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荭 > 为爱而生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小米,乖……”邹晨歆心绪混乱难受的轻轻摇哄着女儿,但小米越哭越大声。

  罗仰森走过去伸出双臂。“我来。”

  “不——”邹晨歆想拒绝,但一想到这时间原本就是他跟女儿相处的时间,只好吐下拒绝的话,把小米交给他。

  小米哭闹着,一双小手胡乱挥舞,直到被抱进爸爸宽阔的怀抱后,登时不哭了。

  “小米好乖好乖。”低头看着不哭不闹的女儿,即使看不真切,他还是一扫阴霾的笑了。

  望着眼前父女俩的温柔互动,她的心一阵悸动,心一阵柔软,某个坚持突然间悄悄地松动了。

  罗仰森的目光悄悄流连到她脸上,在黑暗中两人知道彼此正看着对方,四目胶着住,很多很多情绪都流露出来,虽然看不真切,但一点也不舍得移开目光。

  刚刚沉重的气氛似乎在渐渐消失中,他感觉到了,她并不是像嘴巴讲的那样冷硬,她不恨他的!她爱他!

  “里面的,站后面一点,电梯门要用撬开的,小心啊!”外面的大叫声传来,让电梯内悄悄变化的气氛突然有转变了。

  他拉着她一起往后退,她的脚踢到包包,弯身拾起来。

  不一会儿,电梯门就被撬开了。

  他一手抱着女儿,一手牵着她的手走出电梯,跟电梯维修人员道谢后,他没有放手,牵着她转入楼梯间,两人慢慢走上楼。从六楼走到顶楼,他的的手一直没有放开,就这样握着她,将大手温柔的温度传递给她,煨暖了她因害怕不安而变得冰冷的手。

  邹晨歆忘了要把手抽回来,她甚至忘了自己刚刚才冷酷的说出不肯原谅他、恨他的话。

  她爱他,爱得很深很深!

  就算当初信了他演的戏,跟他离婚后即便过着心痛的日子,但她还是很爱他,才会当他意外出现在她面前时就惊慌失措。

  后来从洁西卡的信上知道了真相,她心更痛,想着他一个人在美国独自面对病魔,独自撑过艰辛的疗程无人陪伴,她心痛又愤怒。

  她气他不该隐瞒她,实在太气了,才会脱口说出恨他的字眼。

  其实她根本不恨他,只是生着气,刚刚才会说出那样无情的话。

  低着头,邹晨歆突然恍然大悟,领悟到自己不该这样愤怒,她改给他一个机会。给彼此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两人终于走到顶楼,来到公寓门口。

  “我拿钥匙开门。”他不得不放开她的手。

  低叹一声,他将手探进牛仔裤口袋掏出钥匙,她却抓住他的手,拿走钥匙。

  他疑惑的低头看她。

  “好,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她鼓起勇气踮高脚尖,主动吻住他性感的薄唇。

  这个吻飞快结束,她红着脸低头抖着手将门打开,一气呵成的推开大门走入屋内,笔直走到客厅的观景窗前,看着新摆上的猫薄荷盆栽,伸手轻轻拨弄着嫩叶。

  这个转变冲击太大,罗仰森胸腔溢满激动情绪。

  他跟在她身后疾步走进屋内,将女儿抱进婴儿房,放在他新买的白色婴儿床后,又转身走出客厅。

  高大身影几个大步飞快来到她身后,激动渴望的从背后紧密的搂住了她,两人的身形是如此的契合。

  “歆,谢谢你,我一定好好把握这个机会,不会再让你伤心。”他沙哑哽咽的保证。“这一次,我真的可以爱你一辈子,给你一辈子的幸福……”

  “好,那就再试一次,这一次你绝对不能食言。”她在他怀里慢慢转身,仰头看着他红红的眼眶。

  “再也不会了!”他在眼泪掉下来之前,低头吻住她粉润的唇瓣,延续刚刚那个浅浅的轻吻。

  他的气息在她的唇里围绕,炙热的烧灼着她,她喘息的回应,他更加缠绵的纠缠她,将自己的爱表达在这个互诉衷情的吻里。

  当吻逐渐失控,当他的手情不自禁的钻进她的衣摆里,抚摸着她细嫩的肌肤时,邹晨歆眩晕得以为自己无力拒绝他,心里正惊慌这样的发展太过快速时,宝贝小米又哭了。

  哭声很有元气,让两人停下了吻。

  “老天,这太快了——”瞬间拉回理智,她烫红着脸很他拉开距离,将被拉高的衣摆扯平,发抖的顺了顺微乱的发丝。

  愿意跟他重新开始,但得慢慢来。

  轻轻地叹一口气,她突然间更慌了,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得花多少时间才能真正接纳他,毕竟之前那段谎言伤害她太深,这段时间来她也习惯了独自生活,她需要时间抛开过去,需要时间重新接纳他。

  他懂吗?

  “抱歉,我失控了。”他喘息着,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低头吻了她的额一下。“我去哄小米。”

  放开她后,修长身躯转身大步走进婴儿房内。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