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荭 > 为爱而生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甩甩头,她转身走开,走到落地窗前望着窗外,远离他。

  “我让你不自在了吗?”他抱着女儿,心里却担心着她,她站在窗前的身影是那样孤寂,令他心疼。

  穿着合身洋装的纤细身影微微一僵后,缓缓的摇头。

  “那你……”

  “对了,我把公寓的钥匙带来了,那间公寓反正都空着,你在台北这段时间可以住在那里。”她转开话题,冷静地回头走到他面前,她不想谈论自己纷乱的情绪反应。

  “好,麻烦你把钥匙放在桌上。”他没拒绝,因为他也想回去那充满两人幸福回忆的公寓里,他一点都不想住在毫无家庭温馨感的饭店。

  接下来,他们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小米喝完牛奶后,邹晨歆接手轻轻地拍着女儿的背,知道女儿打嗝之后,才让小米躺回床上。

  沉默在两人之间弥漫开,她没开口说话,他也没有。

  他坐在床上陪女儿玩,她坐在窗前的沙发上,静静看着窗外。

  对罗仰森而言,半天很快就结束了,但是对心情纷乱的邹晨歆却是漫长得可以。

  终于,十二点到了。

  他提出一起午餐的请求,她婉拒了,匆匆抱起女儿离开,开车返回石碇,一路上心情都不太平稳,情绪低落得想哭,纷乱得不知所措。

  为什么每次一见到他,她平静的心湖又会掀起波澜?

  心情一乱,眼泪怎么也停不了,一路上她伤心地哭着,哭得眼睛都肿了。

  “我该拿她怎么办?”

  邹晨歆走后,罗仰森在饭店房间里也待不住,他搭计程车来到公司,现在就坐在总经理办公室里,跟好友柯凯恩面对面,吐露心中的烦闷。

  “这得问你自己,你来问我有什么用?”柯凯恩一脸朝天,他真不晓得该拿这个为爱情而头脑当机的好友怎么办。“你当初做那样的决定,就该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现在才来问我怎么办?你根本就是白问好不好!”

  真是败给他了!这罗仰森头脑明明很精明,但只要遇上了邹晨歆,脑袋就完全不管用了。

  “陪我喝酒去。”是啊,他根本就是白问!身为当事人,他自己都不知该如何走下一步了,更遑论是别人了。

  “你可以喝酒?”才刚恢复健康的人,居然想借酒浇愁?

  “我现在很健康。”他心烦到只能借酒精麻醉自己。

  “抱歉,现在才中午,我没有喝酒的兴致,陪你吃饭倒是可以。”说着,柯凯恩暂时放下工作,起身走到一旁拿起西装外套。

  “我吃不下。”他一点胃口都没有。

  “你的胃经不起折腾,多少还是吃一点。”柯凯恩拉着他离开公司,两人在公司对面的西餐厅一起共进午餐。

  席间,柯凯恩跟罗仰森提到洁西卡在半年前来台北读大学一事,喜欢台湾的洁西卡回法国后努力学了一年中文,半年内终于申请到一所学校,立即飞来台湾读书。

  因为公司跟洁西卡的父亲合作得很愉快,洁西卡来台柯凯恩也帮忙不少,甚至帮她找公寓,帮忙到学校注册,帮她搞定一切。

  现在的洁西卡对台北的渐渐熟悉,听说也交了一个男友。

  “洁西卡有好几次问起你,她知道你身体康复后,很替你高兴,她说如果你还想找她帮忙,她一样会帮你到底,不过她说这一次她希望你可以挽回婚姻,而不是再当个破坏你婚姻的坏女人。”

  洁西卡自从一年半前听了罗仰森的请求,答应配合罗仰森演了一出戏,狠心骗了邹晨歆之后,她深深体会到罗仰森有多爱邹晨歆,当时就收起了对罗仰森的爱慕之心。

  “她实在不必耿耿于怀,那件事她没有错。”

  “但她就是很在意,你愿意成全她吗?她对于破坏你婚姻的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她很希望能亲自去跟晨歆解释清楚。”

  洁西卡一直很关心罗仰森的状况,她也知道罗仰森这次回国,很想要挽回邹晨歆,于是她强烈地向柯凯恩提议,表明愿意亲自去跟邹晨歆说明一切,把当年的误会解释清楚。

  “她是受我之托,不是故意破坏我的婚姻,你叫她别想太多,这件事跟她没有关系。”他感激洁西卡的帮忙,但现在他想靠自己挽回妻子。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