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结发福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四


  一等谈思湛说完,睿王杨青便出列道:“父皇,儿臣以为此计万不可行。”

  皇帝面上不显山露水,只道:“为何?”

  杨青道:“儿臣认为,献出财物绝非弭兵止战的良策,我大周乃是泱泱大国,又岂可长远以赐予金帛来消战?何况,先前金兵不过是在边境骚扰,才赐予财物息事宁人,如今金兵已长躯直入,若是我方再这么做,便是助长敌军的气焰了,不可不慎。”

  皇帝点了点头。“说的有理。”

  让睿王越了过去,太子可不高兴了。

  谈云东又使了个眼色,谈思湛便又急着奏道:“睿王殿下可是忘了,我大周开国之初,金人初次来犯,圣祖皇帝便是派了使臣出使金国称臣纳贡,难道睿王殿下的意思是,圣祖皇帝当时在助长金国的气焰?”

  太子落井下石地道:“啧啧啧,四弟,你这想法可是犯了大不敬之罪啊!”

  杨青并未动怒,只淡淡地道:“当年祖父派使臣称臣于金国,是为了声东击西,降低金国的戒心好引我大军推进关中,但如今情势并不相同,我大周国势稳固,日益强盛,金国却妄想要更多金帛而举兵来犯,两者之间不能相提并论。”

  太子不太满意地道:“有何不能相提并论的?不都是金人来犯吗?”

  二皇子杨机称许地看了谈云东一眼。

  他们父子说要为他效忠,他原是不太相信他们,如今他们让太子在皇上跟文武百官面前显得那么无知,看来是真的有心投效他,而自己此刻什么都不必做,以免像愚蠢的太子一样多说多错,只要让太子和睿王去鹤蚌相争,他便能渔人得利了。

  “谈左丞,你意下如何?”皇帝的视线转到了谈思璘身上。“谈卿认为太子之言可行,或者睿王之言可行?”

  谈思璘眸中闪动着幽光。

  佟儿说,湛玉振前生是被金兵杀死的,他肯定极为畏惧金人。思及此,他不假思索地抬眸回道:“微臣以为,右丞之言十分可行,微臣建议由右丞出任使臣,亲自至金军献上贡物,必能使战争消弭于无形。”

  谈思湛脸色一变,心念电转。

  前生他是被金兵一刀一刀凌虐,最后才被刺死的,那些人,根本不是人,是禽兽!现在谈思璘说什么?让他深入金军做使臣?!

  不!他死也不要……不,不是,他不要死,但他也不要去……

  一瞬间,他脸色煞白,硬着头皮奏道:“启禀皇上,微臣适才细想过了,是微臣想得太简单,诚如睿王殿下所言,赠与财物以弭兵确实为下下之策,如今局势已变,应敌之策确需改变。”

  皇帝撇了撇唇,不太满意地瞅了瞅谈思湛。“谈卿,以后想清楚了再说,国家大事,岂能儿戏?”

  谈思湛冷汗涔涔,低下了头,不敢再开口了。

  杨青眉头紧锁。“启禀父皇,儿臣以为,进则存,退则亡,唯有寸步不让,才能扬我国威。”

  皇帝的面色终于缓和了一些。“与朕的意思不谋而合。”

  杨机瞪着谈云东。

  谈云东也是气恼,思湛那小子何以如此没用?不过出任个使臣,何至于吓得脸色发青?

  父子三人入夜回到府里,谈云东和谈思湛相偕着匆匆往书房去谋事了,谈思璘回到明秀轩,发现骆佟还没睡下。

  有人等门是幸福的事,但他捏着她的鼻子说道:“这都多晚了,不是说过不要等门吗?可知道夜深露重,对身子不好?”

  这是他与她的协议,有时皇上会留几个近臣下来论政,有时他也会因与几位大臣交换意见而弄得比较晚,所以让她先睡。

  “夫君言重了,我又没站在外头,哪来的露?”骆佟微微一笑,一派悠然自得的样子。

  她让丫鬟都退下,莲步轻移地走到谈思璘面前,亲自为他更衣。“我这一整日都没能好好与你说几句话,怎么睡得着?”

  她知道金人来犯这件事会有惊无险,所以就不追问了,只笑着说了自己会成为大周下下个皇帝的干娘。

  谈思璘听了也是莞尔。“睿王妃是性情中人,她做了皇后之后,定然不会忘了你这个姊妹。”

  骆佟有些感慨。“思璘,我觉得自己有些卑鄙,王妃以真心相待,我却不能还以真心。”

  他捧着她的脸说道:“傻瓜,你既会这么想,就是对睿王妃以诚相待的证明。”

  骆佟一愣。“是这样吗?”

  他勾了唇,吹熄两盏烛火,笑笑地牵起她的手在床榻坐下,扯出一抹俊逸的笑容。“这便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就如同此时,没看出我的欲望,还净想与我话家常……”

  骆佟抬眸见着他眼里的灼灼流光,心里一热,身子已被他压进床里。

  他放下纱帐,修长矫健的身躯伏在她身上,很快封住了她的唇,双手在她身上处处点火,努力制造小娃娃。

  §第十七章 宫变废太子

  近日,骆佟致力于操办安老太君的七十整寿,但也察觉到了谈云东和谈思湛这对父子之间的不寻常氛围。

  他们父子常在书房一待便是一日,不许任何人打扰,也常一同出府,直到深夜都未归,另外,不论安老太君和单氏说什么,谈思湛就是不去接曾绮芳回来,种种异常的行为,让她察觉其中必有猫腻。

  “他们正在怂恿太子发动宫变。”听完骆佟的疑点,谈思璘倒是半点不意外地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