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蔷 > 蓝色甜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在他前脚刚踏出家门,筱枫立刻发了疯似地收拾行李夺门而出,一个人驾着车在狂风暴雨中疾驶,终于酿成悲剧。

  “她送来急诊室时已经停止呼吸,”秦非语音喑哑地叙述着,双目无神!“我拚命对她做CPR,她却怎么也不肯醒来……”

  蓝恬馨只觉心脏强烈紧绞,望着眼前陷入伤感往事的男人,满腔言语想说,却不知从何启齿。

  “如果那晚我不跟她吵架,或者留在家里陪她就好了,那她就不会死……”

  她不忍听他绝望的声调,试着开解他,“可是如果那样的话,你的病人或许就会不治。”

  他转过脸庞,空洞而无助的眼神令她一阵心惊,“她说我总是重视病人甚于她……”

  所以他才强迫自己冷漠无情吗?因为潜意识中觉得对不起自己的亡妻,所以不愿与病人太亲近!不愿放纵自己如从前一般关心自己的病人。

  “只要我对哪个病人太过关怀,耳边就彷佛听见那晚她说的话。”

  因为他愧疚,认为是由于自己对妻子的漠不关心才造成那桩悲剧。

  她终于懂了,终于真正了解这许多年来一直困锁住这男人的心结是什么。

  但那并不是他的错啊,不是因为他才造成那出悲剧,若真要怪谁,也只能怪上天毫不容情的捉弄。

  不该是由他来背这个十字架,不该由他来痛苦,不该由他来承受一切。

  “这不是你的错,秦医生,真的不是……”她喃喃低语,某种狂烈的焦躁席卷着她,她疯狂地想安慰他,想振奋他的精神。

  这样心痛若狂的感觉从来不曾对谁有过。

  “没关系的。”身旁的男人长长地吐气,“说出来的感觉好多了。”

  “那就好,那就好……”她咬着下唇,克制着莫名想哭的冲动。

  而他,直直凝视着她,眼眸蕴着某种奇特的情感。

  “为什么这样看我?”她嗓音沙哑。

  “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你说这些。”他茫茫然,语带怔仲,“我从来不曾对谁说过。”

  她心弦一阵拉扯,同样怔仲地同凝他。

  “你是个不可思议的女人。”他语音细微,右手像是有意,又彷佛不自觉地抚上她的颊。

  她不禁倒抽一口气,心脏不知怎地激烈律动起来,几乎跃出胸膛,而呼吸也宛若将在那一刻停止。

  她忘了该怎么呼吸,在他这样凝望她的时候,在他如此靠近她、气息还暖暖吹拂过她的时候。

  然后,她震惊地瞪着他性感的唇瓣一寸寸接近她,终于,柔柔地覆上,婉转地轻啄、挑逗、吸吮。

  她没有拒绝,甚至还微微扬起了下颔。

  那一刻,她看不见周遭还有旁人,听不到台上传来悠然的钢琴声,甚至遗忘了自己还有一个马上就要飞回台北的未婚夫。

  她只看见秦非俊朗的面孔,只听见自己激烈律动的心跳声,只记得自己从来不曾有过如此心醉神迷的一刻。

  或许她真是疯了吧。

  §第五章

  蓝恬馨不晓得自己怎么回到家的。

  与秦非那一吻结束后,他俩凝视着对方,眸光皆满溢震惊。

  接着,她忽地别过头,转身夺门而出!招了辆计程车匆匆逃离那间酒馆,逃离他,逃离蓦地笼罩她全身的罪恶感。

  她怎么会允许他做出那样的事呢?又怎么会允许自己享受如此的亲密呢?在那个吻持续的几秒里,她竟连一点点慕远的影像也没想起来,完全忘了他的存在。

  她是个有未婚夫的人啊,千不该万不该和别的男人发生任何身体上的接触,即使是一个吻也不行。

  天!她觉得自己像畏罪潜逃的犯人。

  打开浴室里的水龙头,蓝恬馨不停地泼水,一直倒沁凉的水浸湿自己清秀的容颜,甚至湿透她蓝色衬衫的前襟。

  她扬起睑庞,瞪着镜中面无血色的自己。

  镜子是不会说谎的,它反照出一个充满强烈罪恶感的女人,她重重喘着气,苍白的唇瓣仍旧微微发着颤。

  “你去哪儿了?”

  蓝恬馨忽地倒抽了口气,得立刻以双手扶住洗脸台的边缘才不至于软倒在地。

  “干嘛像见到鬼一样?”方慕远对她激烈的反映很不以为然,浓黑的眉峰一紧。

  “我……我没想到你会出现,”她语音发颤,“你不是明晚才来吗?”

  “我改变主意,提早上飞机了。”

  蓝恬馨深吸一口气,“是这样啊!”她强迫自己露出微笑,“太好了。”

  “我怎么一点也听不出你的语气有任何欢迎之意?”他语气尖锐,鹰眸扫掠她全身上下“你刚刚究竟上哪儿去了?”

  “没……去哪里啊。”

  “医院说你六点就下班了,为什么到现在才回来?”

  “我去吃饭。”

  “去哪里?”

  “随便吃了一点,然后到一家爵士乐酒馆。”

  “爵士乐?”方慕远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不是很久不听那种莫名其妙的音乐了吗?”

  “我……偶尔听听CD。”

  “我不管你在家里听些什么,总之我不许你上酒馆去。”方慕远霸道地命令着,“单身女子上那儿去很危险的。”

  不危险。

  蓝恬馨很想这样反驳,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虽然她并没有碰到任何影响人身安全的骚扰,但的确在那里做了一件不可原谅的事,她无可辩驳。

  于是,她选择沉静。

  而方慕远为她的沉静挑眉,“你最近很少这么听话。”他语带讥刺。

  “什么意思?”蓝恬馨微微蹙眉,双手一撑,总算离开了洗脸台,往客厅走去。

  方慕远跟在她后面,“最近不论我说什么,你总有各种理由反驳我,不是吗?”

  “我并不是有意跟你作对。”

  “是吗?”

  她忽地凝定身子,“如果你是指那天你在电话中的命令——”

  “那不是命令,只是建议。”他锐利地反驳。

  “是吗?”她转过身,黑眸挑战似地凝定他,“我倒觉得是命令。你完全不给我任何选择的机会。”

  他瞪她两秒,接着猿臂一展将她整个人扣人怀里,“你唯一要做的选择就是嫁给我。”

  她咬住下唇,“这是你的建议?”

  “不错。”他眸光犀利,眼神不容辩驳。

  蓝恬馨忍住叹息的冲动,“慕远,我说过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