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结发福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他听了一阵失笑,打趣地望着她,眼神悠长。“娘子以为呢?”

  她一愣,双颊通红,抑不住心头狂跳和那无所适从的慌张。

  是啊?她以为呢?

  自然是做夫妻之事,不然还能做什么?她这样抓着他的手不给行事才是好笑。

  她悄然松了手,以为他至少会消停一会儿,没想到他却直接继续未完的事。

  片刻,她的衣裳都滑落了,露出欺霜赛雪的细腻肌肤,只余艳色的抹胸。

  他往她樱唇吮了口,伴着低浅的笑语,“娘子的眉原来如此秀美,那两条帕子,我还留着呢。”

  骆佟脸上发烧。

  她时至今日才没再特意画粗眉,在尚未披上大红嫁衣之前,她还是小心谨慎,即便谈家已下了聘,她依然照旧每日画粗眉、束胸、在腰际塞帕子,不敢有丝毫大意。

  “若不是你把自己弄得丑些,怕早被别人抢走了。”

  他有力的臂膀圈着她,两人相贴着,肌肤自然碰触,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兴奋之感霎时将骆佟牢牢的抓住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令骆佟更加肯定了他没有病,哪有病重之人可以如此勇猛有力的?

  他的唇覆上了她的,他抚弄着她的身子,亲吻她浑圆的高峰,在她受不住而逸出狂乱呢喃时一举挺进,如火一般的占有了她。

  “好痛!”她无力的推着他的肩头。

  他结实的身子仍不断摩挲着她,炽热的双唇贴在她唇上柔声哄道:“佟儿,搂着我的颈子,我轻一点,你再忍一会儿,再一会儿便不痛了。”

  他吻着她,身下仍不断律动,规律的节奏让她稍稍放松了,她依言搂着他的颈子,任他在她的芳径不断深入的攻城略地,一波一波地将她推至欲仙欲死的边缘。

  原来男欢女爱是这等亲密……湛玉振曾多次软语要求,她都没有答应。

  她庆幸自己未曾一时心软顺了他的要求,这男欢女爱,鱼水之欢,两世为人,她只愿与她身上的这男子为之……

  这一晚,帐内激烈缠绵,满室浓重的喘息声,骆佟只记得自己直说再也不要了,便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骆佟是听到敲更的梆子声醒来的,她被温暖的怀抱紧紧拥着。

  她睁开眼,感觉到身子极重极乏,浑身精疲力尽,几重纱帘让她看不清外头的天色,入目则是一张俊美的面庞,谈思璘搂着她睡,还未醒。

  自己到底是不是在作梦?他可是几乎折腾了她一宿,若不是她软声告饶,他只怕会做到天亮,这是快病死的人该有的体力吗?他根本可以去猎老虎了。

  思及昨夜种种令她脸红心跳之事,她便肯定他根本就没病。

  那么,为何还要娶她这微不足道的庶女来冲喜?

  “咳咳——大爷、大奶奶,该到起来的时辰了。”外头是她熟悉的声音——寸心,但挺不自然就是。

  她的陪房并不算多,两个大丫鬟抱琴、寸心,两个二等丫鬟夕照、青芽,奶娘林嬷嬷,她另外要了张大顺一家和寸心的哥哥寸土一家。

  张大顺知道后乐颠颠得阖不拢嘴,敬国公府当然比宁远侯府强,加上他知道骆佟的为人,绝不会苛待下人,焉有不愿意之理?

  “这是何人?”尚闭着眼眸的谈思璘懒洋洋地问,一手圈住她柳腰,将脸孔埋在她秀发中。

  他晨起的声音如甘冽的纯酿,一时倒叫骆佟微微失神了,回神之后她忙道:“是我的陪房丫鬟寸心。”

  想来有青儿的招呼,她的陪房都安置好了,不过,这种事她从来没经历过,正不知该如何回答寸心,谈思璘已从她发间扬声道:“寸心,让人打热水到净房。”

  外头的寸心得令松了口气。“是。”

  骆佟同样松了口气,虽然到净房必定会经过寝房,可是床上有重重纱帐其实也看不到芙蓉帐内的情形。

  几个小丫头进出了两趟便打好了热水。

  谈思璘又道:“都在外头候着。”

  “是!”小丫头很识趣的退下并关上了房门。

  今日新媳妇要认亲敬茶,骆佟正想起身,不料谈思璘却翻过身将她压在身下。

  微微晨光已流泄进了室内,透入纱帐中,她又这样被他压着,无可避免时直视到了他精壮的身躯,且他的胸膛平贴她的身子,身体的变化又越发暧昧,叫她内心如何能不起骚动?

  一时间,她怔怔地看着他,心跳快如擂鼓,脑门发胀。

  这一大早的,他又想行昨夜之事?

  正在胡思乱想,谈思璘已飞快堵住了她的唇瓣,那急速涌来的激情淹没了她的思绪。

  他的胸膛暖如火炉,她昏昏沉沉的让他吻着,缓缓闭上了眼眸,双手也不知不觉的搂住他的腰际,动情之下,紧紧的攥了起来。

  “佟儿,你这般,我如何能忍耐?”他眼神柔和得醉人,又深深吻住了她。

  激情既已被她在无意之间点燃了,又岂能作罢?他抚弄着她的身子,将她挑弄得逐渐动情,很快便只余满室浓重的喘息声。

  直到事了,骆佟这才想到外头的丫鬟都在候着呢,他们在里面折腾了这么久,外面的人可要急坏了。

  “我们……该起来了。”她含蓄的提醒。

  侯府的教引嬷嬷特别让她记得,新婚头一天绝不能起晚了,否则会让人看笑话,说侯府没教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