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荭 > 为爱而生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我没事。”他摆摆手要律师先行离开,他想一个人静静待在这里。

  “对了,邹小姐明早九点会在户政事务所跟我们会合,请问明天早上我该开车到哪里接你?”

  “我住晶悦饭店,早上八点半我会在大厅等你。”他今天一早回公寓去拿了护照及相关证件,以后那间公寓将过户给邹晨歆,不再是他能回去的地方了。

  “好,那就明天见。”事情办好告一段落,庄律师先离开了。

  至于罗仰森,他一直留在医院陪伴着邹晨歆,默默的关心着她的情况,直到主治医师确定她可以出院后,他才赶在邹晨歆走出病房前落寞的离去。

  他决定一个人面对艰辛的疗程,不管多苦,他希望自己能撑过去。

  只是他的奢求能实现吗?

  连他自己都没有把握。

  “如果需要我出马挡着,尽管跟我说。”他一定义气相挺。

  “谢了。”

  来到地下停车场,取了车,两人各开一部车返回公司。

  罗仰森认真考虑着柯凯恩的提议,他决定不管检查结果如何,都要休一段长假,这段期间可以好好陪陪妻子,至于茶馆的事,可以延后再筹备。

  因为决定要休长假,抵达公司后,罗仰森把安秘书叫进办公室里,将一些重要的资料文件交代给安秘书,加上公司里有柯凯恩坐镇,所以罗仰森很放心。

  一年半后——

  从摆着几盆猫薄荷的木窗台往外望去,是石碇的溪岸,景色优美宜人,潺潺溪水声不绝于耳。

  “猫薄荷茶馆”在半年前开张,茶馆的前身是一位雕刻艺术家胡幽的屋子。

  胡幽喜欢幽静和原木质感的家具,所以他将整间木造的屋子打造的非常有特色风味。

  邹晨歆买下这间屋子后只稍做了局部的整理,将原先比较没有光线的角落开出几扇宽阔的窗户,在木造窗台前设计可以席地而坐的木地板,将窗台往外延伸,原木早的窗台摆上猫薄荷和其他盆栽,客人也可以将茶杯放置其中,或者趴在窗台上欣赏风景。

  因为没有可以宣传,只在沿途的山路上做了小小指示牌,让路过的游客可以透过引导来到隐蔽的茶馆,所以猫薄荷茶馆开张后的生意算是清淡,上班日几乎没有客人上门。

  因此邹晨歆在考量一段时间之后,更改了营业时间,平常茶馆并不营业,假日时则提早在九点就开始营业。

  以前假日大概都只有几桌客人来消费,不过最近好像知名度渐渐打开了,这几个假日店里都座无虚席。

  可能是因为茶馆的装潢很有独特风格,环境清幽,再加上茶也都是上上之选,虽然消费比较高,但茶叶品质好,都选当季手采高山茶,茶点又精致可口,所以只要来过一次的客人,都会再来捧场或帮忙介绍客人。

  开店半年来,猫薄荷茶馆已经有了不少捧场的熟客,这些客人大部分都是上班族,他们喜欢这里的清幽,在这里可以卸下工作压力,三、五好友相约来品茗谈心,重新积累能量。

  “你好,这是白毫乌龙、绿茶瓜子和本店的特制卤豆干。”长发巧妙用发簪盘住,邹晨歆穿着手染民族风的宽松棉衫搭合身单宁裤,看起来出色且优雅,有着少妇的韵味,她主要负责柜台工作,但当外场工读生赵小冉忙不过来时,她也会亲自出来招呼,替客人送茶水和茶点。

  “谢谢老板娘。”这桌是熟客,来过好几次了,他们没见过老板,每次来都是这位漂亮的老板娘在店里忙。

  “请慢用。”邹晨歆微微一笑走回柜台内,她通常不会纠正客人对她的称呼。

  “邹姐,二桌要买单。”店里的工读生赵小冉拿着账单和两张千元大钞来到柜台。“邹姐,你明明是老板,这家店是你开的,不是你那劈腿的前夫,你怎么不跟客人说一下?为什么女人都得是老板娘,难道女人都的依附男人才能活吗?”

  在单亲家庭成长的赵小冉,父亲也是因为劈腿而背叛母亲,所以自小她对男人有着莫名的敌意。

  “这种小事没必要多做解释。”听见赵小冉提起前夫,邹晨歆心微微拧痛了下,但她立即挥去那心痛的感受,不让它有机会侵蚀自己脆弱的心。“二桌共消费一千七百五十元,客人好像急着要离开了,你快点过去吧。”

  把发票和找的钱放在黑色圆盘里交给赵小冉,她不想让这话题继续下去。

  “好啦。”赵小冉赶紧拿着黑色小盘子走过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