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骗你一颗相思豆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周在元又好笑又不可思议,看着钱多多那闪闪发亮的明眸以及如花朵般盛开的笑颜,心头忽然又浮上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哀伤。

  不知道她小时候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是在什么样的清况下幻想自己是主在城堡里的公主?

  “你去过欧洲吗?”他问。

  “我哪可能去过啊!”妯奇怪地瞥他一眼。“你不是把我的背景来历都调查得很清楚了吗?”

  他知道她是在美国出生,曾经跟母亲在香港漂泊过几年,后来又被安置在台湾的慈善收容机构。

  “有机会我带你去欧洲玩吧!”去真正的古堡饭店,随她高兴住上几个晚上都可以。

  她怔怔地瞧他,半晌,眉目一弯,粉唇浅勾。“好啊!”他也学会说谎了呢,他们只是半年的契约夫妻,她又怎能有机会随他去欧洲呢?

  可即便是谎言,她听了也开心。

  “周在元,听爷爷说你从小就是受最严格的教育长大的,你应该没什么机会像一般小孩那样玩吧?”

  他愣了愣。“你是指玩什么?”

  “很多啊!像是打弹珠、跳房子、踢足球之类的,或是像那些乡下野孩子那样去抓鱼、斗蟋蟀。”

  他的确没玩过。“那你呢?你玩过吗?”

  “我也没有。”小时候,能够偶尔去公共图书馆看一本童话书,对她来说就是最极致的幸福了。钱多多微笑。“所以我很羡慕能够那样玩的小孩子。”

  为什么?他觉得她甜美的微笑里隐含淡淡的哀愁。

  他心弦一动。“我们来玩吧!”

  “啊?”她眨眨眼。

  “来玩吧!”他牵住她的手。“骑单车、放风筝,你想玩什么我们都来试试看。”

  结果她选了直排轮,在公园附近的商店租了用具,和他一起摇摇晃晃地练习。

  两人都没玩过这玩意儿,糗态百出,不时狼狈地跌成一团。

  但不管怎么摔、往哪个方向摔,周在元总有办法用自己的身体当肉垫,将她仔细地护在怀里,尽量减少地面对她的冲击。

  他是个体贴的男人呢!

  几次下来,钱多多顿觉不舍,怕他摔疼了摔伤了,嚷嚷着不玩了。

  “怎么可以不玩?才刚开始呢。”周在元生性不服输,就不相信自己搞不定两只轮鞋。开玩笑,瞧瞧旁边那个才刚念幼稚园的小孩都会溜了,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学不会?

  钱多多一面脱下轮鞋,一面看着如企鹅般摇摆前进的他。“周在元你别逞强了,万一你受伤了我可不管。”

  他没理她,径自调整着重心,慢慢的,他抓到诀窍了,溜得似模似样。

  她禁不住拍手喝采,待他溜到她面前,她笑着问他。“周在元先生,请问有什么你不会的事吗?”

  “没有。”他回答得理所当然。

  她一窒。这男人也太自傲了吧!

  钱多多翻了翻白眼,眸光一转,忽地瞥见公园旁有个卖棉花糖的小贩,她惊喜地叫:“棉花糖!我要吃那个。”

  他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很不给面子地调侃。“那不是小孩子吃的吗?”

  “我们两个今天就是小孩子啊!”她娇娇地笑,飞奔过去向小贩买了一朵白色棉花糖。

  周在元看她笑逐颜开地握着棉花糖,活泼俏丽的姿影像只飞出牢笼的小鸟,欢快得不得了。他不觉也感染到她兴奋的心情,慢慢地朝她溜过去。“我也要。”他指了指棉花糖。

  “好。”她点点头。“我再买一枝给你。”

  “不用了。”他淡淡一笑,低下唇,在白胖松软的云团上舔一口。

  她怔住。“这是我的耶。”

  “你一个人吃不完,一起吃。”

  “不要!你别跟我抢。”

  “钱多多!”

  “这个我要全部自己吃。”

  “给我。”

  “不要!”

  “给不给?”

  “不给不给不给!”

  两人像孩子一般玩闹起来,她捏着棉花糖左闪右躲,就是不肯乖乖让他舔,他恼了,见她示威似地自顾自舔了一大口,念头一转,蓦地伸手捧住她脸蛋,不由分说地堵住她的唇。

  她的唇甜甜的,嘴里含了一团尚未完全融化的棉花糖,他用舌尖轻轻舔过她唇缘细白的糖粒,接着毫不客气地溜进她嘴里。

  “嗯……嗯……”她又惊又羞,细细地闷哼着,想躲开,脸蛋却被他紧紧地捧住,唇腔内更是被他灵巧的舌尖扫了个遍。

  棉花糖融化在两人纠缠的唇舌间,满口的甜味令人不由得全身酥软。

  他气息变得粗重,而她早已站不住,软软地偎进他怀里。

  仿佛过了百年之久,他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她,她粉颊红透,心韵乱不成调。

  他低头看她,心也怦怦跳着,俊唇弯起清冽的笑意,星眸熠熠有神。

  “好甜。”他低低赞一声,也不知是说棉花糖,还是她的唇。

  她耳朵都红了。“你这人…好坏。”不给他吃糖,他居然用这种方式抢,太坏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