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荭 > 为爱而生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实在没理由接受他的馈赠,毕竟两人只是交情不错的学姊学弟关系,多年后又意外碰了面,一般人不都是一起吃顿饭叙叙旧而已吗?

  但罗仰森却坚持送她手表,还把戴在她手上那只很旧的男表拿走,放进他的西装口袋里。

  他为什么这么坚持呢?

  邹晨歆想起他看见她手上的男表,笑容突然僵掉的表情,还有他主动牵起她的手一起离开公司,晚餐时他总是用着热切的目光凝视着她……

  种种情况都让邹晨歆感到奇怪,更因为他热切的目光和亲昵的牵手举动而觉得心口发热。

  重逢后,罗仰森的态度显得有些暧昧不明,让她出现了混乱又心跳加速的状况。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他想追求她?

  还是她自己太敏感了,才会产生罗仰森对她有好感的错觉?

  张大一双明眸,看着手腕上漂亮昂贵的名表,她真的感到好混乱,不知该如何是好?

  同时间,罗仰森围着浴巾踏出浴室,他拿着干爽的短巾擦拭着湿发,等头发半干之后,他丢开白色短巾,来到沙发前,将随手丢挂在沙发椅背上的西装拿起来,大手探进左边口袋掏出了一只破旧男表。

  低头看着这只表,他神情阴郁,嫉妒着曾经拥有过邹晨歆的那个男人。

  不过,他在下一秒将那只男表丢进垃圾桶里,随即换上浅浅的微笑,阴郁的神色也消失不见。

  从现在起,邹晨歆身边只会有他,不会再有其他的男人。

  从现在起,他会保护她、宠她,他更会帮助她,让她不用再继续拼命的卖房子支撑家计。

  今天的晚餐让他了解了她的处境,原来在她出国后的隔年,家里便发生了变故,她因而被迫回台湾扛起一切,照料年迈多病的母亲。

  虽然现在她已经度过了难关,日子不再像前些年那样困苦,甚至每个月都能存钱,为将来买房子的头期款做准备,孝顺的想买一间房给母亲养老。

  她是个坚强又孝顺的女孩。

  他心疼她,他想给她优渥的生活。

  罗仰森勾起自信的微笑,他知道自己一旦确定了目标,他一定会做到!

  只不过,该如何让她接纳他的心意呢?

  他会好好的布局,他有绝对的自信让她慢慢靠过来,落入他的怀抱里。

  “邹小姐,副总还在开会,我马上通知他,麻烦你先到副总办公室稍等。”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正准备下班的安秘书一见来访的客人,立刻起身相迎。“邹小姐要不要来杯咖啡呢?”

  安秘书稍早前收到副总的特别指示,副总告诉她邹小姐在下午六点钟会再度来访,他跟邹小姐约好今天去看屋,还说他跟邹小姐是旧识,往后邹小姐每一次来访都得立即跟他报告。

  聪明的安秘书一点就通,马上知道邹小姐跟副总应该交情匪浅。

  “我在这里等就行了。”邹晨歆礼貌的婉拒。“谢谢安秘书,你忙吧,不用麻烦了。”

  安秘书是个很客气的人,但跟昨天比起来,今天的安秘书更客气了一些,大概是因为昨天看见她和罗仰森牵手离开公司的关系吧。

  “副总交代过,让邹小姐到办公室里等,我是奉命行事。”将办公室的门打开,安秘书含笑看着漂亮秀丽的邹晨歆,看她有点犹豫,安秘书只好端起苦脸。“如果不照办,我会被副总钉的。”

  “那好吧。”她只好拎起放售屋个案资料的公事包,走进副总办公室,就怕罗仰森找安秘书麻烦。

  一踏进去,摆在对面窗台上的猫薄荷立即引起了她的注意,心里一阵讶异。

  “请坐,旁边书架上有杂志可以看,如果邹小姐不喝咖啡的话,那我去帮你泡茶过来好吗?副总很爱喝茶,他带了一罐顶级高山茶放在茶水间,我替邹小姐泡一杯过来。”

  边说着,安秘书边走出办公室,替邹晨歆张罗热茶。

  目光从窗台移开,经安秘书的提醒,邹晨歆蓦然记起罗仰森跟她一样爱喝茶,不太喝咖啡,读大学时家里每一季都会寄几罐新的茶叶给她,而她总会拿一罐送给他喝。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