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智多星 > 上一页    下一页


  想不到长年征战边关,理该胸中藏着万甲雄兵的武将,竟有如此雍容尔雅的气质,不见一丝粗蛮。

  杜确同样盯着来人看,不过此人脸上涂着黑炭,着实也看不出什么。“你叫何名?来此何事?”

  他自然知道他因何而来,不过例行公事问上一问。

  崔莺莺特意粗声粗气地拱手道:“启禀大将军,小人乃是普救寺住持派来的信差,今有贼寇孙飞虎作乱,带五千贼兵围困寺院,欲强抢前相国崔钰之女,扬言如若不从,便要血洗普救寺,事关三百条人命,适巧张珙张公子在寺里借住,说与大将军乃是八拜之交,特修书一封,欲求大将军前去解普救寺的危难。”

  杜确深邃的眸子凝视着她,“书信何在?”

  崔莺莺从怀里掏出书信,双手呈上,视线尽可能不与杜确接触。

  杜确接过书信,眼眸微敛。

  能够冲出五千贼兵的包围,又能日夜赶路,还能在他面前从容不迫,说这人只是普救寺住持派来送信的,他不信。

  杜确看完书信,眼光却是在崔莺莺脸上梭巡,再次问道:“你叫何名?”

  “小人贱名不足挂齿,大将军唤小人小崔便是。”崔莺莺眼眸微闪,为了避免他再深究,她回完话又很快说道:“时间紧迫,请大将军务必火速发兵。”

  杜确眯眼看去。

  他貌似随意懒散,但天性多疑,不然玉帝也不会派他压制其他生肖了。

  此刻,他的怀疑开始泛滥。

  这个自称叫小崔的人为什么要逃避他的问题?他在隐瞒什么吗?还是,普救寺有什么情况与他以为的故事走向不同,是他所不知道的?

  “老大!”李天眼神亮晶晶,摩拳擦掌,中气十足、声音洪亮地问道:“是否立即点兵出发去普救寺营救张公子?”

  崔莺莺瞪着兴奋的李天。

  这愣头青把话听到哪里去了?贼寇要抢的人是本小姐,营救姓张的做什么?

  “此刻刮北风,不宜夜行,待卯时整军列队,午时出发。”杜确说完,扫了崔莺莺一眼,薄唇轻勾,“李天,带他下去休息,人交给你看着,明日随军出发。”

  崔莺莺蹙眉。

  看着?为何要看着她?是怕她偷东西还是逃跑不成?

  不对,这将军府虽然大却很朴实,看起来就没什么贵重财物可偷,如此提防于她,肯定是府里有什么军事机密不能让人知道。

  机密——这两个字令她感觉到肾上腺素激升,像前生每一次她接到任务时的感觉一样。

  她莫名有些激动了。

  这将军府的气氛与她前生的工作环境很是雷同,若是她能留在这里,肯定不会无聊到度日如年。

  “是的,老大。”李天接下看管人的任务后颇感意气风发,自觉有用,他拽着崔莺莺,“走吧!小崔……”

  李天话没完,就被一阵惊呼打断——

  “大将军!”一名小兵匆匆而来,神色凝重,所有人都同时看向他。

  孙忍风已经第一个站了起来,“发生何事?”

  他在战场上以疾如风闻名,对敌军侵略如火,但要他不动如山却是万万不能。

  “禀大将军、两位副将,练兵场适才发生了爆炸。”

  “什么?”厅里众人同时惊愕。

  耿云也跟着起身了,“有无伤亡?”

  那小兵道:“爆炸当时,青龙营正在练兵,有十来人当场死亡,三十来人重伤,其余轻伤也有六十来人。”

  杜确剑眉蹙拢、脸色铁青,很快议室厅已经空无一人,如风一阵,所有人都赶去练兵场了。

  崔莺莺不自觉就要跟着走,李天忙不迭拽住她,“喂!你去哪儿?老大让我领你去休息。”

  崔莺莺瞪着李天拽她的那只手。“放手愣头青!你没听到出事了吗?”

  “当然是听到了。”李天被骂得一阵莫名其妙,更莫名其妙的是,他还回话了。

  崔莺莺皱眉,“你是不是军人?军营发生这么大的事,还休息什么?快点带路,我要看看爆炸现场!”说罢,还催促地踢了李天一脚。

  “嘶——”李天腿上吃痛,抱着小腿肚单脚跳,“你做什么踢人?”

  看不出这小崔乾扁扁瘦巴巴的,不仅手劲大,连脚劲也如此大。

  崔莺莺抡拳恐吓道:“你再不带路,我就继续踢。”要是那些人破坏了案发现场就不好了。

  杜确早已步履生风的到了练兵场,诸葛烨、耿云、孙忍风、穆芷、萧探月都到了,还围了一圈又一圈的将士小兵,尸首都已经搬到一边了,地上血迹斑斑,四处都有残肢,惨不忍睹,空气中仍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

  崔莺莺和李天后脚跟着到,眼前的景况触目惊心,她看到草木都烧焦了,地上有两个大坑,四周都是受伤哀嚎的人,几名军医手忙脚乱,根本忙不过来。

  “呕……”李天忽然一阵乾呕,感觉到头重脚轻,不由得撇过头,踉跄几步到旁边去吐了。

  他还未曾上阵杀敌过,这也是他第一回看爆炸现场,太血腥了。

  崔莺莺对爆炸现场司空见惯了,对眼前的惨状丝毫不退怯,她看过恐布分子做的大楼爆炸攻击,那才是伤亡惨重。

  “爆炸是如何发生的?可有人看见了?”杜确问道。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