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荭 > 为爱而生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他已经等很久了,好不容易才等到饭局结束,现在他不想再等了。

  “我有话跟你说啦。”她不是想杀风景,但洁西卡的态度让她心里有着不太妙的感觉,女人的直觉让她觉得必须先把事情跟他说清楚。

  “有什么话非得现在说?”他只好暂停,宽额抵着她的额心,语气无奈却又莫可奈何。

  “洁西卡喜欢你。”她藏不了心事,直接说出心里的话。

  他微微一愕,无法对她的话做任何评论。

  “也许你会觉得是我太敏感,但我就是看得出来!她看你的眼光充满爱慕和崇拜,看我的时候却不理不睬。”还把她当空气般忽视。席间她几度想跟洁西卡攀谈,洁西卡都扭开头,拒绝得很彻底。“森,我相信你不是三心二意的人,但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定要跟洁西卡保持距离,尽量别私下往来。”

  “那是当然,诺维奇父女只是我的客户,只有公事上的往来。”不论是洁西卡还是其他女人,他都不会多放心思或多看一眼。“这样你放心了吧?”说着,他又低头想吻她。

  但他西装口袋里的手机,却在这时杀风景的响了起来。

  “你去接电话,我想去泡个澡。”她笑着探进他的西装口袋替他拿出手机,按下通话键。

  他没辙,只好接听电话,任她从自己怀里溜走,看着她把浴室门关上。

  “你好,请问哪位?”

  “我是洁西卡。”洁西卡跟父亲要了罗仰森的电话,主动打给他。

  “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罗仰森脸色微变,脑海浮起刚刚妻子说的话,说话的语气维持一贯的客气。

  他转身走出卧房,不让妻子听见他和洁西卡的对话,免得她因此起疑心,他不希望他们的婚姻出现任何困扰和误解。

  “我想参观罗先生就读的大学,能不能请罗先生找个时间陪我去走一走呢?”他今天在机场时自己允诺过她的,洁西卡决定好好利用这个机会,跟罗仰森进一步独处。

  “这当然可以,不过我得让我的秘书安排一下时间,我明天再给你答复好吗?”他走进书房里,关上门。

  “好,谢谢。”洁西卡很高兴,一整晚郁闷的心情消散不少。

  接下来洁西卡还想跟他聊天,但罗仰森礼貌的以时间太晚为由,道过晚安之后结束了通话。

  他拉开皮椅坐下,皱起了眉头,他对洁西卡的请求其实不用太在意,妻子的提醒可能只是她太敏感了,毕竟这是他亲口答应过的洁西卡的事,带她参观校园没什么大不了。

  罗仰森决定不要让这件事困扰自己,他打开电脑,在妻子泡澡的这段时间,他处理了一下公事,这时胃部不时传来灼热感,隐隐作痛,让他不太舒服。

  可能是刚刚晚餐没吃多少食物,却喝了不少酒的关系,胃又闹脾气了。

  他习惯性的拿出备用的胃药吞下,但胃痛并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剧烈,痛得他不断冒冷汗。

  咬牙撑着,他忍着一波又一波的疼痛,不知过了多久,胃痛的感觉逐渐消失,他也已经汗流浃背、脸色苍白。

  “老公,换你洗澡了。”邹晨歆在这时候推开书房的门,穿着睡袍走进来。“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看见他苍白的脸庞,她心中一惊,急忙走过去。

  “可能是太累了。”他不想让她担心,勉强自己站起来。“我去洗澡,你先睡吧,不用等我。”

  “可是……”

  “乖,去睡吧。”他低头吻她一下,大手安抚的摸摸她的脸颊。

  邹晨歆心里虽然担心,但看他好像真的没事了,只好听他的话回房睡觉。

  她躺在床上,看着他走进浴室里,听着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几分钟后,他走出浴室,躺上了床。

  “累了就别勉强,今天你好好睡一觉。”她靠过来,在他怀里找一个舒服的姿势。

  “遵命。”他疲惫的闭上眼。

  或许他该找个时间去医院检查一下,搞不好胃溃疡的老毛病又犯了。

  诺维奇先生一行人在台北停留已经一星期,双方顺利签下合约,这纸合约对恒洋纺织而言,是进军欧洲市场的起点。

  今日中午,罗仰森和柯凯恩一起出席在饭店总统套房举行的签约仪式和庆祝酒宴,宴会上还邀请了几位记者拍照专访罗仰森,替恒洋纺织打开更大的知名度,整个酒会简单却隆重,宾主尽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