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荭 > 为爱而生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邹晨歆的手在碰到门之前,僵住了。因为她听见洁西卡的说话声,洁西卡还亲昵的喊着自己丈夫的名字。

  不!她不能被洁西卡给骗了,她只听见洁西卡的声音,根本没听到罗仰森——

  “洁西卡,我爱你,你比晨歆年轻,又这么的性感美丽,都怪我们太晚相遇了,如果早知道会遇上你,我不会笨得跟晨歆结婚,她的年纪甚至还比我大一岁……”

  这声音……

  她用力推开房门,房门用力撞上墙壁,发出巨响。

  那相拥的男女惊诧的看向房门口,邹晨歆一脸死白,神情震惊地瞪着衣衫不整、亲密相拥的男女。

  女的是洁西卡,穿着饭店的白色浴袍,男人是她的丈夫罗仰森,他上身赤裸,仅在下半身围着一条浴巾。

  他们姿态亲密,身后的大床一片凌乱,两人衣物随意丢弃在地板上,这一切的景况在在证明了一件事,不用亲眼抓奸在床,她就知道他们的确是上床了。

  震惊、错愕、强大的心痛冲击着她,豆大的眼泪猛地从眼眶中滚落,她几度张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最后,是一脸冷漠的罗仰森开了口。

  “晨歆,我不爱你了,我们离婚吧!”

  短短一句话,让邹晨歆美好的世界瞬间摧毁。

  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病房内的窗户关闭,窗帘紧紧掩上,没有新鲜的空气,只有中央空调在流动着。

  昨晚在饭店房间里晕厥过去的邹晨歆,随即被送到这间医院来,医生告诉她,她是因为身体虚弱的关系才会晕倒,要她在医院休养并观察一天再出院。

  邹晨歆没有意见,她只是张着木然空洞的双眼,瞪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一颗心仿佛失去运作能力一样,沉寂着。

  蓦地,关闭着的病房门传来叩门声,然后被推开来。

  一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士走进来,面无表情的站在邹晨歆的病床前。

  “你好,请问是邹晨歆小姐吗?”那男人用低沉平板的声音说话。“敝姓庄,我叫庄奇胜,是罗仰森先生的委托律师。”

  “我是。”她勉强抓回恍惚的心神,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把注意力放在律师身上。“他委托你拿结婚协议书来给我签名是吗?”

  “是的。”庄律师立刻从黑色的公事包取出协议书。“请你仔细看看,如果有任何问题或要求都可以提出来,我会跟我的委托人讨论后,尽速给邹小姐答复。”

  “没必要看。”她接过协议书,看都没看内容,视线落在签名处,上头罗仰森已经签好了大名,显然他很急着要跟她划清界限,解除婚姻关系。“麻烦……给我笔。”

  看着他的签名,她感觉心好像痛到快麻痹了,但还是强忍着心痛,接过律师递来的笔,颤抖的签下自己的名字后,把笔和协议书还给律师。

  庄律师收起协议书后,又开口说话。

  “罗先生近日会出国,他希望你能尽快拨空到户政事务所办理手续,不知道邹小姐何时方便?”

  “明天早上九点,请你一定要一起过来,我会在户政事务所等你们。”她不要跟他独处,她怕自己会心痛到失控,扑过去殴打他。

  “好的,我跟罗先生会准时抵达,那么明天见了。”

  庄律师一点废话也没有,收好离婚协议书就走出病房,将病房门轻轻关上。

  矮胖的身影走在长廊上,到了尽头向后右转,停下了步伐。

  “她……签好了?”罗仰森一脸苍白忧心的等在那里,他的声音透着一丝压抑的痛苦。

  “是的,邹小姐毫不犹豫的签了名,连看内容一眼都没有。”庄奇胜是恒洋纺织聘用的律师事务所内的律师之一,专门办理离婚业务。

  他曾办过无数件离婚案件,但鲜少见到这样奇特的一对——明明是丈夫主动要求离婚,提出的离婚条件却完全以照顾妻子生活为主,这跟闹离婚的夫妻争产撕破脸明显不同,罗仰森对即将离异的前妻好得不得了。

  “没关系,她没看也好,我不想再节外生枝。”她一定非常难过,

  他的背叛铁定伤透了她的心,才会让她毫不犹豫的签下名字。

  这是他要的结果,但他的心却痛得快要死掉。

  罗仰森颓丧的坐在长廊的蓝色椅子上。

  “罗先生,你还好吧?”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