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智多星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四


  又过了几日,杜确的身子更好了,他开口要见的人却是诸葛烨。

  崔莺莺听了没说什么,让红娘去请人。

  诸葛烨听到红娘传话说杜确要见他,原本平静的眼眸起了一丝波澜,握着书卷的手也在微微颤抖。

  他心中的怀疑将要揭晓了。

  他强装镇定的随红娘到了飞天阁,杜确醒了之后,所有人都来探望过杜确,唯独他没有。

  他进了寝房,崔莺莺与他错身而过,还朝他点了点头。

  他看着脸色依旧苍白如纸的杜确,即便苏太医已用了最好的药材和针灸,杜确体中的毒依然残留一成,虽然不会再要了他的命,但也够让他元气大伤了。

  “为何那么做?”杜确开门见山道。

  他确实看见了,看到放箭之人是诸葛烨,可他没来得及说出来就倒下了,每每想到若是他昏迷的这段日子里,诸葛烨再度对莺莺下手,而且成功得手,他便一阵后怕。

  “为何吗?”诸葛烨冷笑,“她极尽所能的羞辱我,死有余辜。”

  杜确缓缓说道:“你还利用了鹃儿对莺莺的妒意,雨林竞赛那日,其实你并没有与鹃儿在一起,你说服了她为你作证,事实上你去了雨林对莺莺放箭。”

  诸葛烨脸露诧异神色,过一会儿才冷道:“你都猜到了,还有何好说?要将我送官严办吗?悉听尊便。”

  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杜确沉声道:“我不会报官,你走吧,离开将军府,离开蒲关,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诸葛烨心一紧,恨恨道:“我没有错,错的是将崔莺莺留在身边的你,你不应该娶她为妻。”

  他为何不将他扭送衙门?他情愿他将他交给官差,情愿他追究他讨厌崔莺莺的理由,可杜确却什么都不问,这更让他郁积在胸,想说也不能说。

  他不是一个无理取闹、无法容人之人,他是足智多谋,令众人信服的绝品军师,从来没有人怀疑过他的话,从来没有人抢在他前头出主意,是崔莺莺那个微不足道的妖女先开始的,崔莺莺极为可恶,她一直将他视做眼中钉,她把他变成了一个平庸之人,要让他在将军府无立足之地,她甚至逼他动手杀她,她是妖,她一定是妖!

  杜确率领一半的杜家军回京驻守皇城,这原本就是皇上所希望的,只是碍于蒲关要道不能无人驻守,因此迟迟没有下令召回杜确。

  而今宣王妃殷切期盼分别了二十多年的儿子能在身边,宣亲王李策直接拍板定案由耿云带着一半的杜家军留守蒲关,再另外招募新兵,杜确回京,不但能镇守京畿,让皇上睡得安心,还能风光回宣亲王府找回他世子的位置,可说是两全齐美。

  杜确正式更名为李确,记进了族谱里,他的认祖归宗有人欢喜有人忧,欢喜的自然是王妃一房,愁的是杜侧妃那房。

  卫如月死死瞪着随宣王爷、宣王妃一道回到王府的杜确和崔莺莺,所有的家仆全都恭敬地跪地相迎王府未来的主子和主母。

  现在她成了什么?

  她原本是堂堂的亲王世子妃,未来的宣王妃,但如今,她的丈夫李和已被拔掉世子之位,杜确才是世子,而被杜确拒婚才特意挑了高高在上的宣王府世子来嫁、想将杜确踩在脚底泄心头之恨的她,顿时成了笑话一场。

  更无法忍受的是,她竟和杜确成了大伯和弟媳的关系,她原已经不能忍受杜确娶崔莺莺了,如今又要活在同个屋檐下,她怎么受得了?

  “和离吧!”回到寝房,卫如月把和离书丢给李和。

  “你若乖乖答应和离,我还可以请我爹用他的人脉保你娘一命。”

  “你以为我喜欢和你过日子?”李和看着他美丽的妻子,眼中净是厌恶,“是你非要嫁我不可,还央了太后赐婚,以为我不知晓,你想嫁给我,是因为我是亲王府世子,是为了掩盖你被杜确拒婚的耻辱,你还爱着他,所以不能忍受跟他一个府里过日子,但我不一样,我为何要因为他而与你和离,让我被天下人耻笑?不想见着杜确的话,我可以写休书给你。”

  今日他也受了莫大打击,宣亲王府真正的嫡长子回来了,他这个庶子要让出原本就不属于他的位置,正有气无处发,偏偏卫如月又来招惹他,他也豁出去了,索性破罐子破摔,一翻两瞪眼,把平日畏惧妻子而不敢说的话全一股脑的说了,反正他生母被囚禁了起来,他往后的□子也没希望了,还怕跟卫如月撕破脸吗?

  “你竟敢这么说!”卫如月凶狠地扬起了手中的软鞭,眼光仿佛要吞了李和。

  自小到大,她一直被家人捧在掌心,不想李和这个小小庶子胆敢跟她如此回话?

  没错,她是知道他是庶子,是侧妃所出,但看在他被立为世子的分上,又是同辈里年纪最适合她的贵族子弟,才会挑中他,可如今,他的存在简直是她莫大的耻辱,他被打回了原形,她一个堂堂郡主竟然嫁给了一个卑微的庶子,她还有何颜面抬头做人?日后她的孩子也会被冠上庶出之子的标签,王府世袭的世子位更是轮不到她的孩子身上,想到这里,她就无法忍受!

  趁着现在还来得及,趁着她还未怀上孩子,她要导正这个失误,她要与李和和离,她要另觅佳郎,她要——她要嫁给杜确!

  是了,没错,她要嫁给杜确,她本来爱的男人就是杜确,他是因为自觉武将的身分配不上她才会忍痛拒绝她的求爱,但现在横隔在他们之间的阻碍消失了,他是亲王世子,他是王妃嫡出的,这身分配她绰绰有余,他肯定不会再拒她于千里之外了,现在只要崔莺莺消失就行了,只要崔莺莺死了,她就可以到杜确身边了,她就又是世子妃了。

  “你在打什么主意?为何这般看我?”李和有些胆怯了,他一向惧怕脾气阴阳怪气的卫如月,虽然刚刚他也发了脾气,但和卫如月的脾气比起来,只是小巫见大巫。

  “我说李和——”卫如月看着他,美丽的眼中写满轻蔑,“看在夫妻一场的分上,本郡主给你最后的机会,若你不乖乖跟本郡主和离,本郡主的兄弟是什么人你不会不知道吧?他的手段你不会未曾听闻吧?本郡主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李和脸色一变,瞬间打了个冷颤。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