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结发福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她不懂医,但前生照顾弟弟好几年,也算久病成良医了,弟弟的双眼开始显得混浊之后,渐渐睡的时间越来越长,醒来也不认得人,最后就走了……

  想到受尽病痛折磨的弟弟,她胸口一痛,二话不说把怀里的银袋取出来。“青儿姑娘,这里有三百两银子,小飞鱼还有救,你快请城里最好的大夫来给他诊治。”

  刘掌柜说这么多银子带着不方便,要给她银票,是她说要现银,她擅出侯府已是犯了侯府规矩,哪里还能出入钱庄。

  “三、三百两?!”青儿吓得目瞪口呆,她一幅绣件也卖不了十文钱,买只鸡都不够,三百两……这是多少银子啊?“我……我怎么能平白无故的要公子的银子……”

  骆佟很干脆的说道:“那就当我借你的好了,眼下先把小飞鱼的病医好,至于你要怎么还我,日后再议。”

  骆菲在后面猛翻白眼,这个佟儿真是的……

  “公子的大恩大德,青儿没齿难忘!”青儿忽然激动的向骆佟跪了下去,还一连磕了三个头。“既是如此,青儿随公子回去给公子为奴为婢,给公子报恩!”

  骆佟莞尔。“你要是跟我走了,小飞鱼谁来照顾?”

  青儿一愣。

  说的也是,小飞鱼连坐起来的气力都没有了,自然不可能自己打理生活起居。

  骆佟把青儿扶起来。“你暂时不要出去做生意,先把小飞鱼医好再说,要是有什么困难,你就到宁远侯府后门找一个叫大顺的人,跟他说你要找小八便可以了。”

  青儿的眼睛越瞪越大。“宁、宁远侯府吗?”

  对她来说,那样的高门大户是穷她一生都可望不可及的,眼前这位贵人究竟是谁啊?

  快塌的屋顶上有两个人正在增加屋檐的重量,随时有从人家屋顶边缘掉下去的可能。

  张令昕搓着下巴。“思璘,你说,这八姑娘是特别大胆还是特别没脑子?就是自个儿捉襟见肘了才出来卖字画,现在却把银子白白送给陌生人不说,居然还自报家门,让人家有困难去找她,还有,看看这屋里脏的,她也不嫌污秽?”在他看来,那不敢走动的骆菲反应才算正常。

  “我这京城知名的克母克妻之人她都不嫌了,还肯为我冲喜,会这么做也不奇怪了。”谈思璘淡淡一笑,越发觉得想将骆佟留在身边。

  在青儿感激不尽的千谢万谢之中,骆佟和骆菲离开了小屋。

  出了小巷胡同,骆菲不以为然的翘高了嘴。“佟儿,我真不懂你耶,好不容易出来把画卖掉了,却将银子全给了那个小姑娘,咱们这趟不是白白出来了?”

  骆佟笑了笑。“花钱花在刀口上,钱应当给最需要的人,没有那些银子,我也不会死,可那孩子会死,自然先给孩子用。”她别无所求,只希望那孩子能有救。

  “好吧,反正每回说来说去,你都有理。”骆菲是个性格大剌剌的姑娘,注意力转移的很快。“那现在呢?我肚子可是饿得慌了,不管,你说今天要请我上绿水楼大吃一顿的,一定要去,不然我就不回去。”

  骆菲使出了胡搅蛮缠的赖字诀,谁叫她贪吃,最受不了吃的引诱,知道今天要上绿水楼,昨晚已经口水流一地了,要是没吃到就叫她回去,她怎么能甘心?

  骆佟笑着掂了掂另一只小钱袋的重量。“大吃一顿没法子,小吃一顿倒是可以。”

  骆菲欢呼一声。“我就知道你预留了银子。”

  骆佟一笑。“那是自然了,说好要请你的,怎么可以食言而肥,再说还要买点心给大顺哥家的孩子,留下够用的银子是一定要的,助人之余,也不能让自己没饭吃是不?”

  骆菲把脸一扬。“要我说,你应该把字画卖得贵些,你没瞧见你每回上门,那刘掌柜就眼里放光,像见到一棵摇钱树走进去吗?可见你的字画很值钱。”

  “菲儿,俗话说,难得糊涂,糊涂点过日子,糊涂点幸福。”她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字画值钱,反正再画就有了,她根本不想计较。

  “咱们还不够糊涂吗?”骆菲嘿嘿笑道:“你没见咱们每回跟骆芙那死丫头打迷糊仗时,她都像棒打棉花,恨得牙痒痒却又拿咱们无可奈何。”

  “忍一时风平浪静,骆芙就要嫁人了,到时咱们也不必再看她的脸色。”她其实并没有把骆芙当一回事,是因为要给骆菲解气才同仇敌忾,要是她没有两世为人的智慧,她也会像骆菲一样的讨厌骆芙。

  “是啊,她快嫁人了,快点嫁出去祸害夫家吧!”骆菲犹自恨声道:“那死丫头,真是讨厌,老是看自己,一朵花,看别人,豆腐渣。”

  瞧着两人手挽着手越走越远,张令昕不由得失笑。“叫人看见成什么样子了,还女扮男装呢,肯定要被误会是断袖了。”

  谈思璘不着痕迹地退开一步。

  “难道我会对你有意思吗病猫!”看出他的嫌弃,张令昕故意飞扑,搂住谈思璘的脖颈。“咱们现在上哪呀谈公子?”

  “还能上哪,张公子不是想上绿水楼吗?!”谈思璘一语道破好友心思,嘴角隐隐含笑。

  §第四章 落湖口对口

  骆佟、骆菲前脚进了绿水楼,谈思璘和张令昕后脚也到了。

  他们向小二要了一张离她们远些但又可以看见她们的桌子,叫了一壶酒和几样下酒菜。

  谈思璘也没做任何遮掩,虽然他现在“病重”,不应该出现在酒楼里,但他本来就少在外走动,京城里认得他的人少之又少,且多半集中在敬国公府和宫里,他有把握就算遇上了认得他的人,也不会不长眼到过来与他寒暄。

  事实上,谈冠就在近处看着,若是有什么不妥,谈冠要做的就是早一步知会他,让他先行离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