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荭 > 为爱而生 > 上一页    下一页


  身材纤细高挑的邹晨歆穿着白丝锻荷叶领衬衫,搭上合身的黑色裤装,一身俐落又不失优雅的风情。

  她站在会客室的帷幕窗前看着窗外的雨,桌上安秘书送来的咖啡已经冷了,跟她约好六点要去看房子的客户罗副总还在开会中,她无聊的低头看看戴在手上的男表,脑海不经意地浮现好几年前她跟男友在雨中分别的画面。

  那时,她接到了台湾家人打来的电话,告诉她茶山发生大火,所有还没采收的茶叶都付之一炬,而更严重的是位于茶山附近的制茶厂也遭殃,厂房被烧毁大半,损失惨重不谈,连负责茶厂经营的大哥和爸爸也因为进入厂房抢救,最后两人连命都没了。

  几十年来靠茶叶生活过着富裕生活的邹家,在一夕之间倒了。

  她在美国的学业突然中断,她必须赶回台湾扛起一切。

  当时她有个感情不错的外国男友,她跟男友原本还约好要一起创业,毕业后她将会留在美国发展,跟男友组织家庭,幸福的过一辈子。

  但她的美梦瞬间破碎了,男友得知她的状况也无力帮忙,只有祝福她把事情顺利解决,还深情的告诉她,他会等她回美国,并把手上的表当作定情物送给了她。

  只是,男人的话不太能相信哪,回国隔年她就接到了男友寄来的信件,他告诉她,他要结婚了。

  其实她不怪他,也祝福他找到幸福,毕竟她身上扛着照顾母亲的担子,她也不可能再回美国实现她的美国梦。

  往事已成追忆,她早应该把这只手表拿掉才对。

  但她已经戴习惯了,这只手表对她来说已经不具任何的意义,只有一声声的感叹而已。

  叩叩!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罗仰森结束与银行经理和律师们的会议,立即来到会客室,举手敲了敲敞开的门扉,礼貌性的提醒对方。

  他看着站在窗前的纤细身影,一抹熟悉感意外的跃入心口。

  “罗副总你好,我先自我介绍,敝姓邹——”听见自门口传来的敲门声和说话声,邹晨歆迅速回头,带着礼貌性的笑容率先自我介绍。

  但当她看见站在门口那英挺斯文的身影时,她的声音突然消失了。

  同时间,罗仰森感觉自己心跳蓦地停止,呼吸好像在转瞬间也停了。

  她想没想今天要见面的客户,竟然会是罗仰森?!

  在这之前,她只知道客户姓罗,是恒洋纺织的副总,一直没询问全名,这真是令人惊喜的意外!

  “晨歆?”两相对望许多,当他再度开口时,声音变得沙哑而微微的颤抖着。

  他急急走上前,来到她的面前,低头看着一脸惊愕的她。

  “学、学弟?你就是罗副总?”世界怎么会这么的小?原本维持着礼貌笑容的邹晨歆,下一瞬间真心的笑了,她惊讶的看着变成成熟男人的学弟。“老天,你变得好有型,变得好帅~~”

  邹晨歆惊讶又赞叹的看着完全脱去青涩学生味的罗仰森。

  记忆中的他,总是穿着洗得快要破掉的格子衬衫,以及牛仔裤和旧球鞋,但眼前的他全身上下是昂贵的经典名牌,跟以前简直天差地别。

  “晨歆,你也变很多。”眼里的她留着直顺长发,身材比以前更加纤细,穿上套装的她,变得好有女人味。

  眼前的她让他心跳加速,让他心口发热。

  重逢原来是这种感觉!

  “是啊,我们都变了好多,连身份也不一样了。”以前的他是个十分穷困的刻苦学生,而她是家境优渥的千多小姐。但现在呢?他是大公司的副总,而她只是一名为生计而卖命打拼的房仲经理人。“学弟……喔不,罗副总,你现在不一样了喔。”

  看起来就是成就非凡的样子。

  “只是有点小小成就而已,我还是我,哪里不一样了?”漆黑的眸子热切的落在她身上,他努力压抑着重逢的狂喜。“晨歆,我们是老朋友了,不用这么见外的叫我副总,叫我仰森就行了。”

  “可是我叫‘学弟’比较顺口。”

  “学弟让我感觉好像还没脱离学生身分。”他不想继续当她的当弟了。“像我一样叫你晨歆,这很自然不是吗?”他不会再喊她一声学姊,他要将两人的距离拉近。

  “仰森。”漂亮的眉眼笑得弯弯,她开心的对他伸出细白的手。“请多指教喽!”

  他微笑握住她白皙的小手,却在看见她手上的男表时,心口忽然一窒,方唇的笑意蓦地敛去。

  “这表……是男友送的,还是老公送的?”他嫉妒那个拥有她的男人。

  一瞬间,重逢的喜悦破碎,他忘了事隔多年,她可能已经有交往对象,或者已经结婚。

  “我还没结婚,目前是快乐自在的单身女郎,这表是无缘的前男友送的,这么多年因为已经戴习惯了,所以一直没丢。”她收回被他握得暖暖的手,淡淡的解释道。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