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智多星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九


  诸葛烨的呼吸逐渐沉重了起来,他面上一阵红一阵青,他不想再听下去了,她就是个妖女没错。

  “妖女!”诸葛烨怒不可遏的截断她的话,他咬着牙,几乎是将话挤出来,“崔莺莺,你不必拖延时辰了,左右我今天就是要除掉你,我要烧你,等你灰飞烟灭,杜确就会知道我才是对的。”

  “那么你何不烧一烧我?”

  一个冷凝的声音自诸葛烨身后传来,他浑身一震,猛地回过身去,杜确正立于他身前,后面还有百人军队,孙忍风和穆芷都在。

  杜确黑眸冷清如冰,他瞬也不瞬的直视着诸葛烨,沉声道:“妖也可能是我,我也可能是仙,不是吗?”

  “君实……”诸葛烨显得有些惊慌,“你为何在此?”

  “你不必知道。”崔莺莺由穆芷扶了过来,她飞快抢在杜确之前开口,“因为你愚笨,说了你也不懂,只会认定我用妖术让君实知道我的行踪。”

  杜确最后同意让她赴约的条件便是她必须沿途洒落香粉,她认为此计极妥,若是卫如月当真胆大包天,敢在京里对她如何,他也能找到她,若是卫如月真的只是单纯约她听戏,而香粉又被发现一路从宣亲王府到宁王府,那么她只须说不小心没盖紧即可。

  “你可以少说点。”穆芷翻了翻白眼,低声说道。

  崔莺莺这个女人就爱挑衅诸葛烨,都什么时候了,还要激怒他,亏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太大胆了。

  “你说我愚笨?”诸葛烨显然受不住这个打击,他两岁能认字,三岁能做诗,自小被称神童,人人都夸他天资聪颖,崔莺莺竟然说他愚笨?

  “失礼了诸葛先生,你必须跟我去府衙一趟,交代你和郡主的罪行。”孙忍风带着几名将士把诸葛烨押走了。

  诸葛烨脸色几近死白,他不断挣扎,“我不去,我不去,我死也不去——”

  他是诸葛烨,诸葛世家的代表人物,他怎么可以去府衙那种地方,他没有罪,他没有!

  “由不得你不去,也由不得你死。”孙忍风不耐烦的往诸葛烨嘴里塞了布防止他咬舌自尽。

  穆芷看得蹙眉,“京师这地方当真是乌烟瘴气,老大,咱们何时回蒲关?”

  说也奇怪,当她信服于崔莺莺,真心把她当朋友看待之后,她对杜确那曾有的爱慕也烟消云散了,反而庆幸自己未曾得到杜确,世子妃要遵守的规范多如牛毛,她可当不起,王府那种地方的水太深了,她可游不动。

  “等这小家伙出来之后。”冋答穆芷的是崔莺莺,她指着自己的肚皮笑道。

  杜确的声音随即不轻不重的在她头顶响起,“在小家伙出来之前,你被禁足了。”

  §尾声

  开春二月。

  “中了!中了!”

  崔莺莺正在哄孩子睡觉,红娘冲了进来,满脸的兴奋之情。

  “张公子一举及第,高中了头名状元!”

  崔莺莺早就知道结果是如此,她现在比较担心的是欢郎。

  张君瑞中状元之后,便要从王府搬到朝廷设置的招贤客馆里听候皇上圣旨,御笔钦点官职,从此正式踏上仕途……可万一,皇上一时兴起来个赐婚怎么办?

  欢郎也知道张君瑞不可能为了他一直不娶妻,一个当官的人,身边有个贤内助打点内外是很必要的事,张君瑞身边也必须有个夫人陪他上任才能应酬在地的官夫人,甚至是传宗接代。

  虽然欢郎和张君瑞仍然可以在一起,但是要跟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心里总是会不好过。

  “小姐这是怎么了?”红娘看着闷闷不乐的主子,“小姐不高兴张公子高中吗?”

  “怎么会?我自然是替他欢喜的。”孩子已经熟睡了,崔莺莺放下床帐起身,叹道:“我不过就是担心欢郎……”

  红娘瞪大了眼,满眼震惊,“小姐也知道了?!”

  崔莺莺奇怪的看着红娘,“知道何事?”

  红娘脱口道:“就是少爷和二爷在一起的事啊。”

  崔莺莺眯起了眼,“欢郎和二爷在一起吗?”

  红娘期期艾艾的点了点头,脸蛋微红道:“就是……奴婢撞见过几次少爷半夜离开二爷的屋子……”

  她会这么羞窘因为她也是夜半去与李天相会,而李天的屋子和李乐的屋子相去不远,她才会撞见。

  “所以,欢郎和张公子现在不在同一处睡了?”崔莺莺慢条斯理地问。

  西厢虽有好几个寝房,但他们两人一直是用同一个寝房。

  红娘道:“早就分开睡了,张公子要夜读,怕吵了少爷,便用了另一个房间当书房,累了便直接在书房睡下。”

  崔莺莺心下更明白了,原来他们早就分房了。

  这个欢郎,在张君瑞苦读没空陪他时劈腿了,而且劈的是京城赫赫有名的美男子李乐,李乐是杜侧妃所出,李和的亲弟,在王府排行第二。

  杜确认祖归宗后,李和、李乐、李天的排名依旧是大爷、二爷、三爷,而杜确则称世子爷。

  崔莺莺原本对杜侧妃没多大感想,但现在既然欢郎和李乐在一起,她就要想想杜侧妃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想的,自从杜侧妃当年的丑事被揭穿之后,她就被震怒的王爷送到静和庵养老,永生不得踏出庵庙一步,等于是被软禁了。

  对于这个结果,李和、李乐都松了口气,这已经算是轻轻放过杜侧妃了,照律法,她做的事,处死也不为过。

  所以她大可以放心,就算她回去蒲关,也不会有人欺负欢郎。

  这么说来,张君瑞高中搬走反而是好事,如果得皇上赐婚,他与欢郎就是和平分手。

  “小姐在笑吗?”红娘小心翼翼地问道,她以为知道了少爷和二爷的事,主子会很生气。

  “我是在笑啊。”崔莺莺噙着微笑想到大家都有好归宿,她也快和杜确回蒲关享受安稳日子,她就不禁想笑。

  她满心欢喜地把珠帘卷起,推开窗子,看着窗外桃树上喳噇叫的喜鹊,一脸幸福。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