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结发福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一


  皇帝找了个理由,不着痕迹的让谈云东由中书省一等内阁大臣的位置退了下来,如今他敬国公的爵位还在,但被拔了官职,身价已是一落千丈,日后再被削爵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因此,从前常到敬国公府走动的王公大臣,如今都不与他往来了,谁都怕与谈云东沾上边会被皇上列为废太子党的黑名单,人人忙着与他撇清关系。

  他看得明白,谈云东已然失势,不可能东山再起,尽管谈云东几次拉下脸来,要身为儿子的谈思璘为他引荐睿王,想着睿王登基之后,他还能如何如何的搅弄风云,但谈思璘都不予理会,他自个儿一人的独脚戏也唱不起来,如今只能待在府里莳花弄草,瞬间看起来苍老了好几岁。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事到如今,他唯有靠自己了。

  幸而在太子宫变一案里,他撇得比谈云东还清,皇上并没有怀疑到他头上,太子也没有咬出他来,而谈云东向谈思璘求援遭拒,还巴望着靠他这个儿子翻身,当然不会出卖他,只要他能立下大功,让皇帝倚重他,成为皇帝不可或缺的左右手,他的前途还是一片光明的,他不信自己会短命,也不信老天爷让他穿越而来成了国公府的嫡子,是专程要他来等死的,他要靠一己之力来扭转乾坤……

  他不假思索的出班奏道:“启禀陛下,臣以为这是神灵怨怒,所以皇天才会降灾,当务之急,应设坛于城郊,卜日斋戒,祭祀天地山川,祈皇天弭灾降福。”

  礼部尚书韩行也跟着出班奏道:“陛下,微臣的看法与右丞大人略同,事急从权,微臣已命礼部作祭天准备,只等皇上降旨。”

  皇帝看着他们两人,默不作声。

  昨夜他的风疾又犯了,可风疾再痛,也痛不过此时正因各种天灾而在受苦的老百姓,而这两个人说什么?祭天?

  “启禀父皇,儿臣以为,祭祀天地山川却不思救民,此乃本末倒置,万不可行。”睿王剑眉微扬,铿锵有力的说道。

  谈思璘与睿王已有绝佳默契,他正色禀道:“陛下,成事在人不在天,臣附议太子殿下所言。”

  皇帝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们两人。“那么太子和谈卿可有救民之道?”

  谈思璘看了睿王一眼,睿王会意。

  思璘对他说过,要走向至尊之位,除了皇帝的认同,更要天下百姓的认可,若是失去民心,他什么也推动不了。

  “父王,儿臣认为,救灾之事,非同小可,可令诸州开仓赈济,极贫之民需赈米,次贫之民需赈钱,疾病者供给医药汤米,已死者安排吊慰安葬,方能稍安民心。”

  皇帝的脸色终于和缓了一些,他赞许的点了点头。“就照太子所言,六部配合太子,各司其职。”

  六部尚书齐声道:“臣遵旨!”

  皇帝正要退朝,忽然一阵晕眩袭来,他在众目睽睽下晕了过去,顿时乱成了一团。

  谈思璘是殿中唯一没有立刻扑到皇帝身边的臣子。

  从现在开始,往后皇帝的风疾之症会越发严重,到最后无力上朝,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他是个好皇帝,可惜不长命。

  出了宣政殿,他遇到了宝瑟公主,一如既往,她身后的宫女太监总是排场惊人,这点倒随了她母妃典贵妃的性子。

  “思璘哥哥,听说父皇晕过去了?很严重吗?”

  “陛下暂时不能移动,太医正在针灸,你进去吧。”

  他说完就要走,不想宝瑟公主却是拦住路不让他过。

  她嘴角一翘,有些挑衅地问道:“思璘哥哥,你为何不帮我二皇兄,而要帮四皇兄?你倒是说说,我二皇兄哪里不好吗?”

  她与二皇子是一母同胞的兄妹,自然是支持二皇子的。

  谈思璘蹙起眉头,目光有些许清冷。“我不与你说这些,你快进去吧!”

  “慢着——”宝瑟公主眯眼道:“若要证明咱们的情谊不会因为你选了四皇兄而改变,初六在翠微山庄有个赏花会,你带你的夫人一块儿来。”

  “我回去问问佟儿,若她想去,我自然会带她去,若她不想去,我也不会勉强她。”

  情谊自然是会变的,自从他选了扶持睿王,他与二皇子、宝瑟公主就走在不同的路上了。

  “思璘哥哥,我都不知道原来你是妻奴,哈哈,迎月若是知道了,肯定也会大吃一惊。”宝瑟公主戏谑地道。

  “说完了吗,我能走了吧?”不等她回答,他面无表情的越过了宝瑟公主。

  宝瑟公主在他身后喊道:“思璘哥哥,初六见!我会等你!你一定要来!”

  §第十九章 唯一的娘子

  翠微山庄是皇上赐给宝瑟公主的别馆,背山临水,距离京城只有一个时辰的车程,连着别馆的后山有温泉亦有冷泉,因此宝瑟公主特别中意这座别庄,炙夏来避暑热泡冷泉,寒冬来泡温泉赏花,她好客,因此除了皇室成员,也常招待与她私交甚笃的官家千金一块儿来。

  骆佟下了马车,就见到眼前层峦迭翠,山岚缭绕,山庄入口遍植樱树、桃树,十分幽静,不由得赞叹,“真是个世外桃源!”

  “太美了!”跳下马车,寸心和踏雨同样看得错不开眼。

  谈思璘微微一笑。“娘子喜欢,为夫也给娘子造一座一样的庄子可好?”

  骆佟猛地回首,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能随口说造一座庄子,可见他家底颇深,他交给她的那些账本和库房单子,她还没仔细看过,回去真要好好看一看了,免得自己夫君有多少身家她都不知道。

  “一样的多没意思。”她笑了笑。“要造当然要造一座不一样的,完全不一样的。”

  虽然这庄子很好,但她才不要跟宝瑟公主有座一样的庄子。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