跟他假结婚,也包括上床这件事吗?”问都问了,罗爱理索注豁出去,打破砂锅问到底。,

  钱多多窘得全身火热,似要烧起来,她连忙放下酒杯,很慎重地澄清。“没有,爱理姊,你想太多了,在元不是那种人,他……很绅士的。”

  就连在彰化他们分享了那个甜蜜蜜的棉花糖之吻后,当天夜晚,他依然让她睡床,自己委屈地睡沙发。

  看他可怜兮兮地蜷着太过修长的身躯,她其实很想很想喊他上床的,可他偏偏矜持守礼,唉,是不是她魅力不够呢?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少了些女人味……

  思及此,钱多多芳心怦怦狂跳,一口喝干了酒,右手拉起衣襟领口,搧了搧。

  “怎么,觉得热?”罗爱理挑眉。

  “对啊,真的好热。”钱多多不敢看罗爱理似笑非笑的表情,霍然起身。“我去洗个脸。”语落,她飞也似地逃开。

  撞球台边,周在元正握着球杆准备来个致命一击,忽然瞥见那道匆忙如蝶的身影,动作一滞。

  郑雍察觉他分了神,顺着他视线望过去,抿嘴一笑。“周在元,看来事情不妙啊。”

  “什么不妙?”周在元收回心神,不解地问。

  郑雍没回答,笑笑地转向程昭旭和叶子航,三个男人彼此挤眉弄眼,分明是嘲笑。

  周在元眉峰一蹙,也不打球了,拄着球杆追根究柢。“到底笑什么?把话说清楚。”

  “真的要说清楚吗?”

  “有些话说开了就不美了。”

  “怕有人尴尬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