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结发福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丫鬟将膝垫移往谈云东和单氏面前。“大爷、大奶奶给大老爷、大太太磕头。”

  大周礼法,新媳妇进门,对嫡亲的父母长辈必须磕头,因此两人又一同跪下敬茶,收下见面礼,跟着见谈家的二房、三房,他们是叔婶辈,不需磕头,谈思璘引见她一一喊人、敬茶,收下见面礼。

  谈家二房二老爷谈云南是老太君嫡出,他喜爱游历四方,耽搁了婚事,直到二十七岁才成亲,夫妻鹣鲽情深,成亲未满一年便意外落马过世了,妻子柳氏当时有孕在身,因受到打击而滑胎。

  柳氏是官家出身的贤淑女子,性格贞洁,守寡至今,因为这份贞烈,甚得老太君爱护,时时让她过来陪着说话,而柳氏为人谦和,府中也都敬重她这个二太太。

  三房三老爷谈云西是庶出,老太君原就不看在眼里,且他生性也牖小怕事,妻子秦氏性格与他相似,两人素日里皆是唯唯诺诺,且只生了两个女儿,因为没有儿子,在府里这一房跟不存在似的,今日若不是有新媳妇儿进门,他们也进不了这和翠院。

  见过叔婶辈,收下见面礼,最后见的是与谈思璘平辈的谈家爷们、奶奶及小姐们。

  首先见的便是与谈思璘只差一岁的谈家二爷,而原该在这场合里为她引见众人的主母单氏却是坐在椅中动也不动,像没事人一般,谈思璘也不开口要求,只当单氏不存在,亲自为她引见。

  “二弟思湛。”

  骆佟抬起眼睫,身为大嫂,她原想对谈思湛落落大方的一笑,然而映入她眼中的熟悉面孔却令她的笑容在一瞬间冻结了。

  两人的视线相接,她如遭雷击,眼眸倏地睁大,天旋地转的感觉亦同时排山倒海而来,她呆立在原地,胸口不受控制的剧烈起伏着,魂魄宛如出了窍,身子彷佛不是自己的了。

  怎么会是他?这不可能……他为何会在此地?

  她眼前的男子分明是湛玉振……

  “怎么了?莫不是大嫂识得我夫君?还是我夫君太过俊俏,以致大嫂错不开眼?”

  一个冷淡中带着讽刺的声音响起,硬是将骆佟拉回神。

  她看向那说话的女子,立于谈思湛身边,称不上什么绝色美女,倒也是娇颜丽质,衣饰华贵,神情高高在上,这种神情似曾相识,就好像见到了骆芙一般,就是个心窄的,想必这就是谈思湛的妻子,太师府嫡女曾绮芳了。

  “弟妹言语粗鄙无礼,如此对大嫂说话,眼中还有家法礼规吗?”谈思璘目光凌厉,眉峰聚拢,质问得不留情面。

  不等曾绮芳开口,安老太君便斥道:“确实没规矩。”

  曾绮芳哼了哼。“谁让她一直瞪着我夫君看,谁没规矩还难说哩。”

  她是打从心里瞧不起骆佟,不过是个出身低贱的庶女,生母说是姨娘,以前也不过是个婢女,她却要叫骆佟大嫂,实在不甘心。

  安老太君沉了脸。“你这是在顶撞我吗?”

  “孙媳哪有顶撞,”曾绮芳噘起了唇。“是祖母偏心吧……”

  谈思湛蹙眉。“住口,不许说了,在祖母面前成何体统?兴许大嫂是觉得我面熟,多看了两眼,天下之人皆有相似,有何好大惊小怪?”

  曾绮芳很是不以为然。“什么相似,她那明明是被你迷住了。”

  “还说?”谈思湛警告的瞪眼,曾绮芳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住了口。

  谈思湛对骆佟拱手施了一礼,语气诚恳地道歉,“绮芳不懂事,大嫂不要与她一般见识。”

  骆佟依旧心乱如麻,草草还了礼。“小叔言重了。”

  跟着见谈家其它爷们,后头三爷、四爷、五爷、六爷、七爷等等都是几个大房的姨娘所出,他们一个个都唯唯诺诺的生怕说错了什么而不敢开口。

  再来见谈府的小姐们,大姑娘谈秀艰是单氏所出,已和越王府的世子高镇订亲,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是大房的姨娘们所出,另外五姑娘、六姑娘是三房嫡女,年纪尚小。

  骆佟实在没心思将面孔和名字一一记住,把备好的见面礼给了比她辈分小的,认亲便是结束了,老太君让他们坐下喝茶,她忍不住又朝谈思湛看了过去。

  这一眼,她生生打了个冷颤。

  他认得她!

  她敢说,他绝对认得她。

  他眼里神情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他就是湛玉振没错,他与她一样,穿来了宝德年间,他没有露出半点惊讶是因为早在她进来时,他便看到她了,就是那道灼灼目光,他杂夹在众人之中一直看着她,真正与她面对面时自然不会惊慌失措了,而她却是直到四目相对才发现是他。

  她脑海倏然闪过前生她自缢之前的片段。

  当时,她满心的不甘,狠绝地咬破手指,饱含怨念的在墙上写下湛玉振来生只能记得她一人之语,跟着吊上白绫,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时她仍然不能释怀,含恨而终。

  难道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们再相见了吗?

  她惊疑不定,脸色变了数变,蓦然有一只手握住了她凉透的小手,她又是一惊,抬眸望去,是坐在她身旁的谈思璘.

  她勉强朝他一笑。

  他肯定以为她被这认亲的场面吓到了,也好,否则她还真不知要如何解释自己为何失态。

  前生的孽缘,竟来今生再续,两人同在一府,如今是叔嫂身分,往后她该如何自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