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结发福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九


  骆佟以为他会跟着凑趣说几句,不想他却严肃的盯着她。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谈思璘瞬也不瞬的看着她。“宫里的事自会朝我们想要的方向去走,你无须挂心,倒是飘雪说,谈思湛来过了,大半夜的闹了许久才离开。”

  骆佟这才明白他为何这样看她了,他肯定极为不悦。

  果然,他严肃地道:“佟儿,不管原因为何,你都不该见他,为何总不听我的话?听说他浑身布满了阴戾之气,若是有计划的对你行凶,你能防得了吗?”

  骆佟也知道自己大意了,故避重就轻地说:“他就是不甘心,所以来讨个说法,我要是不见他,怕他到现在还是不肯走,总之他这个人,若不把过错推到别人身上,他就是不舒服。”

  谈思璘定定地又看了她一会儿。“我说过不喜欢你太了解他。”

  骆佟心里咯噔了一下,敢情她这是提火浇油了?

  她拉着他的手,轻眨双眼。“我真的半点都不了解他,不过是因为心性卑鄙之人,作法皆大同小异罢了。”

  他的目光深远,正想再说几句重话敲打敲打她,不想她却是柳眉一皱,小脸也微微发白。

  “思璘……我肚子……有些疼……”

  谈思璘一惊。“莫不是吃坏肚子了?”

  “感觉不像……”才一会儿功夫,骆佟已是脸色煞白。

  他心里一紧,连忙让她躺下,扬声急道:“外头何人在?大奶奶身子不适,速请太医!”

  太医来得极快,也不知道是谁,还同时通报了安老太君与单氏,因此两个人都过来了,又因为柳氏恰好在和翠院伺候老太君用早膳,闻讯便也一道过来。

  “如何啊宋太医?我孙媳妇儿没有大碍吧?”安老太君直勾勾的盯着宋太医号脉的手。

  适才谈思璘回府就已先去和翠院回过她了,知道太后无事,宁妃也醒了,她一颗心这才由阴转晴,有了笑容,没一会儿听下人来报,大奶奶身子忽然不适,她自然紧张了。

  “是喜脉。”宋太医满面笑容。“恭喜老夫人,恭喜左丞大人,左丞夫人这是有喜了。”

  安老太君喜出望外。“有喜了?”

  宋太医笑着点头。“脉象平稳有力,或许今日有所刺激,才会感到不适,只需稍加注意一些就是,并无大碍。”

  屋里气氛顿时活络起来,柳氏笑吟吟地道:“太好了,咱们家许久没听见婴孩的笑声了,恭喜你了思璘,也恭喜你,思璘媳妇。”

  骆佟浅浅一笑。“谢谢祖母,谢谢二婶。”

  孩子终于来了,也不枉他们夜夜辛勤的耕耘……她抬眸和谈思璘对视,他似笑非笑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夫妻两人默契十足,一切尽在不言中。

  “宋太医——”单氏蹙着眉。“是不是诊错了?确定是喜脉吗?”

  安老太君斥道:“你在胡说什么?宋太医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诊错?”

  单氏分辩道:“也不是不可能……”她明明就给谈思璘下了伤本的药,骆佟怎么可能有孕?

  宋太医好脾气地道:“国公夫人若是信不过下官,可再请太医院的妇科圣手林太医来为左丞夫人诊脉便是。”

  单氏不信结果,正想再找个太医来瞧瞧,谈思璘已淡淡地道:“宋太医诊的自然不会错,飘雪,好生送宋太医出去。”

  飘雪意会,奉上丰厚诊金,一路送宋太医出府。

  屋里,单氏蹙着眉,百思不得其解,骆佟为何能怀上孩子?

  “觉得奇怪是吧?”谈思璘开口了。“我长期喝你动了手脚的毒药,已伤了根本,为何佟儿还能有孕?”

  单氏神色一惊。“你、你在胡说什么?”

  安老太君耳尖听到了,她瞪着单氏,一迭声的问:“什么动了手脚的补药?动了什么手脚?何人动的手脚?”

  单氏心里有鬼,神色便显得有些慌乱。“思璘,我好歹是你母亲,你莫在这里造谣生事、含血喷人,不会有人信的。”

  谈思璘深深看了单氏一眼,缓缓道:“我知道你不会承认的,无妨,反正时间会证明一切,那药被我掉包了,喝的人是二弟,恐怕这才是弟妹过门五年都未曾有好消息的原因。”

  “你说、你说什么?”单氏整个人呆掉了。

  他把药掉包了?喝的人是湛儿?!

  “你们究竟在说什么?”安老太君是听明白了,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谈思璘平静的看着安老太君。“就是祖母听到的,自幼祖母让我喝的补药,都被下了毒。”

  安老太君差点昏过去。

  “你这孽畜!”安老太君气急败坏,举起手杖就要打单氏。“你竟然对思璘下手?你居然敢?!你心肝是黑的不成?我们谈家哪一点对不起你了。你要对我们家的长子嫡孙下这般的毒手?”

  “媳妇冤枉啊!”单氏开口就喊冤。“根本没这回事!娘何以只听思璘片面之词就定了媳妇的罪,未免太不公平!”

  该死!他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他说掉包了药,是如何掉包的?又是何时发现、何时开始掉包的?

  若是这几年发现的,过去喝的药也足以伤本了,骆佟那小蹄子怎么还能怀孕?若是早就发现补药,早就将药掉包了,那更不合理,那时他不过是个小鬼,怎么会去想到药有问题?

  “你一定很好奇我是如何知晓的吧?”谈思璘冷眼看着单氏作戏。

  他早知单氏会死不认罪,他也没打算要她认罪,当她发现她的所做所为当真都报应在她自己儿子身上时,她便会悔恨交加,她也承受不了自己儿子知道真相后会有多埋怨她,这就是最好的报复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