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荭 > 为爱而生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天色渐渐暗了。

  简单的丧礼结束后,她将母亲的骨灰供奉在环境清幽的灵骨塔里,而苏蒂则被她送回人力仲介公司,同时她私下给了苏蒂一笔钱,希望苏蒂在还没找到新东家之前的这段期间,也能好好的过生活。

  回到只有她一个人的公寓后,她一直都待在母亲的房间里,强忍着悲伤,整理母亲的遗物。

  她完全没想到母亲会走得那么突然,等不及她带罗仰森来跟她见面,等不及看她当新娘的样子,就意外的离开了她。

  这几天以来,她不知哭了多少回,哭得眼睛都好肿,在丧礼上只好戴上墨镜遮掩肿得像核桃般丑陋的双眼。

  从现在开始,她不能再哭了。

  在丧礼上,她答应过母亲,会坚强的活下去,幸福的过一辈子。

  如果母亲真的能听见,心里一定很为她高兴吧!

  跪在地板上,她红着眼眶将最后一件衣物放进纸箱里。

  这些东西她将送到旧衣回收中心去,至于母亲遗留下来的一对金手镯和项链以及戒指,她会好好保留一辈子,因为这是母亲当年的嫁妆,更是母亲打算送给她的结婚礼。

  当初父亲和大哥走后,因为茶山和制茶厂都被烧毁的关系,欠下了一些债务,于是母亲变卖了很多首饰,只留下她当年的嫁妆没卖,母亲说这套首饰是要留给她的嫁妆,说什么也不能卖。

  原本她一直期待能亲手由母亲手里接过这份嫁妆,但这个心愿已经无法完成了。

  把快要落下来的眼泪眨掉,她将放满衣物的箱子用胶带封上,小心翼翼的将首饰盒拿回自己的卧房放好。

  收妥后,她拿了件针织衫套上,走出老公寓外,到附近散散步走一走。

  她必须赶快收拾自己太过悲伤的情绪,因为她在丧礼上答应过母亲,要开心快乐的过一辈子,她一定要做到!

  当她下楼时,她摆在床头的手机蓦地响了。

  是罗仰森打给她的,前几天因为展览倒数三天,忙碌的程度让人完全无法想像,又因为这次参展效果很好,每天都有很多厂商公司跟他们摊位接触,展览结束后,他又必须把握时间跟有兴趣合作的厂商公司接洽,马不停蹄联络合约事宜,没想到这一忙又是三天。

  整整六天他找不到时间跟邹晨歆联络,而她似乎也怕打扰到他工作,并没有主动打电话给他。

  终于,他的忙碌告一段落,处理好所有相关事情之后,他马上搭最快的班机飞回台湾。

  经过漫长的飞行,飞机缓缓降落在桃园国际机场,四十分钟后,他搭上公司派来的车子返回台北。

  罗仰森坐在车子舒适的后座,急切的想见她一面,所以打了电话给她,但没想到她没接听,电话转进了语音信箱。

  他没放弃又打了几通,还是一样的结果,于是他改拨到她的公司,公司告诉他,她在一个星期前已经离职。

  他只好改传简讯给她,告诉她他回国了,要她尽快跟他联络。

  可是一直到他的座车下了交流道,返回台北时,她都没有回电,这让本来打算直接返回租屋处的罗仰森感到纳闷。

  “小张,我不回去了,把车开到敦化南路……”他决定到她住的地方等她。

  二十分钟后,罗仰森下了车,把行李交给司机载回住所去。

  他站在老旧的公寓楼下,确认住址后按下门铃。

  等待许久,没人回应。

  心里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来,她到底到哪里去了?从来没有这样的情况,让他联络不上她。

  在公寓外等了将近半小时,罗仰森看着开始飘起毛毛细雨的天空,只好放弃等待,高大的身影转身就要离开,却正巧遇上刚要返家的邹晨歆。

  “你……提早回来了?”心情十分低落的邹晨歆在看见思念的人时,急切的走过去,脸颊贴上他的胸口,双手抱住他,一直强忍着的眼泪蓦地飙了出来。“你终于回来了。”

  “这么想我啊……”等待的心急与烦躁,在她主动投入怀中的瞬间消失无踪。“既然这么想我,为何不接我的电话?我一直联络不上你,只好来这里等。”

  “我……”她哽咽得发不出声音。

  “出了什么事吗?”他感觉到她的不对劲。“你好像消瘦许多,这段时间没有好好吃饭吗?是不是忙我的房子还要忙工作,让你吃不消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