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蔷 > 蓝色甜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何必关心?”她唇角冷冷一牵,“你是医生,只要尽好医生本分就好,本来就不必对病人过分关心!”

  他深深凝视她数秒,“这不像你,恬馨,从前的你不是这样说的。”

  他语气隐隐含蕴的责备让她蓦地一阵无地自容,不旋踵,又气愤自己何必无地自容。

  “我根本不记得自己从前是怎样的!”她语音尖锐,“别忘了,我是个没有记忆的女人。”

  “你告诉我,一个不关心病人的医生不配做医生。”他淡淡说着,仿佛不以她的怒气为意,“你告诉我,不能为了遭受打击使失却了行医的热情与理想。”

  她一愣,“我这样说?”

  “是你拯救了我的灵魂。”他低低说着,眸光深情地圈住她,“若不是你,我永远会是那个愤世嫉俗、如行尸走肉苟活于世的秦非。”

  是她——拯救了他的灵魂?

  怎么可能?她只是个没有过去、也看不清未来的小女人啊,有什么资格对他说教?有什么资格去拯救一个大医生的灵魂?

  若她真能说出那番话,也只有从前的她做得到,现在的她不过是个柔弱无依,连自己都对自己感到厌烦的无聊女子!

  她恨自己,更恨他说她从前曾拯救过他她不配!她其实什么也不是!

  她恨自己,好恨好恨,现在的她连自己是谁也记不得,更别说她曾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她从前的理想与抱负,她爱过的人……

  为什么她会什么也记不得呢?为什么她要在这样看不清一切的黑暗中拼凑过去、摸索未来呢?为什么她会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我会失去记忆?”她愈想愈心酸,不禁将心中想法冲口而出,“我不想变成这样,我讨厌这样的自己……”

  “别这样,”她突如其来的崩溃吓坏了秦非,他慌忙安慰她,“恬馨、别这样。”

  可她的眼泪却毫不容情地纷纷碎落,瞬间沾染一张百合般的清秀容颜。

  他心脏莫名绞扭!一把拥住她,笨拙地轻拍她纤细的肩,“别哭了、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

  她扬起一张梨花带泪的脸孔,“为什么会是你的错?”

  “若不是我无缘无故接近你,就不会为你带来困扰,你也不会在那天跟方慕远吵架,以至于发生车祸……”他慌乱地解释着,慌乱地试图安慰她,却没察觉自己在无意中竟泄漏了许多秘密。

  “我跟慕远吵架?”她迅速抓住了他话中含意,“因为你接近我?究竟怎么回事?”

  “因为——”秦非一窒,蓦地察觉自己说错了话,他微微苦笑,“别问了,恬馨,都过去了。”

  “我要知道,”她执拗地要求,“告诉我。”

  “没什么好说的。”他别过头,回避她热切的眼神。

  “告诉我你接近我是什么意思?”她不肯放过他!“你追求我吗?”

  他倏地一愕,“那不能算是追求……”

  “不算追求?”蓝恬馨误解了他的意思,“那是指你只是故意引诱我,跟我玩玩而已?”她咬着牙,“是不是这个意思?”

  “你误会了,恬馨……”

  他想解释,她却因忽然席卷全身的狂怒不愿聆听,“也对,你当然只是跟我玩玩而已,你已经有了那么漂亮的女朋友……只有我是傻瓜,只有我是认真的……”她喃喃自语,激烈的心痛几乎令她无法呼吸。

  怪不得——怪不得只有她痛苦,只有她心酸,只有她日日夜夜盼他来看她,而他却不肯轻易出现。

  因为他其实并不那么在意她的,是她太在意他!

  是她自作多情,还因此背叛了自己的未婚夫,怪不得慕远会如此恨他,怪不得慕远一直警告她远离他。

  她真是傻,天下第一大傻瓜,竟然这样伤害深爱自己的男人!

  她对不起慕远。

  “你出去!”她忽地面色一凝,眸光冷洌异常,“我不要再见到你。”

  她冷淡的神色冻得他全身一凉,“恬馨——”

  “我说不想再见到你,你听到了吗?”

  他倏地闭上眸,静静沉思数秒,再张开眼时!眸中神色只有完全的体谅与了解。“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走。”

  语毕,他微微颔首,轻悄地转身离去,正如他轻悄地来。

  蓝恬馨瞪着紧紧闭上的门扉,拚命克制想出声唤回他的冲动,克制那不争气又想窜出眼眶的泪水,她拚命克制着,用力到全身发颤,唇色亦完全泛白。

  终于,她成功地克制住自己的软弱。

  “我要那个男人马上在这家医院消失。”

  方慕远冷冷地宣称.如寒冰般毫不容情的目光让直视他的男人不禁一阵颤抖。

  “可是,方先生——”他语音细微地开口,尝试着说些什么。

  方慕远不让他有说话的机会,“只要你能为我办到这件事,我可以跟我叔叔说一声,副院长的位子不成问题。”

  副院长?男人眼眸一亮,那意味着接近医院的权力核心,意味着决定医疗器材厂商的自主权!意味着一笔天大的财富,如果他真能攀上那座顶峰……

  方慕远微微勾唇,掀起心知肚明的冷笑。他知道男人在想什么,也确认他将一口咬下自己有意放下的诱饵。

  “别忘了我父亲也在理事会占了席位。”他慢条斯理地表示,更进一步放下诱人香饵。

  “我该……我该怎么做?”男人兴奋到连语音也发颤了。

  “随便制造个医疗纠纷,让他抬不起头做人。”方慕远冷酷地指示。

  “医疗纠纷?”男人一愣,“可是秦非技术如此高超,很难——”

  “我当然知道很难。”他不耐地打断男人的话,“否则何必要你帮忙?”

  “是、是。”

  “你放心,我已经想好法子了。”

  “什么办法?”

  “我听说秦非明天将主导一个大手术。”

  “不错,外科成立一个小组替一名脑瘤患者动刀,他是领导者。”

  “是吗?”方慕远淡淡沉吟,眸中闪掠一丝奇特光影,“那他应该要替病人的突发状况负起全部责任吧?”

  “什么意思?”男人不解。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